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森山大道:與其去思考攝影是什麼,到頭來街頭會教你一切

  • 字級


森山-1
(攝影/陳昭旨)

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
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
很難想像,竟然可以用「搞笑歐吉桑」來稱呼攝影家森山大道?對於從《犬的記憶》《邁向另一個國度》《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一路讀來的人來說,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印象中的森山大道憂鬱到不行,還整天反覆思考攝影的意義。多次與森山大道合作拍攝案的編輯與寫作者仲本剛說,評論家都把森山大道講得太難了,於是他提議做一本小書《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用最簡單的方式介紹森山先生街拍時會思考哪些事。

在書裡,我們可以看到森山大道用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談攝影,而且還拍了彩色照片,好吧,可能我們之前都想錯了,森山大道真的沒那麼嚴肅。下次在街頭遇到他拿著小相機拍照,儘管上前跟他打招呼吧。



Q1. 為什麼會想做這個企畫?森山先生怎麼願意把街拍這個拿手絕活教別人呢?

森山大道:我很想讓大家知道街拍到底是什麼樣的攝影方式,到底哪裡有趣。現在的攝影家,做街拍的愈來愈少,比較多走藝術角度。我覺得這樣很可惜,我也滿寂寞的。

仲本剛:我長年跟森山先生一起拍照,森山先生無論是在教學或工作,傳授攝影的方法時,他從來不會說很難的大道理,反而是用簡單的方法,就能讓我們體會到攝影的樂趣。可是一般的藝術和攝影評論家,他們卻常常把森山先生的作品講得很艱深,我覺得太可惜了,因為森山先生根本就是個搞笑的歐吉桑嘛!應該要有讓大家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讓更多讀者了解森山先生的拍照方式和風格。

Q2. 看完整本書,覺得森山先生變開朗了。在《犬的記憶》裡,您不停追問自己「攝影是什麼」,現在卻說「別說這麼多,儘管拍攝就對了」。森山先生現在的攝影觀,跟以往相比算不算是有了改變?
森山大道:我其實不覺得現在有變得更開朗,或更快樂地拍照,但是反過來說,是不是一定非要很孤獨、很孤單的去拍?也未必如此。我街拍拍了50年,在這個過程中發現,其實有時候不要想太多。我最想要表達給讀者的是:不管怎麼樣,儘量拍得愈多愈好。你說要快快樂樂的拍照,這件事是無法盡如人意的。與其去思考到底攝影是什麼,到頭來街頭會教你一切。

Q3. 雖然森山先生以《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這本書大方分享您的拍照想法,但是從閱讀您的書、到成為知道自己要捕捉什麼畫面的人,中間還有很大的差距。在您來看,剛開始攝影的人,上街拍照要克服哪些難題?要怎麼如您所說,把自己的欲望透過相機投射出來?
森山大道:如果沒有拍很多照片,就不會知道答案。拍很多,反映了你的欲望,拍得愈多,代表你的欲望愈強烈。有這麼強烈的欲望以後,你就可以在其中有自己的發現。無論是什麼樣的人,他都會有天生的個性,以及自己的體質。作為一個街拍攝影師,拍得不夠多的話,沒辦法從中找到自己的個性。每個人都有辦法擁有自己的主題和風格,但是找到之前,必須透過大量的攝影來完成。當然這是以街拍攝影而言,如果你是個有主題或概念的攝影家,那可能又是另一種方法。

森山-2
森山大道與編輯仲本剛(攝影/陳昭旨)
仲本剛:現在才剛要開始的新人攝影家,比起十年前太幸福了,數位技術讓拍攝成本變得便宜許多。以前出門拍個100張就結束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的時代,如果拍的量沒有多到把電池耗盡、把記憶體用完,不抱著這樣的決心是不行的。

很多年前,我有拿自己拍的照片給森山先生看,他對我說:「你有天份。」可是我終究沒有成為攝影家,就是因為我拍的量不夠多,缺少像森山先生那樣不斷地拍、不斷地拍的欲望,並不適合成為攝影師。

森山大道:我覺得他的資質很不錯,不過他的本質是作家。很可惜,日本少一位攝影家了。(笑)

Q4. 說到拍大量的照片,現在有了手機,很多人都會大量拍攝日常生活的事物。然而就像書裡森山先生說的:「幾乎所有人都只拍日常生活的場景。也就是說,基本上並未走出自己的世界。可是,街頭到處都是不同的世界。所謂街拍,就是拍下這樣的異世界。」若要成為街拍攝影師,是否要有脫離日常、投入自己不熟悉的異世界的自覺呢?
森山大道:你拍甜點、食物,跟去街拍,其實「想拍的欲望」的本質是一樣的。以我自己來說,我雖然會在街上拍,可是我走進店裡也會拍,回到房間裡也會拍。只是今天如果談的是專業的工作,那當然會有點差別。

Q5. 請問仲本先生,跟森山先生提案說要做《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這本書,溝通的過程困難嗎?
仲本剛:企畫編輯要跟森山先生合作一點都不難。像之前有個去布宜諾斯艾利斯拍照的主題,那是我和森山先生在新宿一間居酒屋裡,一邊喝酒,我一邊隨口問:「你有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嗎?」森山先生說:「我從以前就對布宜諾斯艾利斯很有興趣。」我回答:「OK,我們去吧!」這個企畫就成了。

森山大道:在那次提案前,我們沒見過多少次。那時候仲本先生是雜誌社的編輯,曾因為採訪合作過而已。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如果感覺對了,覺得這個人可以信賴的話,我就會信任他。一旦決定信任這個人,大概他提出來的建議我都會覺得「好啊,我們一起做做看!」

這麼說好了,有些評論家把我的作品講得很難,或是有些人會提出艱深的理論,就我而言,我從來不相信評論家講的話,反而更相信像仲本先生這樣的作者或編輯。大家合作時,確實一起為了案子努力,在做一本書的過程中遇到很多問題,可以看到大家努力想辦法克服的過程。做一本小書也好、攝影集也好,編輯必須擔負銷售的壓力,總不能不賣啊!正因為背負著風險,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很真實的東西。

Q6. 好難想像,森山先生也會在意書賣不賣的問題……
森山大道:會啊,當然會在意。(仲本剛在旁補充:應該沒有我在意。)不賣就代表辛苦做出來的東西沒有人看,那就不有趣了。

Q7. 對於攝影作品,也會在意有沒有人看嗎?

森山大道:原則上還是希望很多人來看,不過在拍照的時候,倒不會想到這件事。

Q8. 您的好友中平卓馬剛在台灣出第一本書《決鬥寫真論》,您曾擔任助手的細江英公談論攝影的書也即將要出版。您如何看待這些與您在同一個時代為攝影奮鬥的攝影師?
森山大道:我想替我的好朋友中平卓馬先生講幾句話,雖然他書裡用的詞彙看起來很難,其實他講的東西很單純、很pure。



森山大道 Moriyama Daidou /
1938年生於大阪府。1964年成為獨立攝影師。1968年,率先以「晃動、模糊、粗粒子」的前衛手法拍攝,發表《日本劇場寫真帖》。之後,嘗試將拍攝的概念/制度擴大.解體到極致。於全球受到高度評價,1999年以舊金山現代美術館為起點,展開長達兩年的全美巡迴回顧展,2003年在巴黎的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舉行個展等,於歐美多次舉行大型展覽。

仲本剛 Nakamoto Takeshi /

1968年生於神奈川縣。在身兼雜誌特約寫作的工作之餘,持續編輯製作寫真集,包含與森山大道同行拍攝的《BUENOS AIRES》《S'》《São Paulo》在內,尚企劃製作了《Light & Shadow》《NAKAJI》(以上皆為講談社出版)等森山大道的多部作品集。



延伸閱讀|森山大道:長期累積閱讀經驗,這些字句便能在你拍照時影響你

〔森山大道相關作品〕
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
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
犬的記憶
犬的記憶
森山大道,我的寫真全貌
森山大道,我的寫真全貌
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森山大道論攝影
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森山大道論攝影
犬的記憶 終章
犬的記憶 終章
邁向另一個國度
邁向另一個國度
 
日本當代藝術大師系列:森山大道 DVD
日本當代藝術大師系列:森山大道 DVD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5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