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充滿詩意、夢幻和想像力的世界——《不想等待的春日》&《捨不得睡的夏夜》作繪者訪談

  • 字級



《不想等待的春日》《捨不得睡的夏夜》是法國作家羅克珊.瑪麗.卡里耶(Roxane Marie Galliez)與出生於寮國的畫家珊頌.盧堤納凡(Seng Soun Ratanavanh)的作品首度在臺與讀者見面。作者卡里耶透過主角人物美雪與爺爺的互動,以詩意的文字深刻描寫世代連結的情感交流。繪者盧堤納凡運用衷情的日式傳統圖像元素,搭配西方構圖手法,營造出屬於美雪獨一無二、穿梭於現實與夢幻之間的世界。

美雪的春日與夏夜(套書共兩冊,隨書加贈精美卡片四張,不想等待的春日 + 捨不得睡的夏夜)

美雪的春日與夏夜(套書共兩冊,隨書加贈精美卡片四張)

《不想等待的春日》描述在春天的第一個黎明,小女孩美雪發現花園裡一朵仍未綻放的花朵。心急的她,立刻抱著瓷桶,出發去尋找心中最純淨的水,要喚醒遲到的小花。一路上,美雪遇見了乾涸的水井、潔白的雲朵、磅礡的瀑布……。在匆忙的路程中,美雪卻錯失了好好欣賞與享受第一個春日的機會。

《捨不得睡的夏夜》的故事裡,爺爺聲聲催促美雪該上床睡覺了,但是她總有好多事情想先完成:要替蜻蜓女王搭建一座棚子、召集蝸牛們回家、替貓咪蓋好被子……。耐心陪伴美雪完成所有工作的爺爺,在小孫女睡覺前,也沒忘記要說一個動聽的故事,陪伴美雪入眠。

透過與作家和畫家的訪談,讓讀者更進一步了解這兩本書的創作理念。


\\作者羅克珊.瑪麗.卡里耶訪談//


 

作者羅克珊.瑪麗.卡里耶作者羅克珊.瑪麗.卡里耶

Q:為什麼您會把這二本書的主角設定為孫女和祖父?

卡里耶:事實上,我和祖父很親近,他在我生命中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待在他的身邊時,我總覺得像是住在一個泡泡裡,在裡面我們倆可以天馬行空,恣意想像。我希望能把這樣的經歷導入美雪的世界:一個神祕、得天獨厚且遺世獨立,充滿慈愛的世界。

Q:在寫這兩本書的時候,有沒有什麼趣聞能和大家分享?

卡里耶:撰寫《捨不得睡的夏夜》時,我養的貓咪沃邦(Vauban)就睡在我的書桌上。我就在故事裡為牠安插了一個角色(美雪幫她黑白花色的胖貓沃邦蓋被子)。隨後,我寄了一張貓咪的照片給繪者頌珊。我到學校跟孩子們分享這件事的時候,他們都超愛的。

內頁圖片提供∕字畝文化書中的黑貓,是以作者養的貓沃邦(Vauban)為角色原型。(內頁圖片/字畝文化提供,Vauban照來自作者臉書

 

捨不得睡的夏夜

捨不得睡的夏夜

Q:你覺得,這兩本書的特點是什麼?

卡里耶:以孩童的日常生活為題材的書不勝枚舉。美雪的故事則是孩童與家長共享的異想世界,在這裡我們看到世代間的連結、敬重以及悠然學習人道價值的重要性。畫家頌珊筆下勾劃的世界真是絶妙!

Q:這二本繪本中有很多的動、植物。關於大自然和人類之間的連結,您有什麼看法?

卡里耶:大自然在我生命中佔有重要的地位。我住在鄉間,耕種一畝菜園,有片樹林,還養了很多隻貓。對我來說,赤腳踩在草地上、張耳聆聽鳥鳴歌唱,並花時間享受寧靜,是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在島上過活,讓人學會謙卑,想起人類有多渺小脆弱,應該賦予周遭環境及四圍海洋無上的尊重,並好好愛惜大自然。

Q:故事主角是個日本小女孩,這是您原本的角色設定嗎?

卡里耶:老實說,我很喜歡黎明,而且我習慣早起,因為我喜歡看日出,特別愛傾聽森林在早晨歌唱的聲音。寫這個故事時,我想到了日出之國,就想到日本了,所以主角才會叫做Miyuki(美雪)。我想像中的日本是個寧靜和祥和之地的國家,充滿智慧且善解人意,就像故事裡的那位祖父。當然,這些都是我的想像,因為我還沒有榮幸能造訪日本,但日後一定會前往一探究竟,而美雪的角色也會因為這個旅行而更豐富。

(內頁圖片提供/字畝文化)因為寫這個故事時想到了日出之國,便以日本的女孩與爺爺為角色。(內頁圖片提供/字畝文化)


Q:您未來有任何計劃,要延續美雪和祖父之間的故事嗎?

卡里耶:會。我腦中有很多美雪故事的梗概。美雪的世界是我的寫作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希望能長久地延續她的冒險故事,和讀者們分享。我很榮幸這二本書推出新的譯文版,在此謹向各位致謝。

Q:請簡短敘述您的個性,以及您生命中有趣、重要或特別的事。

卡里耶:我在黎明曙光初現時出生。我的父親及祖父都是冒險患難的船員,他們把在世界各地遊歷,或在海邊捕魚時發生的故事帶回來給我。所以,我是在沙丘及地平線之間長大的,總幻想著要揭開海洋背後的面紗,發掘海灘另一邊的世界。

於是,長大後我選擇告別故鄉。從希臘到土耳其,從義大利到玻里尼西亞,有好幾年的時間,我擔任研究員及電視台記者,遍訪太平洋的島嶼。

從這些旅行,我帶回許多文獻、新聞報導、寫作作品,特別是每一段與人相遇的回憶,進而積累了許多難忘的生命故事。我追隨比利時歌手雅克.布爾雷(Jacques Brel)的腳步到馬克薩斯群島莫皮蒂島復活節島南方群島土阿莫土群島及紐西蘭,受到玻里尼西亞人的款待,在波拉波拉島遇到鬼蝠魟,還到了胡阿希內島……。

我隨時整裝待發,喜愛發掘各種生活方式及文化。因為喜歡學習新事物,因而取得了幾個不同的學位,其中包含了古文明歷史博士學位,養生保健治療師學士學位等。我不斷進修,特別在藝術治療及編劇等領域繼續深究,同時也在勃艮地及其他地方經營寫作坊。


\\繪者珊頌.盧堤納凡訪談//


 

繪者 珊頌.盧堤納凡繪者珊頌.盧堤納凡的手繪頭像

Q:在其他的訪談中您曾提到,日本的多重情感民情是您創作的泉源。您曾在日本居住或求學嗎?是什麼特別的原因,讓您對日本情有獨衷?

盧堤納凡:目前為止,我還沒機會親自前往日本,但我期盼很快能有機會一賭這個國家的風采。一開始,我只是對日本紙製品或紡織品上的圖案感興趣。接著,我見識到日本文化的底蘊,並對日本人在細節及美學上的執念動容,且印象深刻。

Q:美雪有不少的睡前儀式?您自己有什麼睡前的習慣嗎?

盧堤納凡:我沒什麼睡前儀式,但通常我會看書,或思考一些能具體呈現的圖像。睡前通常很寧靜,有助於放空和幻想,就像美雪在故事中完美詮釋的一樣。

Q:您在創作這兩本書時,有遇到什麼瓶頸嗎?您是怎麼突破難關的?

盧堤納凡:為這兩本書畫插圖時,我沒遇到任何瓶頸。相反的,工作進展得非常順利。我一眼就愛上羅克珊饒富詩意的故事,給我很多想像空間。正是這樣,我才能輕而易舉的將腦中的圖像和創作理念,與故事融為一體。

身為插畫家,我喜歡並嘗試在不背離故事主軸的原則下,把留白的情節呈現出來。羅克珊的故事很適合這樣的插畫創作方式。

《不想等待的春日》是我第一本的插畫繪本作品,對我來說是個充滿未知數的挑戰。在這本初試啼聲之作,我非常幸運的獲得出版社全力支援,提供了我真誠的建議,以及全然的信任,讓我享有充分的創作自由。

不想等待的春日

不想等待的春日

Q:《不想等待的春日》書中放大了很多動、植物的比例,像是癩蛤蟆、蝸牛、兔子等等。大部分的圖像看起來都很不真實、如夢似幻。但是,在紅色小船首次登場的那頁,我們發現美雪回復正常的比例(和紙船相對照)。接著在下一頁,美雪搭著這艘船回家時,船的比例又再次超乎現實。您是如何安排這兩本繪本的版面,箇中緣由為何?

盧堤納凡:羅克珊的故事裡,的確沒提到人物比例的改變,是我決定引用這個概念,把這則故事架構在想像的世界中。美雪變成小小人,是要向讀者暗示:我們現在不是在真實的世界,並邀請他們發揮想像力,來閱讀這個故事。

不過,在美雪站在岸邊的那一頁圖畫裡,紙船在水中盪漾著,這裡的人物大小則是依照真實比例。我想透過這頁的圖,說明整本故事可能只是心繫花園的美雪所擁有的夢境或幻想,向大家訴說一場美妙的奇遇(兔子、巨大的蝸牛、雲和會說話的瀑布等等)。在人與物之間的比例悠遊,變換視角,我覺得十分有趣。

美雪站在岸邊的畫面,紙船與人物大小是真實比例,下一頁美雪卻縮小坐在紙船上(圖左)

書中超現實的比例激發讀者想像力,也帶來視覺上的趣味。(內頁圖片/字畝文化提供)


Q: 第一本繪本中的插圖如此精美,手法純熟。您從小就立志成為插畫家嗎?

盧堤納凡:謝謝您讚美。我身兼畫家和漫畫家,不久前才開始跨足為青少年繪本畫插圖。我不知道小時候是不是想過要成為插畫家,可以肯定的是,從小我就大量畫圖和閱讀,也許這是日後我踏上這條路的一個跡象吧……

Q:在《不想等待的春日》和《捨不得睡的夏夜》二本書中,美雪都穿著底部連著長鉛筆的夾腳拖鞋。為什麼是鉛筆呢?

盧堤納凡:這是我身為插畫家天外飛來一筆之作!尤其是這個案子的插畫,大部份是以彩色鉛筆完成的。

(內頁圖片提供/字畝文化)美雪的色鉛筆夾腳拖是繪者的神來一筆,也是呼應本書使用的繪畫工具。(內頁圖片/字畝文化提供)


Q:您在寮國出生,在法國求學及生活。這兩個國家對您的創作有什麼樣影響?您打算創作一些和寮國或法國有關的畫作嗎?

盧堤納凡:在家中,我浸淫於亞洲文化,而在法國成長的背景,則讓我完全地融入西方文化!我認為,我的工作的確深受這兩種文化的影響,至於如何受到影響,那就很難說了。但是,我覺得擁有雙重文化這樣豐富的背景,特別有助於這二本繪本的創作。


 延伸閱讀 
1.【書評】黃筱茵:你知道蝸牛的觸感像果凍嗎?──讀繪本《無所事事的美好一天》
2.【書評】小孩都是外星來的無誤!(蓋章)──黃筱茵讀繪本《我的星球冒險》
3.【專欄】賴嘉綾:讀繪本要眼、耳、腦並用!──6本帶著「想像力」的精彩繪本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繪本,大人比小孩更愛不釋手!體會給大人看的繪本魅力

精緻的畫面、深刻的劇情,有時甚至沒有對白,這些繪本為何擄獲大人的心?

89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