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這本書很有事

【這本書,很有事】一年做一本,以慢工絹印、手做裝幀的細緻出版,向紀實漫畫的創作者表達敬意

  • 字級


左起為《工廠》手工絹印英文版、手工絹印中文版,和目前上市中的機印版。(攝影/李盈霞)


慢工出版社於2012年開始醞釀「亞洲紀錄漫畫」的出版計劃,希望以視覺敘事的方式,出版亞洲地區不同創作者的紀實創作內容。2013年,慢工簽下第一位作者楊鈺琦,其作品《工廠》一書真正的首刷出版日期是2014年的5月,為了回應需要耗費長時間取材、紀錄、創作的作者,首刷選擇以耗工、細緻的手工絹印裝幀方式製作,除了對創作者表達敬意,並藉此提升作品藝術收藏價值。

耗時一年的出版過程中間從選紙試印、選墨、製版到手工印刷、裁紙、車縫、套書衣整個過程,全部是在慢工的工作室,由社長一個人親手做出來。首刷絹印版於一個月內銷售一空。又過了整整三年後,這本書大量印刷的機印版才終於透過經銷走上各大通路,OKAPI特別邀請慢工出版社社長黃珮珊,分享這慢工打造的《工廠》一書背後的點滴。



鈺琦的畫功純熟細膩,但很少人知道他的作品,而我究竟是如何把他「挖」出來的呢?答案是開課!由於紀錄漫畫在台灣實在太鮮無人知了,慢工在開始做出版之前,先開了一個以紀錄漫畫為主題的工作坊,而鈺琦就是當時的學員之一。

當時在電玩公司做美術的鈺琦,平時喜歡宅在家裡打電動、看片,偶爾也會唉唉叫說畫不出自己的作品,於是當工作坊的消息一出,立刻被太座逼來上課,鈺琦的課堂作業選的就是母親和其同輩工人的親歷故事——

媽媽在娃娃工廠做流水線女工,辛苦但無怨的養著孩子們,在那台灣經濟蓬勃發展的年代,她期待著退休後能過上平實而安逸的日子,沒想到事情卻完全出乎意料......

為了塑造一個有寓言感的風格,並簡短的呈現出那個時代氛圍,鈺琦選擇用企鵝的世界來詮釋這個真實的故事,並且融合了好幾個人的狀況,取出重要的事件和因素,刪去一些不影響對事實理解的成份。

當年的退休制度在這個故事裡,是劇情發展的關鍵。其實鈺琦的第一版本分鏡中實在看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工廠老闆跑了,工人很焦慮。點出這個問題後,鈺琦畫出了一個公司發的月曆,用月曆來表現出大致的退休金制度,老闆落跑前以看月曆數日子表現出媽媽接近退休日和她的期待,老闆落跑後再以媽媽對著月曆邊比劃邊爭退休金,實在非常絕妙。

楊鈺琦以月曆畫面推進時間,同時對比出工廠倒閉前後主角的心情。圖左為機器印刷版,圖右為首刷手工絹印版,可以從油墨的厚度、光澤,感受到不同印刷表現方式帶來的畫面力度。(攝影/李盈霞)


這本無字漫畫僅在開頭以一段文字描述背景,我收到的第一個版本文字是很童話式的,以「很久很久以前」開頭,我請寫劇本的朋友傅凱羚看過,她說,句子不是不妥,但整個氣氛都被毀了,於是她很義氣的抽空替我們重寫過,新的文字中有著相同的訊息,但更加詩意,節奏強、意象深。

——
那時我們都在工廠。

我們進入工廠,精美的玩偶則從工廠離開。
它們前往遙遠的地方,成就了經濟;我們從工廠回家,成就了孩子。

我們活在玩偶工廠裡;
玩偶工廠的外面,是世界工廠。
——

由於鈺琦對慢工在首刷版本時想要採用的絹印不熟,我先給他一些簡單描述——絹印用的網版其實就像螢幕的畫素,網布的經緯線構成了貼近時會看見的小方格,油墨穿過穿過不同密度的網布方格落到承印物上,便會構成了我們要的圖案。鈺琦本身是一個細線控,原稿又定的比成書尺寸大,等比縮小為稿件之後,線條更細,有些筆觸還虛掉,這些在絹印時都會造成困難。圖案越細,需要的網布越密,網布越密,印刷的難度自然是越高,油墨也容易堵塞,特別是印量像這次一樣大的時候(印這麼多有事嗎?!)。


手工絹印的製作過程就要這樣一張一張調墨印刷,過程變數極多,緩慢而辛苦。(圖片/慢工出版社部落格


我又告訴鈺琦希望他只採用兩色來完稿,因為我要全本絹印。這讓原本喜歡用全彩上色的他煩惱了很久,最後的成果則令人驚喜,印刷的顏色除了做為陰影,並展現了大量的光線效果,非常美麗。由於完全跳脫國外絹印漫畫的常見風格(大色塊交疊等),後來帶這個作品出國展覽時,多次聽到讀者說:「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絹印漫畫!」

楊鈺琦的細緻筆觸是絹印漫畫中少見的表現形式,在印刷上也不容易執行,但成果可以看到帶著厚重油墨的細線充滿了立體感。為了避免運送過程中重壓沾黏,中間墊上了分隔的薄紙。楊鈺琦的細緻筆觸是絹印漫畫中少見的表現形式,在印刷上也不容易執行,但成果可以看到帶著厚重油墨的細線充滿了立體感。為了避免運送過程中重壓沾黏,中間墊上了分隔的薄紙。(攝影/李盈霞)


由於鈺琦選了兩個顏色兩個都太美了,所以決定中文版一色,英法版共用另一色。油墨效果是絹印最美之處——藉由網版和紙的距離以及印刷的力度,可以調整油墨的厚度,但無論如何,比起四色印刷,絹印的油墨真是非常的厚,非常的飽滿,讓圖案非常有立體感,對比會很高,兩種印刷方式放在一起絕對有明顯的對比!開賣以後竟然有好多讀者也很收藏癖的把兩色都各買了一本。

鈺琦選了兩個顏色兩個都太美了,所以決定中文版一色,英法版共用另一色。鈺琦選了兩個顏色兩個都太美了,所以決定中文版一色,英法版共用另一色。(攝影/李盈霞)

 
封面由我親自設計,圖則請鈺琦畫一張新的,我們希望絹印版的書封不同於內頁,有強烈、明確、icon式的視覺,看過圖以後,我選擇了一張很有工業感的銀色拉絲紙,後來雖為它的紋路和不吃墨的特性在印刷時吃足了苦頭,但這個搶眼的封面深受大家喜愛,一切都值得了。

這張充滿工業感的銀色拉絲紙雖然紋路重又不吃墨,但最終效果非常好。這張充滿工業感的銀色拉絲紙雖然紋路重又不吃墨,但最終效果非常好。(攝影/李盈霞)

後來大量印刷的版本為了做出區別,於是將封面和內頁的顏色都改版,這一版本強調冰天雪地的世界,搭配成列的企鵝工人低著頭走進工廠的圖,白底溫和的鄉村紙燙上了有凹痕的白色雪花,內頁則以一個接近Tiffany藍的Pantone專色,呈現冷冽的氛圍。

工廠:在世界工廠的背後

工廠:在世界工廠的背後
機印版重新上市

哈囉哈囉馬尼拉

慢工出版社最新出版品
哈囉哈囉馬尼拉


絹印版的整個製作過程非常漫長,從試印開始大概整整一年,密集的印刷時間大約是四個月,印刷的部份是非常勞力密集的,一個版排了四頁圖,當年我的肌肉還沒有練出來,這麼大的版印起來非常吃力,一個顏色150份,但只要中間遇到堵版,就一定要洗掉重來,天乾時非常容易堵住;版被印到圖案磨破了,連網版都要重做;墨如果太乾就會磨擦力過大,而施力方式不對則會造成圖案漏印,這些都要透過不斷失敗重來,找出原因。有時我印得餓到不行,但重來一次就代表一小時的清潔和再一小時的架版和對位,我只好餓著肚子印下去,那幾個月真的累到極致了。

因為人工套版,只要一點點的不細心就會造成瑕疵品,這個作品的每一張紙都要印四刷,正面兩色、反面兩色,當失誤發生在最後一刷的時候真的有青春白費的感覺。印刷完以後事情還沒有結束,我必須要挑出瑕疵品,這個過程意外地漫長......接著再用縫紉機一本一本裝訂後,裁去三個書口的邊、套上封面、標上流水編號。這一切已經讓大家覺得這本書很有事,然而為了讓首賣更有紀念價值,再以水洗牛皮紙印上企鵝女工,縫成了一百份的限量書袋 !

限量一百份的手工縫製牛皮紙書袋限量一百份的手工縫製牛皮紙書袋。(攝影/李盈霞)


整個絹印過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我徹底進入了這本書的工人角色之中,我一直熱愛勞動,視重複性工作為一種修練,但唯有每天不斷地、毫無選擇地重複時,才能體會那種巨大的疲勞,以及頭腦被完全掏空的滋味。

因為這本書的內容、我的勞動體驗以及它帶來的新朋友,才有了後來慢工繼續關注的RCA、樂生運動印尼底層教育等題材。

這由慢工以手工絹印獨立發行的中、英、法三個版本共二百多本的全手工書,在一個月內銷售一空。又過了整整三年後,這本書大量印刷的機印版才終於透過經銷走上各大通路,《工廠》重新全面上市對慢工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未來我們仍然會以少量的絹印對作者精美的圖畫致敬,留下收藏品。但之於我們更重要的是作品被大量的傳播,小人物的生活透過藝術性的敘事,被各個階層看見。



*什麼是紀錄漫畫?
以漫畫的形式紀錄真實的內容,如同紀錄片或者紀錄文學。 這樣的作品不僅僅為「紀錄」提供了新的平台,也能將漫畫藝術帶到另一個層次。 點此見完整介紹和書單   繼續看文章 

*四色印刷與絹印
我們常說的「彩色印刷」,一般是指將圖片透過「分色」技術拆為藍、紅、黃、黑四塊平版色版,再透過套印混色,得出層次細緻的斑斕色彩;但有時候我們以為是四色印刷的彩色出版品,可能是由特別色印刷、網版印刷(絹印、孔版)、UV印刷、燙印等不同手法製作而成。 點此見各種不同印刷方式說明 
慢工出版以手工絹印印製書籍,絹印是以印刷用網版乘載油墨,要印處以細孔滲墨,不印處以乳劑隔絕,慢工採用合歐盟及日本指標的水性環保油墨,添加水和慢乾劑後一次一面一色地製作。  手工絹印的原理和示範   繼續看文章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