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Strangers on a Train《火車怪客》(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Strangers on a Train
Strangers on a Train
Patricia Highsmith,派翠西亞‧海史密斯是誰?提到《天才雷普利》大概很少人不知曉,派翠西亞‧海史密斯就是《天才雷普利》的作者,這本Strangers on a Train《火車怪客》是海史密斯的第一本小說,出版於1950年。我個人覺得派翠西亞‧海史密斯也是天才。

美國作家我微微喜歡的有很多,明確無疑的喜歡倒是一向說得心虛,我想派翠西亞‧海史密斯可以列為我明確喜歡的一人。《火車怪客》的大綱說起來就是兩個偶然在火車上相遇的年輕人,其中一位突發奇想地建議互相幫對方殺掉仇人──看到這裡,我立刻翻到版權頁去看出版年份,畢竟這個點子後來被很多不同的作者一用再用,還好,《火車怪客》出版於1950年,隔年就被希區考克改編成電影,可見海史密斯應該是這個互殺點子的原創人。

The Talented Mr Ripley
The Talented Mr Ripley
海史密斯雖然是個女性,但我很難不去注意到她書中常有的同性情誼──那種不及同性戀程度但又比友情多了很多情的同性間情感,在《天才雷普利》中也可看到這種感情,但其實海史密斯的第一本小說《火車怪客》中就已經有了這種特色──兩個陌生人,25歲的富家子Bruno和29歲的建築師Guy在火車上相遇,Bruno是個人在福中不知福,被寵壞了的小孩,以至於他不但無法從父親的管教中理解出父愛,反而和父親的恩仇愈結愈大也愈深,深到欲除之而後快的程度。Guy則是一個堪稱標準的男子(註:標準的男子是有些優柔寡斷那樣),他有一段不快樂的婚姻,因為太太一次又一次地劈腿、外遇,雖然他處境讓人同情,可是他也卻遲遲沒有和分居已久的太太正式離婚,即使自己後來也交了另一個女朋友,卻還老是讓太太掐著咽喉似的,不但沒快快辦好離婚,還讓這個懷了別人孩子的太太予取予求!

The Complete Ripley Novels: The Talented Mr. Ripley/ Ripley Under Ground/ Ripley’s Game/ The Boy Who
The Complete Ripley Novels
不過,Guy是標準男人,即使是這樣他也沒想過要殺掉這名存實亡的老婆。而且他在火車上明明就想要一個人孤僻,卻還是禁不住Bruno的遊說和他飲酒作伴,甚至有些時刻他還會發現自己其實也蠻享受Bruno的陪伴的。Bruno感覺是個人來瘋的交際花(?),在他的巧妙誘導之下,Guy不知不覺說出了許多他一輩子都不曾想告訴別人的私事。終於,Bruno提起這個點子:他去幫Guy殺了他老婆,然後Guy幫Bruno殺了他爸,這樣,因為彼此都沒有犯案動機以及與受害者間的牽連,這將會是個完美的謀殺(雙殺)。

可是Guy是標準男人啊,他怎麼會接受這種約定?他是寧願為了廢棄的老婆丟掉自己事業良機的人,他是那種老婆懷了另一個已婚男人的孩子,還能威脅他暫時不要離婚的人(要等這個孩子出生後),他已經是吃苦吃得像倒吃甘蔗那般的神人,老婆的存在對他並沒有太大不適,他怎可能會想殺了老婆?所以在他認為自己沒有答應或誤導Bruno的狀況下,他先行到站下了火車,他以為和Bruno從此再無交集,可怎麼知,Bruno竟神通廣大地找到他太太,並且把她殺了。

而這一切,都起源於Bruno額頭正中央那顆熟到快爆的青春大痘。──如果不是因為那顆痘是那麼明顯難以忽略,Guy在火車上不會去注意到Bruno,而Bruno也不會因為查覺到Guy的注目而反過來注意他。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海史密斯這招青春痘很讓人動容,所以連我都立刻被吸引而讀下去。

接下來,標準男人的Guy當然又把這件事埋藏於心中,他雖然不是很高興Bruno在約定不成立之下自行殺了他老婆,可是他也沒有去報警抓Bruno,他頂多就是決定此生再也不要和Bruno有瓜葛。Bruno一開始也沒有要Guy去履行雙殺的意思,事實上,他很早就決定要另尋拍擋執行雙殺,可是他太喜歡Guy了,他受不了Guy讓他那賤人般的妻子折磨也不在乎,所以他才自行動手殺了那賤人。

殺了人之後,Bruno實在很想和Guy分享這高明的成果(警察果然找不到兇手),可是Guy卻完全不再理他,Bruno到後來甚至有點像得了相思病般地茶飯不思,連疼愛他的媽媽進房去關心,他都覺得如果不是為他帶來Guy的隻字片語,進來做什麼?──聽說作者海史密斯向來有讓讀者不知不覺站在罪犯那邊的本事,真的!看到這裡,連我都要深深同情Bruno了,他對Guy的感情雖然很幼稚,可是又是那般真誠而坦然。

愛有時是會轉成恨的。當Bruno知道Guy是不會再對自己的情誼有任何回應之時(動人的是,Bruno能了解Guy就是會這樣對自己),他開始頑固不甘心地騷擾Guy,他開始強迫Guy也要去履行他的義務:幫他殺了父親。他不斷地寄給Guy詳細的謀殺計劃、家裡的平面圖,甚至凶器和逃亡路線規劃都寄來了,Guy一開始並不為所動,他認為最終的拒絕武器就是威脅要把Bruno供出來!而Bruno的這些東西正好可以讓他供給警方,證實自己確實是Bruno的受害者之一,一切都是Bruno的計劃且一廂情願。可是Bruno並不害怕,他和Guy說,如果是這樣,他也絕對不會一個人下地獄,他會拉著Guy作伴!(動人的是,Guy也能了解Bruno就是會這樣對自己。)

Bruno的攻勢一波強過一波,他見Guy一直不為所動,他開始寫信給Guy的未婚妻、Guy的公司,暗示Guy的太太之死和Guy有關。標準男人Guy果然優柔寡斷了,明明他可以向未婚妻或警方坦誠一切,可是Bruno不但沒被Guy威脅到,反而Guy又輪到被Bruno掐住咽喉,終於,為了一了百了,Guy覺定幫Bruno殺了他父親。動人的是,當Guy抵達Bruno的家之後,他發現自己早就透過Bruno的計劃信來這裡一百次了,他發現自己早就幫Bruno殺了他父親一百次了……(故事未完,下期待續)

The afternoon he had found them in the apartment, like no other afternoon, with its own color, taste, and sound, its own world, like a horrible little work of art. Like a date in history fixed in time.

他在公寓中發現他們的那個下午,那個與眾不同的下午,有它自己的顏色,味道,和聲音,它自己的世界,像一個糟糕的小藝術作品。像歷史上的一個日期被及時凝結了。

"Hasn't your mother any say about it?"

「你媽都沒表示什麼嗎?」

妙22
(圖/張妙如)

Death was only one more adventure untried.
死亡只是另一個未嘗試的冒險。(我記得《哈利波特》第一集尾聲有這樣一句類似的話,當時那句話還被我作了記號,原來那並不是J.K.羅琳發明的。)



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89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