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飄零的島嶼,處處有著監看者──楊小娜《綠島》設計概念

  • 字級


裝幀設計╱楊啟巽(攝影╱李盈霞)裝幀設計╱楊啟巽(攝影╱李盈霞)

......................................................................................................
封面 內頁 裝訂 材質 印刷 加工
好設計的理由:特意擺脫歷史小說的框架,改用書名的變形與潑墨、烏鴉等物件,帶出故事中白色恐怖時期的牢籠與被監看之感。
.....................................................................................................

綠島

綠島

收到書稿時,著實為了封面設計人選而傷神。主要是因為書中所要呈現的譯題。

由於故事是以二二八、甚至牽連到後來的白色恐怖、戒嚴等與歷史相關的背景,即使小說故事性再強,依舊擔心方向會被侷限在這裡。編輯部討論了一番,想到要不要找啟巽?之前與啟巽合作過多本書,再加上這個題材,應該是啟巽可以駕馭的。沒想到,信才發出去沒多久,即收到啟巽來信表明意願。我們略微將重點標示出來:


一、不要做得像歷史小說。
二、簡單的素材。
三、也許用書名來帶出這本小說。

一週後所提來的封面,啟巽提到正面以綠色的潑墨來象徵島嶼,以及這座島嶼給人的飄零感。

而書封書名文字,「綠島」兩字用鳥繪體再做變形,象徵牢籠、圏禁、讓人感覺被很多事情牽制,也用來象徵這裡當時是受苦之地。

以綠色的潑墨來象徵島嶼,以及這座島嶼給人的飄零感(攝影╱李盈霞)

「綠島」兩字用鳥繪體再做變形,象徵牢籠、圏禁、讓人感覺被很多事情牽制,也用來象徵這裡當時是受苦之地(攝影╱李盈霞)


因封面文案上是選出小說裡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話:「他們一直在監視我。」因此封底用了一隻象徵了「監看者」的烏鴉。當初原本做得很大一隻,比例上不大協調,因此調整成目前這樣的高度與大小。

用紙則採用了香草紙。香草紙的特色是吸墨,印黑色時,有時會因太吸墨而顏色不均勻,因此上機時,特地請師傅針對K版加重,才能有目前的顏色。而這樣,反而也使得紙張本身白中帶點灰的感覺更凸顯,算得上是另一種意外效果。

由小說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話延伸出「監看者」的角色,並以烏鴉作為象徵(攝影╱李盈霞)

封面採用香草紙,為了克服紙張特性,印刷時下了一番工夫(攝影╱李盈霞)

加重K版使得紙張白中帶點灰的特色更凸顯(攝影╱李盈霞)

內頁章名頁也延續了書封的「監看者」與「綠色島嶼」意象(攝影╱李盈霞)


/////

  延伸閱讀 
1.《綠島》楊小娜:跟白色恐怖時代的人相比,我的失落微不足道
2.問題不在二二八會不會發生,而是:何以傷亡如此巨大?──專訪歷史學者陳翠蓮《重構二二八》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25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