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2016年度選書】坐上被害者指定席,也可能灼傷自己--《黑水》

  • 字級

 

文/金刀流

黑水

黑水

2016年對華文創作而言,是蛻變的一年,因為連續幾年來,以回憶、以家庭、以私小說為主軸的出版傾向終於在今年出現轉折。

首先,多位作者以社會事件或現象為背景創作,如平路的《黑水》,直接以喧騰一時的「媽媽嘴雙屍命案」為起點,回溯一起案件可能的成因;劉梓潔以詐騙集團為背景,完成《真的》一書;徐嘉澤《鬼計》為我們帶來社會派的推理小說;或是甫於今年11月出版的《抵達夢土通知我》,作者臥斧塑造出一名失憶的主角,帶我們一起經歷城裡的大小事;此外,更可見幾位作家跳出藩籬,大膽寫出議題獨具特色、風格多元的作品,如李屏瑤《向光植物》、蘇美《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以及林蔚盷《我媽媽的寄生蟲》等。

由此,或許我們可以稱今年為華文創作社會派的一年,而其中,我們推薦《黑水》。

2013年2月底、3月初,淡水河畔發現兩名屍體,案情持續發展,追查到年僅27歲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姓女嫌,整起案件因而被稱為「媽媽嘴雙屍命案」。而案情之所以陷入膠著,在於主嫌供詞反覆且手法冷血,自此,她被媒體及大眾稱為「蛇蠍女」,並將所有的惡指向她。只是平路不認為,一個蛇蠍女的封號,便可為這起事件下結論。這起案件的更早先,一定藏有許多伏筆,這些未顯的原因,甚或遠至主嫌童年的際遇,於是,她創作《黑水》,試圖帶我們回到更早以前,找回案情發展過程中,那些為人所忽略的暗黑。

故事由此發展下去,有別於新聞媒體大篇幅報導的男性受害者生前的為人處世,平路對於整起案件中,女性被害者洪太及女性嫌犯佳珍的內心世界多所著墨,不但述及成長過程,更論及外人眼中的神仙眷侶,其真實的婚姻樣貌。而不同於其他創作者,平路在故事中同時節錄許多事件發生後的各方評論,包括司法單位、兩造辯護律師、大學教授、網友、家屬立場等,由此為故事帶來不同程度的張力。當我們隨著故事裡的幼年佳珍長大,當我們跟著故事中的洪太一起穿上Vera Wang所設計的禮服、走向婚姻,我們都在編織美好,卻又跟他們一起破碎。

在這裡故事裡,清楚看到作者平路從未想過「平反」,因為殺人終究是一種犯罪行為,然而她揭示的,是人或許都有惡在心中,只是這惡,是如何被引出、被召喚出來的,絕對不只是加害者一人便能成事,也許我們都是共犯之一。對事件的思考,不能僅以表面論斷。《黑水》不若一般小說,給讀者一個安身立命的圓滿結局,卻多了不同的視角供人觀看,並從中堆疊出更完整的人世百態,而這不正是一部小說應該帶給我們的嗎?

此外,雖然書中對被害者家屬並未描述太多,卻也不禁令人深思起所謂「被害者」這個角色的問題。我想起事件喧囂的那一陣子,蛇蠍女受到眾多的指責及非難。但這景象在台灣一點也不陌生,像蒙太奇一般,在諸多案件中似曾相識。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社會變成這個樣子?當一起備受爭議的案件發生,相關當事人急於(無論主動或被動)坐上被害者的位置。然後,被害者的音量變得好大聲,加害者當然成為眾矢之的,以致事情無論對錯,當然可以反因為果,只要被害者、加害者的身分確定,人人皆是審判者。我又想起小燈泡的母親,她不願坐上被害者的位置,卻曾因此受到網友言語攻擊。而是不是被害者就真的是全然的被害者,加害者也真是如此罪惡深重?坐上被害者指定席的人們,或許一時感到溫暖,然而媒體、網友一路熱情相挺的結果,也許會燙傷安坐其上的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性平教育不能等!五篇好文帶你看動人的生命故事(還有相關繪本推薦)

男生要有男生樣、女生要有女生樣?這些刻版樣貌是誰決定的,又為什麼一定要遵守呢?這些文章裡有著自由的靈魂。

6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