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夏夏|後來,寄生蟲長大了

  • 字級



想念.亞美尼亞

想念.亞美尼亞

再次翻開阮義忠的攝影集《想念.亞美尼亞》,想起第一次去到那裡時,舉目所見皆是堅硬的土地和深色的石頭,那裡的人眼神深邃得能隱藏幾世紀的憂愁,卻有著開朗的輪廓,讓由來已久的苦難從容走過。

那一趟旅途大多在搖晃昏沉的車上度過,好不容易下車,迎面而來的是清冷的高山空氣與無數由石頭砌成的教堂。回來後,不知何故,旅程中的照片都不見了,還是當初只顧著看風景根本沒拍照呢?一點也想不起來。可是翻看攝影集時,原本已淡忘的回憶立即湧現,包括踩在崎嶇山路上腳底疼痛的感覺,以及米蒂亞(Medea)的故事。

米蒂亞以一個崩壞的形象在那段旅程中留下彷彿紀念碑的堅固印象,冷血、偏執、歇斯底里。

在旁人眼中她們活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根本沒有理由
根本沒有任何理由
不幸

最近在廚房裡趕著將晚餐端上桌時,不知不覺常常想起這個女人,以及在我生命中曾出現過的各種「女人」。一面慌忙揮著菜刀與鍋鏟,腦中卻不斷在想,她們是怎麼做到的?也會想起她們曾經抱怨過的忙與辛苦,都被我不以為意地踐踏過去。於是我變得愈來愈粗糙,不,不是指膚質或髮質,那些都無所謂了。

我用油膩膩的手掐著筆,原本想寫「路得」,那名《聖經》上象徵賢慧順服的女人,結果卻潦草地寫下「米蒂亞」。她的殺戮與兇殘,已不再不可解。

所以當她們突然不幸的時候
身旁的人 和我們這些坐在電視機/電腦前面的人
是那麼地驚訝 驚訝得就像是看到
一頭沒有後腿 卻還能把上身抬起來倒立的豬

我媽媽的寄生蟲

我媽媽的寄生蟲

寫詩的林蔚昀在她的散文作品《我媽媽的寄生蟲》裡自述:「這些年來,我歷經休學、憂鬱症發作、自殺未遂、強制入院……現在雖然情況比較穩定了……但在金錢和情感方面,我依然在某種程度上依賴著父母,就像是一條寄生蟲。」也許吧,經過必然曾經寄生蟲的歲月,長大以後會長出翅膀,成了強悍的米蒂亞。



沒有人問米蒂亞快不快樂
(選自林蔚昀詩集,《平平詩集》

平平詩集

平平詩集

在社會版面上
她們有著一模一樣的臉
幸福
她們的臉上寫著幸福
她們和她們的老公很恩愛 從來不曾(或者很少)吵架
她們很愛她們的孩子 她們的孩子通常乖巧懂事
在旁人眼中她們活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根本沒有理由
根本沒有任何理由
不幸

是的她們沒有理由不幸
社會局不會來關心她們
家人不需要擔心她們
(也許從小到大她們就是那麼地
品學兼優不需要任何人的擔心?)
鄰居和她們點頭微笑守望相助
即使聽到什麼 也什麼都沒聽到

所以當她們突然不幸的時候
身旁的人 和我們這些坐在電視機/電腦前面的人
是那麼地驚訝 驚訝得就像是看到
一頭沒有後腿 卻還能把上身抬起來倒立的豬

為什麼
我們問為什麼
他們也一遍又一遍地問 為什麼
為什麼她們能如此狠心
掐死/淹死/毒死自己的孩子
然後再吊死自己 從高空一躍而下
為什麼 她們如此
幼稚/自私/傻/想不開/鑽牛角尖
難道她們不知道
自殺無法解決問題 情緒需要管理 久病不可以厭世
殺人/自殺會下地獄
難道她們不知道
打破我們對她們的期待 放心 信任
打破我們眼中的 她們的幸福家庭
她們的慈母/賢妻/好女兒形象
對我們來說
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

我們不解
我們真的不解

我們之中沒有人
問米蒂亞快不快樂

///////與自己對照///////

米蒂亞
夏夏

期許能像聖潔的路得
終究未果
也希望人人能愛其所愛
不料現實中的愛卻有等級區別
而身上的錢恰好不夠

魔鬼說:當妳為過去和未來贖罪時
失去的正是現在
我只好把現在狠狠奪來
串在脖子上慢慢的花

 


末日前的啤酒

末日前的啤酒

〔本期詩人〕夏夏
高雄人,從事寫作、剪紙藝術以及各類型創作。曾獲時報文學獎、「人間新人獎」。
著有詩集《小女兒》《鬧彆扭》及《一五一時》詩選集、《氣味詩》詩選集。小說《狗說》《煮海》《一千年動物園》,最新作品為《末日前的啤酒
戲劇編導作品《小森林馬戲團煮海的人以及戲劇聽覺作品契柯夫聽覺計畫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以現代詩紀錄生命、消逝與記憶──〔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特別企劃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 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10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