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林婉瑜:做些愛情

  • 字級






如果只因為慾望
請親吻右邊乳房
如果還有愛
請吻左邊乳房

那裡
比較靠近心臟

上面這首〈做些愛情〉是將近20年前寫的,當時有人寫了篇文章,痛罵這樣的詩會撩起讀者的慾望,我沒有回應,只覺得自己是不是惹怒了公民與道德老師……。寫身體和慾望的詩,這一兩年仍有新作,如下面這幾首。

〈開始〉這首詩說的是:當有天發現,對方眼中萌生了對自己的慾望,要接受嗎?要迴避嗎?要延遲發生嗎?當下的選擇也許會徹底改變之後的故事:

你的眼神
從我髮的坡度滑下
經過險峻的鎖骨攀爬
胸前柔軟的丘陵迴轉登陸
水滴形狀的耳垂最後垂降在我
平滑的頸項之間……
(我知道在你眼中我是,一個
女人)

但你我之間
可否
從別的地方開始譬如
從一起玩填字遊戲開始;從一起等待日暮撤退開始
從一起逛動物園學習動物們的手語開始;從電影、詩或演唱會
從夏天草地上的散步開始……

我害怕
從身體開始的
也會
從身體結束

〈早晚〉這首詩,把「在對方身體留下咬痕」當成隱密的炫耀,既痛又甜蜜:

早上/非常認真挑選著/今天的耳環:珍珠的、純銀的、鑽石的……/鏡子裡發現 左耳耳垂/有你留下的咬痕/暗紅色瘀青/一道不規則 斷續的斜線/決定了/這就是今天的耳環
晚上/把自己摔到床榻 結束疲憊的一日/頭枕在你肩上/吸吮你嘴唇像吸吮糖果/趁你不注意 在肩膀用力咬一口/留下咬痕/向全世界標誌/這是我的男人

有時讀者會跟我分享他們的愛情狀態或困擾,我通常鼓勵分手、不鼓勵等待,因為我們給愛情太多機會、也給對方太多機會了,忘記自己是值得幸福的、忘記自己值得被愛,面對一段體質不良的關係,需要的是果決地離開,如這首簡明有力的〈下一位〉:

分手了
都說是個性不合
有時也是
身體不合吧

仔細收拾自己的衣物
和心情

投入了
下一位的懷抱

身體不合、個性不合、金錢觀念不合、兩家人不合……,不管什麼不合,最好盡快做出對自己有益的決定,過多的猶豫有害健康。
下面這首〈選擇〉是繼〈做些愛情〉後,同樣坦誠不諱的詩:

和甲做愛
覺得快樂
和乙做愛
覺得悲傷

生命中所有慎重的、重要的
交換靈魂的時刻
甲總是選擇
把他的快樂給我
乙總是選擇
把他的悲傷給我

不只做愛,生活中所有:軟弱的時刻、做決定的時刻、流淚的時刻、挫折的時刻……種種關鍵時刻,最能看出對方是否自私。如果曾經歷不同的情感不同戀人,比較之下才能發現,有人是慷慨可被依賴的、有人閃閃躲躲只顧慮他自己。那個願意貢獻快樂、願意為你承擔的人,才是應該好好留住的。

詩之於我一直是種自在的表述,偶爾困擾的是,有人把詩裡的情節視為詩人的真實經歷,譬如把《剛剛發生的事》裡的〈抗憂鬱劑〉當成我本人的求診經驗;或把《可能的花蜜》當成我的台北生活實錄;或把《那些閃電指向你》當成我的感情紀實。可以想見,從以前到現在,這些坦露的身體詩也為我招來一些異樣眼光。〈抗憂鬱劑〉並非我的求診經驗;《可能的花蜜》裡書寫的一些地點,我其實從沒去過,說那是我的台北生活回憶並不準確;《那些閃電指向你》寫75種愛的樣態,情懷是真,情節和故事則大部分為虛構。

詩是「play」,詩是「play」這個字的所有意涵:玩耍、遊戲、彈奏、假裝、扮演、賭博、冒險、花樣……,它是被創造出來,意圖引發讀者共感的一種仿擬想像和創意。作為一種藝術的形式,詩並非日記,它值得被當成一件「作品」去解讀。

如果想廣泛些周全些去討論愛情,不可能錯過身體(慾望)的部分,因為愛和慾望從來不是彼此獨立的,正因為詩是有動機、有意義的玩耍,所以更應該容許(鼓勵)各種逾矩、各種犯規、各種邊界性的試探,這是這些「身體詩作」存在的目的。


那些閃電指向你

那些閃電指向你

〔本期詩人〕林婉瑜
1977 年生,台中人,初始考入台北醫學大學營養系,大二決定轉讀文組選擇休學,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劇本創作。20歲開始寫詩,詩作曾獲年度詩 獎、第11屆臺北文學年金、林榮三文學獎、時報文學獎、詩路 2000年年度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獎等。2007年出版詩集《剛剛發生的事》;2011年出版城市詩集《可能的花蜜》,為第11屆臺北文學年金得獎作品;2014年出版情詩集《那些閃電指向你》,並獲得《2014臺灣詩選》年度詩獎。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46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