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入門】好看、好玩又新奇

  • 字級

我個人閱讀偵探推理小說的歷史已經超過三十年了,看過的推理小說如果沒有上萬本,我想也應該差不了多少。而在我的印象中,幾乎所有的推理小說作家都是非常有自信甚至是自負的人,進一步說「奸巧」也不為過,因為他們設計許多謎團和詭計的目的,是要讓閱讀他們作品的人猜不到真正的答案,說騙死人不償命也不為過,算是職業詐欺犯吧!

其實,推理小說作家設計小說詭計的方式,和古代名將的排兵布陣、設計戰局,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一般說來,戰爭的布局在開戰之前主要是靠「算」,計算對方也計算自己的兵力與資源甚至是目標;臨戰之時則有七分靠「騙」,利用各種手段想方設法讓對方走進自己的陷阱,造成對自己有利的態勢,剩下的三分則靠「膽」,必須有敢和對方放手一搏的勇氣。

推理小說作家亦是如此,在設計作品詭計時,首先就是要靠「算」,計算自己創作能力的極限和要討好的讀者群眾的需求;接著是靠「騙」,設計謎團讓讀者被騙得很愉快是當務之急,還要避開前人已經有的窠臼。最後則是靠「膽」,大膽的讓讀者誤會看到的是舊有的詭計,進而讓人猜不到,讓讀者佩服得五體投地。所以,二次大戰時德國陸軍元帥倫德斯特,作戰閒暇時最喜歡閱讀偵探推理小說不是沒有道理的。

在偵探推理小說的古典黃金時期,那時候的作者最主要的騙術是在詭計和謎團上下功夫,努力讓小說中的詭計可以把讀者騙到昏頭轉向,讓讀者被騙得心服口服,才能滿足作者的虛榮心。因此我們有幸看到,前輩作家利用「心理盲點──藏樹葉於森林」、「暴風雨山莊」、「敘述者是兇手」、「偵探即兇手」、「全體都是兇手」、「被害者是兇手」等模式層出不窮。而各種機械性和心理性的「密室詭計」和形形色色的「不在場證明」,總是不斷變化、運用各種方式去誤導讀者,鋪天蓋地般朝讀者湧來,只怕欺騙讀者騙得不夠狠、不夠深而已。不能否認,這些前輩作家精心設計出來的騙局有時候好像遊戲一般,所以有些人批評說這些是遊戲之作,但是智力遊戲一向是許多人的最愛,如果把偵探推理小說當成休閒娛樂的工具,那麼縱使是智力遊戲,又有何不可呢?用「文以載道」的標準來要求大眾小說,本來就是不值一哂的事情。

近來的偵探推理小說,不知道是否因為前人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點子,前輩那些讓足以人瞠目結舌的精采騙術再也不復見;像高木彬光那樣對自己有信心的作者,一心認定他的《紋身殺人事件》足以讓他贏得火雞的自負更是少有。作者開始用敘述性詭計來欺騙讀者,雖然可觀,卻往往只是用話術和寫作技巧讓讀者陷入自我迷失的陷阱而已;像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魔法》和綾?行人的《殺人迷路館》這麼有誠意且大規模的騙術更是不多見了。

最近看到日本推理作家折原一的《倒錯的歸結》,突然就有這種推理小說作家很「奸巧」的感覺回來了。基本上,因為這本書的結構很奇怪,可以從前面看過去也可以從後面看過來,兩個故事各自獨立閱讀毫無困難,卻又好像環環相扣,有著互相不可解的環節相關聯,甚至和作者前面兩本書:《倒錯的死角:201號房的女人》、《倒錯迴旋曲》都有連結在一起的情形。獨步出版社曾經要求我看完這本書能夠給予一些評語,而我的感想則是:「好殘酷的作者!這真的是一本構造複雜、謎團多重,連作者都可以是詭計的推理小說。足以騙過讀者,搞瘋編輯,玩殘出版社,真的好狠。強烈建議讀者把『倒錯三部曲』重頭再讀一次,會更滿足。」這真的是我的肺腑之言。在閱讀推理小說這一方面,我個人還是很喜歡被作者狠狠地欺騙一下的,這樣才好看、好玩又新奇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72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