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情色的,感傷的,謊言的,真實的,荒木經惟--《荒木經惟 寫真=愛》

  • 字級

千萬不要被他嚇著了,如果你不夠認識荒木經惟的話。

他說:「拍照這件事,就是性愛。相機,就是性器。」這是他的攝影宣言,也是他一生的攝影寫照。

他以拍攝女人聞名,卸下衣服的女人、被綑綁的女人、做愛前的女人,與做愛後的女人…。他不是A片攝影家,但他卻以拍攝這些裸露的女人聞名。他無時無刻不想著攝影,因為他無時無刻不想著用攝影拍下女人,和她們的裸露。相機不是他的眼,相機是他的手,是他邀請女人敞開身體的手,是他撩撥女人敞開心的手。

他說:「拍照這檔事,有前戲,也有後戲。鏡頭就是男根。底片,是再生處女膜......人生的大道理,就是性。男女之間,存在著相機。」

這都是荒木經惟說的。他不只以拍攝女人聞名,他也以書寫他如何拍攝這些裸露的女人聞名。

這是,情色的荒木經惟。

這是「表面」的荒木經惟,這也可能就是「最裡面」的荒木經惟,情色的,從裡至外的,情色。

但你,千萬不要被他嚇著了,如果在你看過情色的荒木經惟之後。

發現他成為攝影師的起點,是來自對妻子的眷愛,請不要意外。

他像拍攝其他女人一樣拍攝妻子的臉,妻子的身體,但他為妻子拍得更多,他拍妻子溫柔的樣子、難堪的樣子、所有日常的樣子…還有死前,與死後的樣子。對他來說,攝影,要從拍攝自己喜愛的東西開始,他這樣拍攝他的妻子,只因為他深愛著她,他為他們的新婚旅行拍下一本充滿愛憐的《感傷之旅》,這是他愛妻子的證明,這是他成為攝影師的力量。

他為妻子拍下許多美麗的照片,在來不及拍下更多之前,他被迫從那些美麗的照片中,製作妻子的遺照。

「妻子過世之後,我只拍天空。」他這麼說。不是因為無法拍了,是因為仰頭望著天空的時候,可以不讓眼淚流下。

最深的愛,原來是一種感傷的愛。

這是,感傷的荒木經惟。

這是「最裡面」的荒木經惟,這其實可能就是「表面」的荒木經惟,感傷的,由始至終的,感傷。

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分辨,哪一面的荒木經惟,才是真實的荒木經惟,沒有最真實的那一個,因為每一個他都是最真實的。把攝影當性愛的他,把攝影當戀愛的他;嚴肅思考攝影的他,嘻笑看待攝影的他;用攝影講表達自己的他,用攝影隱藏自己的他;一生都拍照的他,與可能再也無法按下快門的他……,這樣的他,在他面對死亡將至之際,出版了《荒木經惟 寫真=愛:直到生命盡頭,我依然相信寫真》,收錄他生命中與攝影為伴的每段經歷,他對妻子的愛、對女人的慾望、對母親離世難以釋懷的傷痛、對廣島事件的痛省、對崇敬攝影師的評價…所有記憶中的風景、心中的私語,全都毫無保留地坦露,像是用相機褪去女人的衣服,這次,他以文字剖開內心,對世人、對自己,做出最裸裎的告白。

千萬不要被他嚇著了,如果你看了這本書,開始認識這樣的荒木經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71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