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攝影與繪畫,是無法互換的美,然,某種源自生命的秘密,卻連繫在創作者共尋的主題中,彼此互喚。

  • 字級

說不上為什麼,我喜歡攝影作品遠遠勝過繪畫。對賞畫沒有天分的我,就算站在大師的畫作前,也往往不為所動,逛展覽時,總必須認真的聆聽導覽,才能稍微理解畫作一些。相較之下,攝影作品總是能帶給我更多的觸動,也許是因為攝影直接擷取現實,在相紙上顯影的景致比起畫作更為逼真,可供觀者探索的材料也更為清晰、具體,它接近生活,傳喚記憶,它是最沒有距離感的藝術。

也許有人和我一樣,深深著迷攝影,卻對同樣以真景實物作為創作對象的繪畫,少了認知的天分,那麼,若將兩者並置一起欣賞呢?會不會有助於加深對這兩門藝術的理解?《光與影的二重奏》一書,便嘗試了這樣的做法。這是一本以攝影和繪畫作品交織而成的圖文散集,創作者是一對夫妻,一位是畫家宋佩,一位是攝影家鍾榮光,兩人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上相濡以沫,以相同的生活記憶為基礎,由此開展出各自的創作。兩人藉由攝影和繪畫這兩種不同媒材的創作形式,呼應相同的主題,並分享創作的源由與觀點,從中剖析攝影與繪畫的關係,耙梳兩者的同與異,探問藝術的真諦。

這本書從「創作」的視角去探索攝影和繪畫,其中有些觀點,都是身為觀者的我不曾思考過的,像是,從創作的過程來看,攝影是在60分之1秒的決定性瞬間按下快門,完成作品,而繪畫從選定好主題到繪製完成之間,畫者必須釐清思緒、重組物件、不斷地將「看過的景物」從記憶中召喚出來,兩者雖然都是對現實事物的複製,但創作歷程與結果卻截然相反,攝影像是將綿延的記憶凝縮在凍結的時間裡,繪畫則是努力在綿延的時間中凍結記憶。

而在本書的〈童年剪影〉一篇中,作者繼續從「創作的限制」討論攝影、繪畫與記憶的關係。一方面,照片具有紀錄過去的功能,因此老照片總是充滿舊時代的回憶,但這也意味著,攝影同時受限於時空,它永遠只能拍攝當下的情景、事物,相較之下,繪畫創作反而能夠從心所欲,即便是記憶中的景象,也能夠透過想像描繪出來。

不過,有意思的是,作者卻在此以義大利畫家奇里科的觀點,替攝影無法拍攝過去的遺憾做了辯駁。奇里科的畫作之所以既現實又充滿超現實意象,是因為他總是在畫作中,將古老與現代的意象揉合,藉此形塑記憶的樣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繪畫風格。同樣的,即使攝影無法逆轉時光,捕捉已逝的畫面,但拍攝的人依然能夠將回憶投射在一景一物上,將自己的記憶疊合在當下所見的風景,顯影成形。

細讀《光與影的二重奏》,試著以創作者的視角,重新省思攝影與繪畫關係,意外發現兩者雖然在創作的手法上有極大的差異,但在其背後,卻有某種共融的創作情感,能將兩者關連起來,使之對話,也許是記憶,也許是某種不可言說的生命經驗與情境…這份共通的情感,醞釀成你我內心的風景,使創作者和觀者,能在不同的藝術形式中,發現相似的美,觸發相同的感動。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6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