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正義依舊微酣,它何時甦醒?──《新宿鮫》

  • 字級

文/阿虎  

今年,哈波.李的《梅岡城故事》出版五十週年,提醒我把書拿起來重新閱讀。在多年前第一次看完這本書之後,讓我相信正義的存在。在這故事裡,芬鵸律師的兩名兒女與梅岡城裡的老人相較,算是初來乍到這世界,他們不時地在學習,學習的對象是耳語、是誹謗、是指控、是誣蔑,還有他們身為律師的父親。對於這世上的許多不公不義,他們曾經不解,但答案總能自芬鵸律師的身教與言教中找到答案。芬鵸律師更是不畏流言,堅持以溫柔的弦律譜寫正義。

也在數不清的多年前,我看了大澤在昌的《新宿鮫》,對於故事的印象早已含糊,卻僅記那孤獨的鮫島警部,亦以自己強悍的節奏實現正義,只是,他的過程是一曲更為扭曲的調。我想再回味與鮫島警部一起品嘗孤獨與正義的感覺,於是,我再次翻開書頁。

故事主角為鮫島警部,他的頸背上有一道深深的傷疤,而造成這道傷疤的,正是跟他一樣同為警察的人,往後這道疤再再提醒他體制之惡、偏激之惡與人性之惡,那更是一道要他隨時保持清醒的傷疤,就算只能憑一己之力,也要維護內心的正義。他總是獨斷獨行,不甘只是坐在辦公室裡辦案,寧願直接走進人群與邪惡,深入新宿各個角落,因為他堅信,唯有溶入其中,才能理解犯人的心理,也才能嗅聞真實。當然為了心中的正義,他可以不擇手段,結果無論正、邪,皆惶惶稱他為「新宿鮫」,對他們而言,他是嗜血的鯊。

而故事的地點正是日本滿是塵埃的新宿地區,到處充斥著暴力與犯罪,新宿警署更是不遑多讓,兀自與這座城市一起沉淪。這一夜,新宿街頭再次傳來槍響,只是死的人不再是所謂黑道之流,而是兩名員警。當警署嚴正以待企圖將犯人緝捕到案時,又有幾名員警犧牲了。面對歹徒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雖然動用所有警力,卻只能任憑犯人隨處逍遙。而這當中,令新宿地區的非法分子聞之色變的鮫島警部,同時被警署視為體制內的毒瘤新宿鮫,唯有他,發現這一切都與他正在追蹤的改造槍械高手木津要有關。只是,體制內有太多意見相左,有太多人事鬥爭,有太多角力之戰,迫使調查進度一再陷入絕境。於是,他再一次離群,以自己的邏輯展開調查,而這一次,他差點為自己埋葬。

《新宿鮫》這本書在日系推理中的地位早就不容質疑,此時對於其地位過多的著墨都顯得太過刻意。然而對我來說,新宿鮫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身處在新宿這龍蛇雜處的邊緣地帶,他隨時警惕自己不能同流合汙。這樣的人,活得委實辛苦,因為勇於與主流背道而馳的生活,才是真正走在刀鋒上的人,黑白兩大陣營從不允許這樣的人存在。然而,新宿鮫仍然挺直腰,正面迎擊。與新宿鮫相對的,是為了不致太過苦悶、太過孤獨、或者太過疲憊的大多數,這些大多數早已學會與罪惡、自私、殘酷等暗黑力量和平相處,甚至助長了犯罪事件繼續叨擾社會的氣焰,並堅信如此殘缺,才是真實圓滿的世道,而或許這樣的處世哲學,才是真是的寬容,可惜也正因為這沒來由的寬容,迫使正義依舊微酣,它何時甦醒?這是未知的提問。只能等待這些人心裡各自的芬鵸律師、鮫島警部睜開雙眼,絕對的正義之鳴,才會再次響起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4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