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看完電影《全面啟動》之後,你可以重新複習一次《觀看的方式》

  • 字級

近來最熱門的電影大概非《全面啟動》(Inception)莫屬了。這部以夢境和潛意識為主題的電影,以史無前例的原創劇本,大大顛覆我們對科幻類型電影的想像與期待。在形式上,除了以鮮明的角色設定去架構故事原型,並用層層套疊的敘事技巧去推動情節演進,深化劇情邏輯,在內容上,更巧妙地建構了獨到的夢境理論,做出令人目不瑕結的空間特效,運用多層次的夢境,去消弭真實與虛構的界線,在盜夢、造夢、織夢…綿延無盡的夢旅程上,對已知的世界擲出逆向提問,同時向未知的世界投入創造工程。

《全面啟動》的觀影過程是一場全然新鮮的冒險體驗,但更為有趣的挑戰,是看完電影之後在心底以及和友人間引發的辯證與討論。不過,當大家都圍繞在究竟誰在夢誰的夢?李奧納多最後處在真實還是夢境裡…等問題中打轉時,這部片以夢為文本,透過夢境的創造,在意識與潛意識之間來回穿梭的攻防運動,反倒引起我更多的關注與思索。

這部分的問題,恰好能與最近重新再版的《觀看的方式》,進行另類的互文閱讀與聯想。

記得多年前抱著朝聖的心情翻閱約翰?伯格這本名作,因為不懂繪畫和藝術史,只能生硬的理解作者在書中所談及的概念和評論,在囫圇吞棗的情況之下,不僅不能將大師的理論吸納為自己的知識系統,也無法將這門奧妙的觀看學問運用在生活的諸多領域上,著實白讀了這本書。

不過,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們會以怎樣的方式,再度與一本好書重逢。是的,只要是一本夠份量的經典好書,都有被一再重讀的需求與必要,更何況是一本在藝術史上深具影響力的經典之作。

看完《全面啟動》之後,正當我還在思索,這部電影還能如何詮釋夢境、分析故事人物的夢境行動時,我在《觀看的方式》第一章裡讀到發人省思的句子:「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己置身於周遭世界當中;我們用言語解釋這個世界,但言語永遠無法還原這個世界:世界包圍著我們。我們看到的世界與我們知道的世界,兩著間的關係從未確定。」約翰?伯格在這裡原是說明,觀看不僅先於語言而存在,作為人類最素樸也最原始的感知經驗,觀看建構我們自身的生活世界,同時,觀看還具有雙向性,一旦我們開始觀看,我們便同時被我們所觀看的事物觀看,我們活在「看」與「被看」的世界裡,並在「看」與「被看」連續不斷的視覺運動中,去建構我們存在的世界,即便我們所「看見的」,不等同於「被看見的」。

帶著約翰?伯格式的思考回到電影《全面啟動》,剎那間突然對這齣夢的文本,產生新的理解。電影中為了竊取他人意識所精心策劃的一連串造夢事件,其實就有如一場又一場的「觀看行動 」。首先,進入夢境,便開啟了觀看的行為,李奧納多所領航的盜夢團隊,為了「看見」他人的深層意識,而不斷向下潛入夢境,在夢境與夢境間進出穿梭,不過,當我們只將焦點放在單一個夢境內容或作夢的主體上,便喪失了解讀這部電影的諸多樂趣。

別忘了,「觀看」是一場多邊互動的集體遊戲,李奧納多透過進入夢境的儀式去觀看他人的意識,「觀看」的機關一啟動,李奧納多就同時成為觀看者與被觀看者,而被潛入的對象意識到自己被觀看的同時,便會立即動員意識傭兵去「反觀看」,更進一步推論,李奧納多一再在夢裡遇見的夢遊者妻子,不是他人,正是自己,一個被自我觀看的自己。因為觀看是一場來回拋射的無限運動,李奧納多在觀看他人夢境的意識裡,勢必會遇到自己的意識。為了認識這個世界,每一次的觀看,都是為了從被觀看的他者身上,將視線迴旋到己身。「我們注視的從來不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的視線不斷搜尋、不斷移動,不斷在它的周圍抓住些什麼,不斷建構出當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景象。」只要在共同的夢/世界裡,我們都在觀看自我,也在觀看他者,而我與他者彼此交疊纏繞的觀看關係,又一再羅織著我們共同的夢/世界。

行文至此,正在閱讀此篇文章的你,是否已經有點分不清,你在觀看的究竟是這篇文章,還是閱讀此篇文章的那個自我意識?沒關係,我說不清楚的部分,就讓《觀看的方式》這本書來回答你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7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