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好奇妙,只有在微笑的時候,才能感覺過世的人還活著,而淚水,似乎只會將他們越帶越遠。

  • 字級

文/菜小配
有位讀者寫了篇書評談《活在當下》,他這麼說:「人的結局都是一樣的,死亡。再也沒有比死亡更絕對的事了。」寫的真好。

但再怎麼絕對的體認,那一刻仍是悲傷,安慰,起不了作用。

我讀著《薄荷般的綠眼睛》,想起曾經的過往,也和書中的小女孩妮娜一樣,眼睛底下像積了水的小水塘,只感受到離去的人所留下的悲傷,腦中只有:「她離開了......她離開了......事情就是這樣。」那一刻,說再多的「我不要「都沒用,死亡的絕對是那樣真實的存在,什麼能扭轉......

妮娜的外婆過世了,她的母親陷入了一片淚海中,臉頰不再豐腴,眼睛底下,有兩個灰灰的小眼袋,妮娜不敢盯著母親看太久,免得掉下淚來;外婆的公寓裡,有外婆的味道,有她給家具上蠟的味道,還有她曾對妮娜講過的話;一切都像沒事般,外婆好像只是出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

作者從小女孩的角度,喃喃講述著親人過世的感受,從她的眼睛,我們看到孫女對外婆的過世,是那樣無力招架,也看到女兒對母親的悲傷,有著無法安撫的不安,只能轉成大人的角色,找著浮木讓母親拉住,以免沉淪。

在書中,你看到原本應該是孩子的成了大人,該是大人的卻成了孩子,面對悲傷,有時,年幼的心靈更堅強。她用自己的方式照顧著母親,找來她最信任的人趕走家裡灰灰的空氣,想幫母親找活力,那她自己的心裡的悲傷呢?她原本該有的天真笑容呢?誰能幫她找回?

這不是一本要把人眼淚搾乾的書,作者的筆觸很溫暖,緩緩讀來很美。是阿,死亡是人生很絕對的結局,面對悲傷,我們能怎辦?只有試著微笑吧,只有在微笑的時候,才能感覺過世的人還活著,而淚水,似乎只會將他們越帶越遠,

我悄悄往家裡走去,窗戶大開,籠裡的鳥兒在鳴唱,像春天一樣。
我一眼便發現草地割過了,工具整齊的擺在小木屋裡。再也看不到雜草成堆的落葉,而且喬喬一向不太擅長園藝,我馬上知道那是媽媽......
我閉上眼睛,呼吸著它的香氣,想起往年的春天,我笑了,因為回憶不一定會刺痛人心......
想到外婆好像還和我們在一起,我露出了微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105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