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2010三月外文館文學小說選書:這裡有個奇怪的好故事,而我不能告訴你故事的開頭:《Little Bee》

  • 字級

  許多故事在讀完之前,不能告訴你結尾;而有少數的故事,在整個讀完之前,甚至不能明白開頭。

  這當然跟說故事的方法有關係。當我們習慣作為一個掌握要點的人,某些書卻讓我們不能、也不願意這麼讀。否則不但會錯失閱讀樂趣而已,更可能會完全誤讀。

  一個有趣的例子:比如每部DVD背後的劇情簡介。不知你是否有過類似經驗,除了不少是根本文不對題,有些則讓我們在看了電影之後,覺得簡介似乎沒寫錯,但根本是另一個故事的重點摘要才對。

  我曾經看過一部DVD,「這個故事從一個英國母親寫給賓拉登的信開始說,她才在倫敦的恐怖攻擊中失去了她的丈夫及家人」。若讓我們想像這個故事,他可能有個昏黃的溫情的背景,與相應的堅強態度或者控訴眼淚。但其實完全不是如此,這部電影改編自英國小說家Chris Cleave同名的原著小說《Incendiary》。這部小說家的處女作,在當時一鳴驚人的原因,除了彷彿未卜先知般,在寫作時即預言了出版時的倫敦恐怖攻擊事件之外。這部小說裡的人性視角,不同反響:這個女主角本身是個對看似美滿生活感到虛無,私生活錯亂的不忠妻子,故事裡最沈重的掙扎與反擊,不是英雄主義地對著那些所謂的恐怖組織,而是自己。

  這是Chris Cleave的第四本小說《Little Bee》,也是他當前最好最洗練的小說,他同樣用了一個有趣的方法,說了一個奇怪的故事;根據出版社編輯嚴肅的考慮,這本書的內容不該被透漏太多,所以內容簡介只能這麼多:

  這是一個真的很特別的故事,所以我們不想先爆雷。
  不過,關於你應該知道的事情,且讓我們這麼說:
  這是一個超級有趣的故事,但在非洲海邊的那個場景非常嚇人。
  故事在那裡開始,但這本書並不從那裡開始。
  而那之後發生的後續,才是最重要的。

  但如果你信任這篇文章,已經優先考慮了百分之百的閱讀樂趣。或許你可以繼續往下讀,讓我們多透漏一些些內容,因為這個故事讀起來,一定不會只是如此:書名「Little Bee」,指的是書中的兩個女主角之一,一個悲慘的奈及利亞女孩;另外一個女主角是英國知識份子背景的白人母親;Chris Cleave光是用這兩個第一人稱的敘事,就建立了全然不同的兩個奇特女子。偶而出現的第三人稱是那麼謹慎精確,但並不中性;一方面讓這兩個女聲顯得充滿力量,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敘事者說法之外的厚度。

  這麼說來,我們就說這是一部「兩個不同文化與年紀的女性相互拯救,閱讀之後,會觸動到人性之中某些深層的部份。」嘛? 似乎是,但我想讀完書之後對這句話的體會,與閱讀前對這句話的認識一定會大不相同。

  尤其如果你是這樣的讀者:

  相信有些好小說,提供了有趣的故事,但除了閱讀過程的趣味旅程之外,最後能引領你到一個不同境地看見不同的事物。
  相信有些好小說,能用敘事的幽默與生命中的沈重作周旋與調和,並且在這樣的走鋼索過程裡,姿勢依舊輕巧。
  相信有些好小說裡的「關於人性」,並非只供我們在閱讀過程裡受感動流眼淚,提供著所謂悲劇的「淨化」功能。

  如果你是這樣的小說讀者,這本書提供給你的閱讀樂趣,會是近年少有的閱讀體驗;會讓你對故事給你的震撼,與說故事方式帶給你的驚喜,充滿著分享給其他人的衝動。到時也請記得完整保留這故事的魔法,讓朋友也能自己在閱讀裡享受。

  若還想更進一步瞭解這本小說,可以參考作者官網(也有第一章試閱,但別忘了「書的開頭,並不是故事的開頭。」),除了這本書大量的選書與文學獎入圍名銜之外,還是有小心地提供了些外圍的相關訊息,我想那是因為讀過的人都會清楚的知道,這一本書,親身一讀,才知道這奇怪的故事裡,那些幽默的筆調與殘酷的境遇之間的輕重對比,那些讀畢之後的顫動,比多數的小說,都更加貼近我們日常裡的版本。

  那個如果必須用一兩句話說,就彷彿枯燥的正面教條或座右銘一般枯燥,但其實在我們黯淡了的選擇與糾纏不清的是非之下,它仍充滿魔力閃閃發光的版本。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73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