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恭喜你!在這個古怪動物園裡,沒有一隻你能叫得出名字的動物。

  • 字級

文/幾存

「咦,這隻是什麼動物啊?」

這大概是每位讀者翻開本書都會有的反應。有趣的是,在《謝爾叔叔的古怪動物園》裡,這個問題永遠找不到標準的答案。是的,因為《謝爾叔叔的古怪動物園》並不是一本動物圖鑑,所以你也休想輕易叫出這些動物的名字。

謝爾.希爾弗斯坦在台灣最為讀者熟悉的作品是《失落的一角》,其實,他的身分除了繪本作家之外,也是個創作型歌手,他在1965年發行的唱片《我棒到不需要吹捧自己》的內文宣傳的訪談裡,有幾段有趣的問答:

問題:你為什麼留鬍子?
謝爾:我沒有留鬍子呀,是光線的關係;是他們在變有趣的把戲。
問題:你對於自己是個浪跡天涯的通俗歌者,卻同時是童書作家的形象有何感想?
謝爾:我沒想過我的形象
問題:你剃光頭是想要與眾不同,在這個流行長髮的時代反其道而行?
謝爾:我不評論我的頭。

就是這一段如此風趣幽默的對談、就是這位如此迷人的作家打造了這個獨一無二、令人驚艷的動物園。在發行唱片的前一年,他出版了第一本全彩詩集:《謝爾叔叔的古怪動物園》這本45年前出版的作品,在今天看來,仍是如此的新鮮、有趣、讓人忍不住發出讚嘆。

藉這個機會,我要介紹這個動物園裡的幾隻傢伙登場。首先,這位是葛皮,他有二十八噸重,他想要你搔癢他的肚皮;這位則是從飲酒植物的菁長出來的醺酣潘特,謝爾在詩裡寫道:「你絕對忘不了他自我陶醉的模樣」

讓我們再來看看這首詩:「有誰會說葛斯迪語?/你知道要怎麼說『再見』嗎?/因為我希望葛斯迪下星期四離開,但是我只會說葛斯迪語的『嗨』!」這個苦惱的問號、這段令人莞爾的文字,就是希望能請這隻葛斯迪離開。

而關於獛羅詩,謝爾寫著:「在那片矮樹叢住著一隻獛羅詩,牠以吃詩人維生/還好我知道牠的習性,而牠不知道我的底細。」(想知道獛羅詩長什麼模樣嗎?來看看這本書吧!)

謝爾徹底顛覆了我們所認識的動物的刻版印象;甚至,有些傢伙的登場讓我們完全摸不著
頭緒這可能會是一隻什麼樣的動物,也根本不知道打哪兒去找可對照的刻版印象。

而「每一隻動物都叫不出名字」的這個過程、每一個令人愉悅的顛覆,正是閱讀本書樂趣的所在。我還不太瞭解牠們的習性,也還記不得這些傢伙的名字,但是認識了牠們真是令人開心的一件事!

「恭喜你!在這個古怪動物園裡,沒有一隻你能叫得出名字的動物。」我彷彿在每一個翻頁中聽見謝爾俏皮地這麼對我說…….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使女的故事》與《證詞》聆聽未來「倖存者的獨白」

「無法否認,女權總是與民主一起殞落的。每一次對暴政的忍讓、每一次對於自由、平等、人權的輕忽,隨時會將所有生命──絕不只是在歷史中被壓抑湮沒的女性──推落萬劫不復處境。……」

166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