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原來我在沙漠裡。

  • 字級

文/阿虎  

每次只要看到以大學死黨為主題的故事,總不由自主地聯想到恩田陸《黑與褐的幻想》,所以,手裡拿著尚未開啟的《沙漠》,我以為又是一本回憶在學生涯、放蕩不羈的青春、開釋舊時誤解的小說,對閱讀爽度的期待,並沒有太高。

原來是我誤會了。

《黑與褐的幻想》令人著迷,因為故事深刻地描述著四名大學時期的死黨,畢業十餘年之後,以同遊Y島的方式再聚首。四天的旅程裡,恩田陸分別以四個人的語言訴說纏繞四個人一生的糾結。看似混亂的線路,源起於學生時代的不坦白,所以,他們刻意踏進陰鬱的森林,以走入黑暗的方式,為彼此找尋陽光。後來,事情看似解決了;後來,誤會似乎冰釋了。藉著作者的文字,我回到過去,重新看一次自己的選擇,不是審查,無關反省,只是想讓自己感覺生命的燦爛才正要開始。不同於《黑與褐的幻想》從現在回到過去,《沙漠》將線路直接安置在事發當初,以參與者的角度,和故事裡的五個人創造未來的回憶,或是,創造未來的誤會?

大學生涯開始之初,班上同學舉辦了一次聚會,西山島、鳥井、東堂、南、北村就在這次活動中相互認識,四年的生活,幾乎與彼此劃上等號。與一般大學生沒什麼不同的,是在這四年當中,他們以麻將聯絡感情,用音樂瞭解對方,保齡球是生活必需品,向美女搭訕是活力的泉源,只是,他們因為好奇心驅使,參與了報章雜誌大肆報導的路煞案與闖空門竊盜案,更留下無法抹滅的傷口,但這道印記卻也敲醒五個人,友誼不只有快樂,還隱含著淺嚐彼此的辛酸。《沙漠》的故事並非反省,而是體驗、是發掘,藉著發生在周遭的事情,我們慢慢地、慢慢地看到對方埋藏在心裡的故事,慢慢地、慢慢地被對方不著痕跡的光茫與才華震懾。

原來我在沙漠裡。

記得故事一開始,突然中途跑到班級聚會的西山島拿起麥克風,啦哩啦雜地講了一堆,並沒有什麼人認真在聽,因為,大學生活才要開始,這樣言辭咄咄的演講辭只令人反感,別人不斷開他玩笑、故意打岔干擾他,西山島卻不以為意地下結論:「只要我們有那個意思,要讓沙漠下雪也是輕而易舉。」

校園是沙漠裡的綠洲,西山島五人,就站在綠洲城堡上的看台,觀察沙漠社會的變幻莫測,然而,他們只能觀看。綠洲之於外面的沙漠,總有層深厚的疏離感,他們只能想像走入沙漠的感覺,從未曾親身經歷。直到有一天,從沙漠吹來一陣沙塵暴,當所有人閉上眼睛躲開風沙時,他們卻張開雙眼,用綠洲的單純對抗沙漠的複雜。所以,當鳥井被設陷阱在保齡球館和牛郎對戰時,單純的鳥井,永遠無法贏技高一籌的牛郎禮一,他只能接受禮一的挑釁,睹金不斷升高,然而,西山島、東堂、南、北村最後以學生的方式擊潰由沙漠之地入侵的困獸。或是,當他們發現禮一所屬竊盜集團的聚集地時,也以自己的方式為朋友復仇。

也是因為西山島的這一段演說,我才知道,當時我也在沙漠裡的綠洲,好幾年前的大學生涯,並不是海市蜃樓。只是我現在仍待在沙漠裡,早已把乾涸的滋味當成氧氣,沒有沙漠,如何生存?但西山島「讓沙漠下雪」的結論,並不是誑語,他確確實實地以自己的方式實踐承諾,以白雪滋養燥熱的沙漠。沙漠是會下雪,即使所需不多,沙漠仍需水份滋養,綠意才有重生的可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53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