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一幅即將被反將一軍的陰險人生地圖,正在展開。

  • 字級

文/大灑

體育日連續假期的前一天,坐在辦公室的齋藤真理,突然接到一通川北留次的電話。他在電話裡吞吞吐吐地說出自己因為與太太初子起爭執,在高山的度假別墅誤殺她,並請求真理協助湮滅證劇,依照他的計劃,假扮成初子,自行開車前往高山,同時形成初子尚在人間、川北留次不在場證明的假象。

高山殺人行1/2之女

高山殺人行1/2之女

身為川北情婦的真理,為了完成他的計劃,儘管害怕到連站的力量都快沒了,依然答應川北。於是,她穿上初子的衣服,獨自駕著初子的敞蓬車上路,循著川北在電話中叮嚀的路線,一路開往高山。但是,原本以為只有兩個人知道的計謀,真理卻一路遇到阻礙,或是車子風扇皮帶故障,或是雨刷上挾帶威脅字條,或是路旁噴漆惡作劇文字,或是不時受到他人異樣眼神的關注,甚至被莫名的人擊昏,昏睡醒來,竟不知何月何日。

不平靜的旅程,讓身為共犯的真理幾乎身心俱疲。而後,更在犯罪之路即將到達終點前,遇上月黑風高、雨勢驚人的颱風天,體力已達極限、進退維谷的她卻在路上看到一張充滿怨念的臉孔,那是川北初子,她化為鬼魂,識破川北留次的陰謀,來找她復仇了。情緒幾乎崩潰的真理,只能閉上雙眼,邊哭邊重複說:「對不起!對不起!」之後,便昏厥了。過了好一會兒,她終於醒來,自己仍隻身處於漆黑的路上,她已經無法分辨剛才看到的初子,是真實或是想像,不得已只好入宿行經的帝國大飯店,原本只想好好休息,整頓情緒,重新回想這次計劃是否還有任何閃失,卻在飯店房間裡遭到攻擊,兇手先用手掐她脖子,而後以毒藥將她昏迷。

到底是誰一路上跟隨著她?這次的陰謀,不是應該只有她與川北知情嗎?但往高山的路上,真理卻隨時面臨計劃被破壞、甚至生命受到威脅的危機。等到她在最後一刻到達終點時,卻也揭開了更令她震驚、心碎的案外案。對齋藤真理而言,這是一趟不斷後悔的旅程,獨自駛向高山的路上,她必須不斷說服自己,讓自己情緒安定,更得為朝支離破碎發展的事件尋求出路。對讀者而言,卻是一次情緒持續緊繃的閱讀經驗,我也想知道是誰一路跟隨、也想知道真理還會遇上什麼弔詭的事件。充滿顛簸的路上,真理也開始質疑,自己是否愛川北愛到足夠為他掩飾罪行,殺機重重的路途,似乎預告了想要光明正大地成為川北夫人只是南柯一夢。

即使在《高山殺人行1/2之女》裡沒有我最喜歡的吉敷竹史,閱讀島田莊司的小說仍是一場精彩的饗宴,在他筆下永遠沒有既定的公式與老套的情節,不一定要有浮踵的屍體、焦頭爛額的刑警、一連串的死亡,推理小說才可以精彩,才可以充滿離奇,他彷彿是個劇情發明家,在現有的世界裡,即使拿到的是人人垂手可得的素材,卻能再創造出有別於傳統的反轉故事。就像《高山殺人行1/2之女》裡的齋藤真理,原本只是一位平凡的上班族,介入有婦之夫的感情世界裡,也一直以為自己與川北留次盤算著的是同一步棋,卻意外走入第三者所設的陷阱裡,然而,也因為走入陷阱,扭轉了齋藤真理的視野,終究獲得讓自己更意外的人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187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