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開心、天真,而且無情:這孩子,你從未真正認識。

  • 字級

文/達利

閉起眼睛,讓這個關鍵字閃進腦中──「彼得潘」。

現在,你想到什麼?

永不長大的男孩、歡樂的冒險、鉤子手海盜船長、發光的小精靈...

然後呢?

有些書在我們翻開閱讀之前就已經有了刻板印象──而且在很多時候,這種刻板印象會強到讓我們自以為已經讀過這本書了。

彼得潘

彼得潘

這種例子隨隨便便就可以舉出十幾個,像《三國演義》、《封神榜》、《西遊記》... 這類因為大量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動畫漫畫、刪節版本小說,甚至電動遊戲的古典作品幾乎都在此列,而這回想同大家聊聊的《彼得潘》,也是如此:我們想到的,大多都是簡化版的故事或者迪士尼動畫的形象,但《彼得潘》到底在說什麼?其實我們並不清楚;而實際讀完《彼得潘》之後,達利才發現: 《彼得潘 》並不只是一個打打鬧鬧的歡樂故事而已。

被巴利以半體諒半嘲諷方式描述的溫蒂一家出場,揭開故事的序幕,巴利展現一種近乎狡猾的說書人風格,某些句子甜美得令人迷惑,某些敘述則帶著明顯的惡意嘲弄。接著,弄丟影子的主角彼得潘出場,充滿精力但自以為是、心地善良但不大負責,不同於單純只有「勇敢、天真」等好孩子特質的改編形象, 彼得潘在原來的故事裡無論好壞地表現了所有孩子們所擁有的特質,有的是純潔的美好,有的是無知的邪惡。

故事裡的頭號歹角──海盜船長虎克,因為戴著手錶的那隻手被鱷魚給吃了,所以只要一聽到滴答聲響起,就知道是食髓知味的鱷魚追隨而來,馬上會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這種畫面讓虎克船長在卡通版本中表現得像個丑角,但在原版當中,這個城府深沉、個性陰鬱、代表成年人菁英份子的形象,在聽見滴答聲而驚慌失措時,不免就讓我們對自己成天被「時間」所制約的現實生活方式,生出了一模一樣的張皇。

《彼得潘》原是劇作家巴利在 1904 年創作的一齣舞臺劇,內容源自他的童年幻想及與友人孩子們玩耍時創造的冒險內容,原名《Peter Pan and Wendy》的改編小說版本則在 1911 年出版。巴利後來將《彼得潘》的相關版權捐給大歐蒙街兒童醫院,該院在 2004 年時,邀集世界各地的作家競逐創作續集的殊榮。寫過《謊話連篇》的潔若汀.麥考琳接下這項特殊的任務,寫出了續集《紅衣彼得潘》。

已經長大成人的角色們,決定重新變成孩子、飛回永無島,但甫一登陸,他們才發現一切都已經不同了... 雖是事隔一世紀、由不同作者創作的故事,但麥考琳的《紅衣彼得潘》完全抓住了巴利的敘事魅力,並且接續在原版《彼得潘》的故事之後,再讓已經回到現實世界、被溫蒂父母收養的孤兒們再次回到永無島(Neverland)。與原版迥異的是,在新世紀當中,麥考琳的故事依舊有精采的冒險故事,但暗藏了更多對於孩子/成人之間的對立與轉變過程、更多關於性別地位的趣味辯證及調整,也替巴利解答及補強了許多原版未曾言明的背景情節;更有趣的是,《紅衣彼得潘》當中的所有設定,幾乎都源自於原版的《彼得潘》故事,麥考琳不著痕跡地將新故事架構在原有的基礎上,讀起來其實一氣呵成,十分暢快!

請忘掉迪士尼的畫面、好萊塢的電影,真正地閱讀《 彼得潘》及《紅衣彼得潘》吧。它們自然可以視為甜蜜的童書,但卻也是充滿暗喻的狡獪故事。

是的,真正的彼得潘開心、天真,而且無情。而且,你從未真正認識。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3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