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在現實的這一邊鑿些洞,讓想像從另一邊擠過來!

  • 字級

文/達利

閱讀貝瑞‧約克魯的作品一向是種娛樂。

是的,達利必須坦白(而且帶著一點點慚愧)地承認,讀貝瑞‧約克魯的極短篇,絕大部份的反應都是「哇!」「嚇!」或「哈哈哈!」,什麼藝術價值啦文字功力啦,一開始壓根兒沒想過;約克魯的作品帶著一種極辛辣直接的刺激,二話不說地就在閱讀的當口撞將過來,除了最即時的反應之外,根本來不及再去分析什麼。

當然,這並不代表約克魯的作品只重口味沒有內容:約克魯前幾年已經在台灣出版了三本極短篇──分別是《跳飛機的男人》、《戴爸爸的頭》及《性的哀愁》,在這三本輯子裡,約克魯為讀者展示了另一種規則之外的極短篇:他不一定在故事的最後提供讀者驚奇結局,而更有可能在故事的一開始,便靈巧地將讀者的目光轉了彎,彷彿現實世界不知幾時多了扇窗,透過這個窗洞望出去,另一邊是個充滿荒誕、怪異、幽默及惡搞的世界。

沒錯,貝瑞‧約克魯的極短篇就像個尖銳的錐子,總以一種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砸開咱們習以為常的現實之牆,露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正好可以滿足我們窺探的欲望,而因無法親身實地地脫離現實,所以可以再放肆想像力替這些極短的故事加枝添葉。坐過站的女孩到底在什麼地方下車?好學的大象到底有沒有做弊?應該如何對付自以為是什麼都經歷過的老爸?自己想像出來的朋友,說不定其實很討厭自己?

好吧,這些故事大多帶著點兒黑色的幽默,畢竟,約克魯新書書名,就叫做《壞心眼》;不過在故事當中放縱咱們平時被禁錮的惡意,不正是一種理直氣壯的閱讀行為嗎?咱們要做的,其實是理所當然地看約克魯如何舞弄創意、如何破壞現實,以及如何利用文字,迅速而爽快地進行一些小小地顛覆。

在現實的這一邊乒乒乓乓地鑿些洞,讓想像從另一邊咕嚕咕嚕地擠過來;翻開書,然後睜大咱們的《壞心眼》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252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