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拿著噴漆的恐怖份子,主張「讓世界變得更好看!」

  • 字級

文/達利

1992 年,一群法國童軍在法國南部的山洞內,聽從團長們的指示清除洞壁上的塗鴉;童軍們盡責地完成了任務,將塗鴉刮除得乾乾淨淨,但事後才發現,那不但是已有一萬至一萬五千年歷史的史前壁畫,還是當地僅存的史前古蹟。這群童軍因而獲頒 1992 年的搞笑諾貝爾獎考古學獎,相關報導,可以在《搞笑諾貝爾獎》一書當中查到。

那些自詡為景觀維護者的童軍團長們,可能沒有想到一件事:塗鴉,其實是最古老的藝術型式。

同樣在 1992 年間,隔著英吉利海峽,一名英國青年開始了自己的塗鴉生涯;他先是使用常見的徒手噴漆方式,但某回想在火車上噴寫「又誤點了」時,兩名交通警察出現,他連滾帶爬地鑽進垃圾車底,一面默默讓引擎的漏油滴滿全身,一面注意鐵軌上警察的動靜。那時,他得到一個領悟:「我必須把塗鴉的時間減半,要不就乾脆放棄」。就這樣,他想出了使用模板塗鴉的方法──先製作好鏤空的模板、噴漆之後再加以必要的輔助線條,就可以快速地完成一幅塗鴉──這個方式在塗鴉客當中掀起革命,這名青年也跟著名氣大噪。

「banksy」,他在塗鴉時如此稱呼自己。

banksy 之所以受人矚目,並不光是因為他將模板變成塗鴉技法,而是他將塗鴉從幫派份子劃定地界、無聊人士塗畫猥褻字句的印象中拉拔出來,放置到一個完全不同的領域當中。banksy 反體制、反全球化、反資本主義的種種激進主張,藉由自己幽默、嘲諷的塗鴉展現出來:他在橋上畫了一系列逐漸溶滴的切?格瓦拉,顯示革命英雄變成消費圖騰之後,其精神也漸次消逝;他在監視器面對的牆壁上寫下「你在看啥?(WHAT ARE YOU LOOKING AT?)」,大剌剌地質疑無所不在的監視系統;他把示威民眾手中的投擲物換成美麗的花束,表明了愛好和平的態度;他也在比柏林圍牆高三倍的巴勒斯坦隔離牆上,畫出了海闊天空的破口,雖然不能真的打破牆面,卻表達了一種希冀撤除籓籬的渴望。

除了這些宣告意味濃厚的作品,banksy 也有許多令人發出會心一笑的塗鴉:噴畫在牆角的老鼠用鋸子在地上挖了個洞、街邊的垃圾筒裡伸出窺視行人的潛望鏡、光著身子的情夫吊在窗外,連電影《黑色追緝令》中約翰?屈伏塔和山繆?傑克遜掌中的手槍,都在 banksy 的畫中,變成兩根黃澄澄的香蕉。在 banksy 的眼中,無所不在的企業廣告、政令宣導,才是真正破壞景觀的東西,這些政客財團用力將他們的主張朝每個人吼出來,而且還不准大家回嘴;「那好,他們開了戰,我們就選擇牆壁作為反擊的武器。」

除了塗鴉藝術之外,banksy 也製作了立體的街頭雕塑,或者喬裝進入博物館及美術館,將自己惡搞的作品理所當然地擺在真正的展示品旁邊,一起展出。這些作品通常得過幾小時或者幾天,才會被遊客或館方發現,而在這段時間裡觀賞的遊客,都會將它們視為真正的「藝術品」──藝術不該是菁英主義的、只被少數人創作、收藏、推廣以及買賣,這是 banksy 的主張,將自己的作品偷渡到博物館裡,也是認為「牆是發表作品最好的地方」的 banksy 對所謂菁英藝術體制的嘲諷與反動。

「沒有菁英主義,不會自吹自擂,展示在鎮裡最好的牆上,也不會讓人因門票價格而卻步。」這是 banksy 對塗鴉的看法;當然,不是所有塗鴉都賞心悅目(至少那些在風景區遍布的『某某到此一遊』留言和公車椅套上『那個誰愛這個誰』的立可白文字都很討厭),但如果有想法、有技巧,破壞市容的舉動,可能反倒變成增加視覺特色的藝術。

自稱「藝術恐怖份子」的 banksy,真實身份至今仍是個謎;但當他的名氣愈來愈大,把自己的作品偷偷放進大英博物館、結果卻被館方直接宣布收為永久館藏的現在,banksy 可以維持反骨多久?將來又會如何看待自己的創作?實在是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banksy 的創作集《Wall and Piece》在 2005 年出版,中譯本也在今年出版;這是目前唯一一本 banksy 認定的作品集,收錄了許多現在已經被有關當局清除的城市塗鴉照片,以及 banksy 的少數發言。想要一睹 banksy 精采的塗鴉作品及生猛有力的觀點,本書是目前的最佳選擇。

「有些人變成警察,是因為他們想讓世界變成更好的地方。有些人變成破壞狂,是因為他們讓世界變成更好看的地方。」banksy 如是說;翻開《Wall and Piece》,你,覺得如何?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想終止惱人的年節對話嗎?試試看跟對方聊這幾個話題

有一點禁忌、有一點難解、有一點傷痛,有一點不敢面對,可能會聊不下去,但如果話題繼續,你們將重新認識彼此。

271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