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打開一種嶄新的視野,一種新的美學方法,貼近最純粹的藝術心靈……

  • 字級

老實說,我沒有見過史作檉,但是我的確見過賈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

我想一般人應該都跟我有相同的經驗,或者說這可能是少部分的一般人才會有的經驗吧!

這篇短文,我想從賈克梅第開始,然後把史作檉對賈克梅第的思考當作骨幹。當然,對於史老師來說,像我這樣的的小兒科短時間的沉浸是無法真正地貼近這些思想雋語,不過,畢竟如史老師序言中所說:「藝術確實是很難的東西,藝術家往往花去了幾十年乃至終生的時間,才找到或完成了他所要的表達,至於我們要瞭解一個藝術家亦當作如是觀。」我想,要瞭解一位偉大的哲學思想家所寫下的藝術家,也更要當做如是觀。

總之,我的確見過賈克梅第,那影像的的確確是賈克梅第。啊!我忘了說,那是一張照片,但他的確是賈克梅第,那是照片所再現的對象,有著賈克梅第影像的照片,我遵循著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所述,照片上再現的對象是無可置疑的呈現著,我們無法否認這就是賈克梅第。雖然進入了二十一世紀之後,電腦影像處理已經讓這句話打了很大的折扣,不過在那個年代的那個時期的那張照片中,賈克梅第真真切切地存在著,這張照片表現出一種深具情感高度依存下的真實影像。

這就是巴特曾說的「此曾在」,這東西確實曾經在那裡,我能感覺到那聲音切切實實地嚷嚷著。

我與賈克梅第的初次相遇,就在那些我過往所翻閱的攝影大師名作中,當我一看到它時就馬上吸引住我的目光。這一張好像經過安排的,但卻是因為巧合所造成如此奇妙的作品,物件與空間結構的奇妙平衡好似達到了一個超乎平常的境界,照片中的影像,都以一種既真切又模糊的面貌展現出來,彼此之間的動作也正好配合的恰到好處。

偶遇賈克梅第,就是這樣發生了。

史作檉說:「我所愛的是真實,而不一定就是藝術,假如我們站的較遠,可以看到事物的整體,卻無法看清楚細節。反之,假如我們站的較近,就可以看到細節,卻又可能忽略了整體。」因此,「藝術是從人的外在向內而回歸,並尋求一種屬人本身之自體性的解決。」

這段文字真的說得太棒了,讀完之後馬上讓我飄飄然,雖然我與賈克梅第的偶遇是如此的偶然,但在這些文字圖像的交互影響下,我所感受到的竟是許多偉大心靈間相互交流的情感,這些種種都在說明著我們無法真正了解的藝術心靈,而且這些藝術心靈所製作而成的藝術作品,也誠然地持續撞擊著所有觀者的內心。

當時我所看到的這張照片是攝影大師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在1961年所拍攝的照片,布列松運用他「決定性瞬間」的攝影概念,抓拍出這樣一張照片。布列松拍攝時,賈克梅第正在搬運人身雕像,他正走在他的兩件大型塑像之間,恍若是空間中又一具的行動雕像,其中賈克梅第在照片中的行走動作,形似他自身所製作出來的那尊塑像「行走的人」,好像他本身就是一件偉大的作品,而且同樣出現在這張照片中的所有軀體,都是如此地近似。在所有以賈克梅第當作主角的許多照片中,沒有一張能夠像這張照片一般通達到觀看著的內心,通透心靈深處而達到如此的情感張力。

布列松曾說,一個人不管做什麼,眼睛所見和心靈之間一定存有某種關係聯繫著。「閉著的眼睛看見內在,張開的眼睛看外界的世界。」他不屑經過安排的攝影,他認為,攝影者應該精準且迅速的拍下當下的人事時地物。照相是發現世界的結構沉迷在造形裡的純粹喜悅,是揭露在所有這一整片渾沌裡頭有秩序的安然存在,因而攝影是一種表達人類思想的藝術。

就是這樣的湊巧,布列松那時所拍下的照片,恰恰表達著藝術當中很多難以解釋的真理,一種關於美學的貼近方法。誠如史作檉所言,美學或藝術基本上都是屬於方法的還原,即回到人本身,亦即身體之法。賈克梅第的混亂而瘦長的人型雕塑物,是人的形式延伸物,他是一種極端激情與極端冷靜的混合體。從形上美學來看,藝術的技巧或所謂的「方法」,也只不過是「人」(藝術家)這個(身體)的延伸物罷了,這是「人自體」的探討。布列松恰巧用相機捕捉住的,是賈克梅第的身形,也是意形,相機是身體自然延伸的工具,布列松透過相機捕捉照片的過程,同樣也展現屬人本身之自體性的可能。

藝術家在成長的過程中,把握自我,擺脫開一切外在事物之紛擾,因而成就唯一真正屬「人」的自我存在。同時,藝術家常有一種幻想的能力,他們通透一切以狹隘文字規律所籠罩的世界,使人不再是低頭苦思的閱讀者,而成為那將真正自然之眼睛予以徹底開墾的觀看者。藝術教導了人們對事物的多種觀看方式,將如此的感受引入心靈,好的藝術品也可以使我們在其面前有如猛然間醒過來的震撼一般,那是一種強烈的沖激,在你的五感內,藝術強烈地宣示了一種屬人的普遍性。

寫到這裡,我竟啞然失語,藝術即是一種屬人的普遍性之根本,從「觀看」的過程來感受,人人都有藝術之可能,只是人遠離了他真正的自己,他真正的「真實」復歸。史作檉說的好,藝術從未遠人,只是人遠離了他真正的自己。在都市中,我們先失去了我們的眼睛,然後我們失去一切。

在尚未讀到這本書之前,史作檉對我來說,只是文字的形式、符號,而不是一種內容。有人說,他是靈魂的苦索者,是形而上的的真實追索者,但是我在其中看到的,是位具有豐富心靈層次的思想藝術家。這本書內的每字每句,都深刻地鑿刻我的胸中,讀著讀著,我從訝異轉為驚奇,我遺憾於未曾聽過史老師的講座、上過史老師的課,卻欣喜於這些哲思睿語,可以從這些著作中感受良多,從中可以打開另一種親炙藝術心靈的方法、一種嶄新的視野、一種新的美學方法態度。

反倒賈克梅第呢?他有著一個脆弱的身軀,一個漂泊的靈魂,一直以來都擁有著豐沛的形象,不管是他的所有雕塑作品,或是照片中那模糊的身形,賈克梅第就是那件偉大的藝術品,而我望著他全然的身體符號而感受到莫名的張力,他與他的雕塑品走在一起,作品是他,他就是作品,他擁有的是全然的他,雕刻靈魂的賈克梅第。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設計入魂!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設計初始的靈感觸發、設計人生的風格哲思、面對困境的轉念突破、設計產業的觀察與展望,原研哉×聶永真、平野甲賀×葉忠宜、中西直子×紅林、飯田佳樹×設計浪人、方序中×神山久輝,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18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