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用真實銘刻的歷史記憶:順長江,水流殘月。

  • 字級

新秋至,人乍別,順長江,水流殘月。悠悠畫舫東去也。這思量,起頭兒一夜。

在過往的記憶裡,中國近代史是一聲長長的嘆息。數不盡的心酸、流不盡的眼淚,看到的盡是妻離子散的悲哀、國弱家殘的悲歌。但這些我們總認為是過往陳煙,是遙遠不真實、飄邈而空虛,畢竟時空不是現在,距離更是千里。

但是透過章詒和筆下的父親與羅隆基,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知識份子的總總行狀,有人鄙陋敗德,有人貪求富貴,而更多人是為了活著而活著,沒有尊嚴,更別提到理想及崇高的抱負。

誣指、構陷、批鬥、清算,永無止境、鋪天蓋地而來,甚至連家中都有上級指派的眼線,這種生活實在是令人難以想像。在作者細密的記錄,當時經歷的點點滴滴以及諸多事件演變軌跡,詳實明確,猶如戲劇般歷歷在目。縱然人生如戲,但這不是戲,而是真真實實的人生故事。

實在令人難以想像那種今日是朋友、明日變成仇讎、或是明明才剛剛共同發表看法聲明,卻立即改口推翻一切的共識,由同胞摯友,轉瞬之間變成對立,這種人性上的考驗,是最殘酷無情,也最清晰透徹,原來這就是那些人的真實面貌。當這些反覆都變成現實的常態,那麼心灰意冷、明哲保身或許是最佳的生存之道,而這些過往都己經成為歷史的一部份,留待日後後人追憶評論。

人可以為了自己而活,但也有人有遠大的目光與志向。章詒和的父親說到「我們說的太多,我們懂得太多,我們幫得太多,我們受教育太多」這些便是當時有志之士的原罪。堅持自己的理想,想對社會國家貢獻一己之力,但無奈卻是生在動亂的時代。做與不做都成為錯誤,進退失據,雖然這些過往的人們早已不在,但事實是存在著,真相也依然在。就如章女士書中所引「成熟的人可以成為高尚的目標,卑賤地活著」,此句無疑地便是先知者最佳的寫照。然而時移季往、歲月湮遠,這些過往的陳蹟早已隨時光被淡忘,但是春秋筆削仍未停歇,或許留給後人追憶反思的不只是偉岸身影,更是身為知識份子的那身嶔崎磊落的傲然風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