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一本關於「惡女」的故事集:只因為她們是女人

  • 字級

「惡女」遲至近世,依舊是種在使用時,既是種恭維同時也是種歧視的特別姿態;這與許多字眼與概念相同:因為這概念有個對立的對象,也進行著一種抵抗。

這本書《惡女是這樣誕生的》,其實沒有正面對這個題目進行探討,基本上算是以編年排序的故事集錦;從神話時代的潘朵拉,接著呂后、尼祿母親小阿格里皮娜(Julia Vipsania Agrippina),直至二十世紀的賽爾坦?費茲潔羅(Zelda Fitzgerald,《大亨小傳》作者的F. Scott Fitzgerald的太太),前述括號內的原文名稱書中都沒有隨文附刊,這也可以更加說明這是本沒有太多嚴格的歷史方法,而是用已經擇定的切入角度:「惡女何為?」來說這一個個算是有趣故事的書。

不過這已經擇定的切入角度本身,大概也是個閱讀這本書時,可以時時觀察的另一個更有趣的部份;作者在序文中,以一種靦腆謹慎的姿態所寫出的定義非常非常簡單,用這麼簡略的方式不清楚定義或許反而有其意義,我們不妨就書中擇取的故事與主角,來稍微對這定義進行爬梳。

這些「惡女」,首先必須擁有魅力,然後她們或多或少透過這個部份,去展現出她們的慾望,而這些表現與作為,甚至成就的事實都算是違反時代對女性角色設定的框架的。

自然,這些女人們都參與了某種大歷史,所以她們成為代表,也都會在里程碑式的歷史敘事中佔了一個角色。不過,生而為人去展現出慾望,成就好與壞,或者大與小的功業,其實一點也都不新鮮,無論是大敘事或者個人歷史,從同一個角度看,其實也都可以是慾望交織,求真求善求美求生存,或者求勝求富求取自我感覺良好的故事。如果要說是因為性別魅力,比之更多歷史上卑鄙或輝煌的武器,比如斂聚財貨、以力雄人來說,無論是要以原始/基本,或者機巧/繁複等等詞組來形容,這與「女色」也沒辦法有根本上的差異可以分析得出。

這些女人是「惡女」;這些故事成為「惡女」的故事或「惡女史」;這當然還是很有意義。

也許作者不嚴格定義「惡女」,有助於強調他在自序中最想說的一件事:「這些女人雖然被稱作『惡女』,但終究只是時代孕育下的產物。如果換成了別的時代,或是不同的國度,結果又是如何?或許他們就能當個平凡善良的女兒、妻子或母親,安穩度過一生。因此本書重點將擺在徹底分析塑造這些惡女的時代、世紀、國情,以及家庭環境等因素。」

透過這本書裡的故事,可以發現這些不同的「時代、世紀、國情,以及家庭環境」,都貫串著相對於「平凡善良的女兒、妻子或母親,安穩度過一生」的角色價值觀。這段「惡女史」,自然也就是一套對女生框限與害怕,又加上對女性魅力自覺所以敬仰或者賤斥,更多的是犬儒地用玩笑帶過,與政治正確地平鋪直敘有所交代但不深入的姿態。

這本書中所寫到的這些「惡女」的清單,也許原本也就沒有必要求其全備,因為即使是那些以「平凡善良的女兒、妻子或母親,安穩度過一生」的女生們,也都可能在可大可小的範圍,一個或幾個即短暫的時刻裡,擔任過這個角色。透過讀這本書裡為你蒐羅的有趣故事,讀到的是一個一以貫之對女生有額外壓制與由無法控制自己的愛慾而畏懼的文明演化,也以某種作者未必早就準備好的方式確認了自序中所說「希望透過本書對『惡女』的剖析,可以讓讀者看到與教科書上截然不同的世界歷史」。

在這個層面,或許透過這本書裡輕鬆好讀的故事,也真的可以從某個角度瞭解到,原來「『惡女』是這樣誕生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