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熱情,加上很多的機緣,他一個人,主宰了全球葡萄酒市場。

  • 字級

我第一次喝酒喝到吐,是大學的時候,被長輩逼著敬了三杯紅酒。先前口渴喝了兩杯啤酒,再遇上直直灌進的紅酒,沒一會兒就腹中翻騰不已,我搖搖晃晃地走到餐廳外頭透口氣,哇歐?就吐了。慘白著一張臉回到座位,還被長輩取笑說:你真是「有酒膽,沒酒量」。

那幾年,正是台灣開始流行喝紅酒的時代:橡木桶生意好翻天;有點閒錢的家庭,開始學著在家裡擺上幾瓶紅酒裝闊;老闆們喜歡大搖大擺在餐廳點最貴的紅酒,然後划著酒拳大口大口地乾掉……

葡萄酒,本是歐洲少數貴族才能享有的珍稀飲品,隨著全球化的腳步,在世界各個角落開枝散葉,落地生根。我們看多了關於一級酒莊、波爾多、勃根地、薄酒萊的各式介紹,聽多了瑪歌堡、慕桐堡、拉菲特-羅思柴爾德堡一大堆詰屈聱牙的地名,可曾想過:全球葡萄酒產業,是如何運作?如何在少數人的熱情與機緣推動下,成為最具潛力的虛擬投資標的?

《葡萄酒教父羅伯.派克》正是一本以葡萄酒教父羅伯.派克生平為經,以葡萄酒產業近三十年來全球市場變遷為緯,精采闡述這芬芳產業幕後秘辛的有趣書籍。

羅伯.派克何許人也?一九四七年生於美國巴爾的摩,派克是個喝可口可樂長大的標準美國小孩。他從大學時代開始愛上紅酒,只要有錢有閒,便跟女友(後來的老婆)往法國酒鄉跑,一家家叩門,一支支試飲。他實在太愛紅酒了,愛到把銀行的律師工作放在一旁,自行下海操刀撰寫酒評,從一九七七年起獨立出版《葡萄酒代言人》(Wine Advocate),以無比熱情、坦率正直的口吻,輔以淺顯易懂的百分制,向美國大眾介紹他心目中真正好喝又實在的法國葡萄酒。

派克崛起的八零年代,就像我大學時期的台灣:中產階級興起,美國已成長為全球經濟的核心;財富帶來了對品味的追求,及對奢侈品的渴望。高高在上的法國美酒,有其自有一套的分級評鑑制度,高傲、難以理解,重點是,掛著頂級酒莊的酒標,卻不一定每一支都真正好喝。派克像蝙蝠俠一樣,以捍衛葡萄酒的正義英雄自居,標榜絕不接受廠商款待,每支推薦的酒都保證真正試飲過。充滿熱情的文字迅速擄獲美國大眾的心,很快地,派克成為美國葡萄酒界最具影響力的葡萄酒撰述,只要他說:「滿分一百!」該支紅酒馬上價格上漲至天價,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

講究傳統文化、重視所謂「風土條件」的法國酒商,自然對派克又愛又恨。有多少二級酒莊在派克的大力讚賞下,賣到全球缺貨,擺脫瀕臨破產的邊緣;就有多少頂級酒莊在派克直率的批評下,該年份產品全數滯銷,損失慘重。最讓法國人受不了的就是派克的百分制,具有優美文化,典雅細緻的葡萄酒怎麼可以淪為斤斤計較一分兩分的庸俗之物!然而,隨著派克的影響力越出美國疆界,進而撼動全世界,葡萄酒的王國中,誰是一言九鼎的決定性人物,早已是不可撼動的事實。

於是,派克身為全球影響力最大的葡萄酒評家,其最大爭議點便如焉出現:是否,派克一人的品味,便應當是全球的品味?派克偏愛酒體濃郁、果香豐厚的紅酒,是否,不是這樣的,便不值一提,甚至不用再生產了?或者,如果全球的酒廠,皆以派克的品味為標準,想方設法,「製造」出派克會評出高分的產品,那,葡萄酒還是葡萄酒嗎?更惡質一點的,當派克如帝王般炫風降臨酒鄉以飛快速度一支支試飲時,如果酒廠拿出比較好的桶邊酒供派克飲下以獲得高分呢?這些爭議從派克出道時便隱隱浮現,隨後越演越烈,以官司、筆戰、網路佈告欄論戰各種不同的形式發生,至今,仍未止歇。

《葡萄酒教父羅伯.派克》是部好看的傳記,你可以看到一個標準的美式成功故事:憑藉著熱情,以及很多的機緣,一介平民搖身一變成為全球葡萄酒品味的制定者。它也是部有趣的產業發展史,帶我們一窺不為人知的葡萄酒業秘辛,了解人與葡萄千百年來的糾葛與經濟演變;同時,提醒著我們:沒有人,可以是永遠的神。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未成年請勿飲酒。※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補班的日子,特別想對自己喊話:「我工作,我沒有不開心。」

補班日特別厭世嗎?此時的你需要被激勵、同理、跟別人比慘,各種需求我們都能給你。

108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