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長不大的爸爸】湖南蟲:長不大是珍貴的品格,能換取大量寬容

  • 字級


每個爸爸都藏著「長不大」的特質,但並不純然意味著赤子之心,而是屬於一個「非爸爸」身分的男人本質。事實上,男人常常在沒有心理準備狀況下就作了爸爸,由王小棣監製、王明台導演的《長不大的爸爸》包含了女性對父親角色的埋怨與心疼,埋怨的是還不懂得如何負責任的大男孩,心疼的則是在社會成規下,那個純真、熱心誠實,卻不夠社會化的親愛家人。


 文╱湖南蟲(作家)

事情像灰塵般積起來的半夜,我用網路點開《長不大的爸爸》第一集完整搶先看。手寫字極美的導演王明台,導的戲也像他的字,帶著自在恣意的個性。開場的醫學院場景,讓人想起他自己也擔任演員的公視經典戲劇《大醫院小醫師》,用層層生活包裹核心主題,於是在解剖狗大體老師的場景外,還穿插著一現身就讓人嘴角不爭氣上揚的賀一航和「水腳A」陳竹昇,兩人極肉食地談論著油湯美饌的畫面(非洲人也吃穿山甲?),又荒謬又戲謔,讓人默默按下全螢幕鍵,把什麼事都拋諸腦後了。

任性地視而不見世事規範,講話流裡流氣自以為好笑(好啦有時是真的很好笑),我想賀一航扮演的角色,才是這戲裡第一個「長不大的爸爸」吧?

賀一航演出又荒謬又戲謔的爸爸(圖/公視提供)賀一航演出又荒謬又戲謔的爸爸(圖/公視提供)


其實長不大也沒什麼不好,尤其生存在一個接近無上限鼓勵「童心」的時代,長不大簡直是珍貴的品格,能換取大量寬容。但現實豈是這樣容易討價還價?現實是許多迂迴和髮夾彎總合的路徑,十分為難「很man的橫衝直撞style」,逼著人學會高超的「頭文字D」飄移術,學不會的話,只能乖乖聽話開慢車。

其實,我自己的爸爸,就是個長不大的爸爸。聽說從我不復記憶的小時候開始,他就是標準的「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幾次讓奶奶到處求神問卜,神明說往西北方去了,我們就往西北方去找。長大後聽到這些描述,感覺自己彷彿是在鄉野傳奇的沃土裡一點一滴被捏大的,到底所謂的「往西北方去找」,是怎麼個找法呢?有靈的神明能不能指路指得明確些啊?

後來,他去了任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失去了補交青春期作業的機會。他就是學不會開慢車的那種人。

我的第二個父親,則是另一種形式的長不大。處世圓融,懂得減速慢行,但偶爾燒夷彈般燎原的童心,還是令人哭笑不得。就像劇中張書豪飾演的獸醫系男孩,生著一副走進可愛動物區可能會就地融化的心腸,我的繼父也曾在未與任何人商量的情況下,無預警帶回流浪狗和夜市販賣的兔子。

「牠就坐上我的摩托車腳踏板不下去啊!」一句話就讓母親忙著打理狗事近一年,直至找到願意收容的人家。「我以為你們會喜歡啊。」這句話則是伴隨著兔子出現,難道帶兔子回來前沒想到牠照顧不好很容易拉肚子、很容易使人崩潰嗎!

張書豪在劇中將發現長不大的另一面(圖/公視提供)在劇中將發現張書豪長不大的另一面(圖/公視提供)


儘管牢騷如此多,「長不大」還是很討喜的吧?究竟那過分的寬容從何而來,看著這劇,我好像多少明白了。那是一種偶爾被審判為「逾期不歸」的「過期不壞」,身為允許時間為身心著衣的人,看著逃過光陰怪手而維持著赤裸狀態的人,難免又好氣又好笑,油然升起類似母愛的情感,成為讓他們變本加厲的共犯。

當然,這些話從我媽的角度來講,可能又是另一番風景。畢竟我也算長不大的人吧,所以更願意負起為「長不大」開脫的責任,但若詳加追究,說服力根本薄弱得掩不住任何真相。

我們是否會因父親的長不大,而去寬容作為呢?(圖/公視提供)我們是否會因父親的長不大,而失去寬容作為呢?(圖/公視提供)


每一個「長不大」的男人背後,都有另一個人存在。不曉得我媽看《長不大的爸爸》,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也許只會叫我先去整理房間,把該處理的事都處理好,不要再熬夜了。

但熬夜看《長不大的爸爸》,仍是必須的。青春期長大的作業,我改天再寫吧。

延伸閱讀
1.【長不大的爸爸】王小棣:長不大本來是快樂的
2.【長不大的爸爸】豔花:難道一直長不大的人其實是我嗎?
3.【長不大的爸爸】莊慧秋:長不大的爸爸,以及被迫長大的媽媽和孩子
4.【長不大的爸爸】詹傑:走進大世界戲院裡的父親
5.【長不大的爸爸】瞿欣怡:弟弟是什麼時候長大的?
6.【長不大的爸爸】周家睿:我必須在「爸爸」與「非爸爸」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沒有辦法不再跟爸媽吵架?

因為一場選舉,破壞了你與父母的關係?要怎麼跟立場不同的家人共處、長久的溝通障礙怎麼清除?五篇文章助你開啟思考。

1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