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專訪《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作者尤塔‧鮑爾:沒有一個議題對小孩來說是太過沉重的

  • 字級

 

Q7. 妳自寫自畫的作品多偏好小開本尺寸,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幸福藏在你身邊

幸福藏在你身邊

尤塔.鮑爾:我有個朋友是印刷廠老闆,每次印刷不同尺寸的書時,都會剩下一些紙邊,他就給孩子當畫紙,然後一起印刷。我知道了之後,請他下次也告訴我,我也要做本小書。有一天,突然接到他的來電,正好有一批剩紙,三天後要開始印刷。第一天,我當然沒有想到任何idea,第二天,我在收音機的廣播裡聽到記者問一個女礦工,如果有錢,她想做什麼,女礦工回答,她要去堆乾稻草、為孩子煮晚餐;如果有時間,她想做什麼,女礦工的答案還是一樣。於是,我就在一夜之間完成了《幸福藏在你身邊》Selma)的故事。本來想要把它當作聖誕禮物送給認識的出版社和朋友們,結果出版社的朋友說:「我們來做成書吧!」但他建議尺寸要變大、要變成彩色……最後,我們決定大致都維持原先創作的版本,連尺寸大小都不變,只是加上一點底色。

後來,這本書竟然大賣40萬本!出版社也覺得很意外,這種小開本的書放在書店收銀機旁邊,會讓人順手就買。把小開本繪本變成禮物書就是這樣意外產生的,絕非剛開始就深思熟慮的行銷高招。我知道,後來有許多人都模仿這種作法。

《幸福是什麼?》原書手稿(上)與出版成品《幸福藏在你身邊》原書手稿(上)與出版成品。(提供/親子天下)


很多書的產生,其實都是意外。《幸福藏在你身邊》的題材就是我「聽」到的,故事滿街都是,等著你去蒐集,你只需要隨時打開注意力的天線。

國際安徒生大獎2:檸檬派對

國際安徒生大獎2:檸檬派對

又例如我的一本新書《檸檬派對》Limonade),尺寸只有10 × 10 cm的正方開本。這是Carlsen出版社「pixi」系列的獨家專利,去年聖誕節前12月先出版小開本,預備只賣一年,以後就只出一般尺寸的開本。之所以會有這本書,當初只是不想再寄傳統的聖誕卡片了,想為出版社的朋友們做個特別的禮物,也許大家會喜歡收藏。於是,我想到這個故事:死神來參加生日派對!我們每年不是都愈來愈靠近它嗎?拉丁文有句話:思考死亡,人生就愈自由。我們知道生命是有限的,就會注重生命的品質。


死神也來參加生日派對。(圖/ 《檸檬派對》內頁。 )


Q8. 妳如何用孩子能夠接受的方式去創作黑暗、沉重的議題?妳認爲好的童書的價值何在?

尤塔鮑爾:我當然有意識到想講的議題是沉重的,但我認為,沒有一個故事對孩子來說是太沉重的。我相信在人類歷史中,孩子對所謂沉重的議題也有能夠接觸的起點,生活在戰爭中的小孩每天都要面對死亡。大人世界發生的一切,孩子都懂啊,把孩子放在一個美好的假象裡、跟成人的真實世界平行,以為這是在保護他們,我覺得是錯誤的。因為大人的責任正是要幫助孩子去面對所有可能的問題,可以討論、可以思考,因為孩子最終都會感覺到大人世界的種種。讓孩子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反而比壓抑好,壓抑太多會出問題的。

所以,我完全不會去想哪些議題是不能給孩子看的,只是我必須用孩子能懂的語言和他們溝通。當然,沉重是難題,但是可以克服。例如《檸檬派對》,女孩邀請很多好朋友參加她的生日派對,玩得正開心,有人來敲門,門一打開原來是死神,大家都很害怕,但其實死神也很害羞,他只是也想參加派對,孩子沒有大人對死亡的那些背景知識,他們把他看成一個「好像有點危險」的角色,想跟大家一起玩,這就是小孩看到的故事。孩子會用自己想要的方式來理解、接受這樣的故事。 

Q9. 創作時,妳會特別設想,是要畫給小孩看的童書,或是畫給大人看的嗎?

尤塔鮑爾:不會,《幸福藏在你身邊》其實是給大人看的故事,《顏色女王大考驗》Die Koenigen der Farben)也不是特別為小孩設定的童書,只是小孩也看得懂。像我自己很喜歡的一些好書,小孩可以看,大人也喜歡看。過去的童話也是老少咸宜,我覺得好故事本身沒有設限,而是看你自己接受的程度。

顏色女王大考驗

顏色女王大考驗


Q10. 妳曾說,作者將自己的好書(文字)交給插畫家,有點像把小孩交給別人照顧,是一個冒險,妳常年和重量級德文童書作家合作,妳的心情和態度有哪些轉變?妳比較喜歡當插畫家,還是當作者?

尤塔鮑爾: 很難說,但我倒是愈來愈不能替陌生的故事畫插畫了。過去我和很多著名的青少年文學作家合作,合作好幾集的《七月男孩尤里》(Juli)系列,我沒有繼續畫下去,我真的對那位作者感到很抱歉,但我不想再守在自己的舒適圈裡,自己創作文字和圖畫比較好玩,那是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我愈來愈想畫自己的故事,也愈來愈敢去畫自己的故事了。

我時常被作者指定擔任他們書的插畫者,做為一個插畫家,我也會和作者討論,因為作者是國王,如果他想像中的主角要胖一點,我也會依照作者的想法修改。我覺得對作者而言,尋找插畫家是一個冒險,因為你自己有個想法卻畫不出來,找來的這位插畫家能否把你的想法執行出來?或者成果你喜不喜歡?剛開始真的沒人知道。我會很緊張沒有畫好,把故事搞砸了,心理壓力真的比較大。

不過,世界上真的有很多奇妙的巧合。《老鼠艾瑪》是我從朋友那聽到的故事,這位朋友的女兒有一個老鼠玩偶,結果我畫出來的老鼠,正好和那個玩偶長得一模一樣。

尤塔‧鮑爾(Jutta Bauer)童心未泯,常常與狐狸布偶,以及自己按照《老鼠艾瑪》縫製的艾瑪布偶玩。尤塔.鮑爾童心未泯,常常與狐狸布偶,以及自己按照《老鼠艾瑪》縫製的艾瑪布偶玩。(提供/親子天下)


Q11. 妳常舉辦給孩子的故事創作工作坊,為什麼?妳如何引導孩子?

尤塔.鮑爾:我認為講晚安故事給孩子聽,是很普通的,但現在很多父母不講故事了。以前父母總會隨興講故事給孩子聽,「從前從前……」就開始了,根本不知道最後會怎樣,這就是故事的起源。但從我們愈來愈常盯著電視、電腦,這樣的能力就逐漸消失了。

我面對的多半是5歲的孩子,我常用和兒子互動的方式跟孩子們做工作坊。我問他們,「我們來編個故事,該怎麼開始?關於什麼?」……剛開始會很混亂,但後來就能找到一個主角,例如狐狸,「狐狸怎麼樣了?」然後我就把孩子們的想法畫出來,一邊跟他們一起討論。這對孩子來說是個很棒的經驗,原來講故事、畫故事一點都不難,只要你敢把想法講出來,就像每個人會唱歌、會跑會跳一樣,每個人都會。

如此就會產生一個跟童話類似的敘事結構,孩子會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一個有時候很暴力的問題,例如壞蛋、敵人這類角色,一定要徹底地「處罰」才行,這對孩子的心理非常重要。然後我會和他們討論,「現在這壞蛋被殺死了,故事要這樣結束嗎?還能不能繼續?」接著又會討論、表決,通常會出現另外的結局。這個允許孩子把內在那種侵略性表達出來的過程,非常非常重要,這是我們天性中的一部分,如果你不讓它表達出來,我不知道生活要如何過下去。

我跟德國哥德學院合作,常到南美洲、阿拉伯國家,當然更多是在德國做這樣孩子的故事工作坊。我發現,世界上的小孩反應都很像,有些比較害羞、有些比較敢講,但整體來說都很類似,孩子就是孩子啊。每個故事都需要一個衝突,就像每個格林童話,或所有故事都一樣,否則就會很無聊。有時候遇到小孩編的故事四平八穩:「來了一隻小鴨,他對媽媽說,早安!鴨媽媽也說早安,小鴨說,天氣好棒呀……」我就必須打斷了。

故事的結構通常都有個「問題」產生,然後你要怎麼解決或面對?孩子們的第一個解決方法通常都是「打下去」,但故事走到一半他們就會發現這樣行不通,會自己想到不該這樣解決問題。透過這種方式,我想讓孩子理解,他們也能講故事,讓他們對自己講故事的能力產生自信。所謂的文學,並不是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東西,而是人做的,講故事也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每位作者都是這樣,把自己的問題藏在故事裡,你們也可以啊。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以為家的味道還很近,但其實已經沒有了──不想忘記的飲食記憶書寫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記憶中的家的味道,在成長過程中習以為常,等到某天才驚覺:那個味道消失就是消失了。在還未完全遺忘之前,他們用記憶與文字重現家的味道。

143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