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書腰的一生充滿縐折】平行空間的幽靈任務

  • 字級


書腰文案:
不在這七週內拯救一百名自殺者,我們就進不了天堂啦!
──高野和明,《幽靈人命救助隊

開槍自盡的黑道老大,服毒自殺的上班族,跳樓身亡的神祕女子,上吊自殺的落榜重考生……

四個人,喔,不對,四「具」幽靈,因為自己結束生命,不符合上天堂的條件,只能在死後奮力爬上懸崖峭壁,在空無一物的山頂徘徊遊蕩。其中最資深的幽靈,甚至被擋在天堂入口處,足足四分之一世紀。

直到一位穿著時髦飛行裝,拉著紅色降落傘來到山頂自稱是天神的傢伙,交給這四個幽靈一項特別任務,只要在49天之內,聯手成功拯救100名自殺者,就可以破例讓他們上天堂。

幽靈人命救助隊

幽靈人命救助隊

天神不光是把他們一腳踹回人間(真的是從雲端跌到東京新宿),還給他們超越人間科技水準的先進配備,包括能夠探測自殺指數的夜視境,可以互相交換情報的無線對講機、顯示救助成功人數的手機、可以朝著目標對象傳達心意激勵喊話的大聲公、以及一套鮮亮橘色的工作制服。幽靈可以自由進入人體之內讀取救助對象的情緒癥結和自殺意圖,但沒辦法瞬間移動也沒有穿牆能力,要奔跑要爬牆還要跳車,會感覺疲累但不需要補充睡眠跟飲食,當他們躺在新宿東口廣場柏油路面喘息時,熙來攘往的人群,即使各有人生難題,或壓抑著自殺意圖,也沒有人察覺他們的存在。

在人人都想死的日本,神一掌推下四位幽靈,要在七週內,創造一百個不可能的閃耀奇蹟!」和幽靈救助隊制服同樣鮮豔的橘色書腰上,編輯寫下這段文案,好像電器量飯店的夏季冷氣宣言一樣,把讀者也一腳踹入小說世界。然而,穿越生死的戲碼,除了小說和戲劇之外,真實人間要有這種事情發生,如果不是觀落陰,那就是見鬼的靈異事件了。

天神借給幽靈的配備雖然先進,卻不能瞬間移動或穿牆,四處奔波救人還要搭電車或趴在高速行駛的貨車頂,這設定不曉得基於什麼用意,但沒人去了天堂或下地獄之後還能回過頭來報告死後的世界到底如何,說不定鬼魂無腳或瞬間移動的傳說也只是虛構而已。

小時候去過一些B級景點,原意是藉由18層地獄的實境體驗來警惕世人不要作惡,但新鮮感降低之後,遊客遠離,18層地獄的設施逐漸荒廢,電動「人偶」開始缺手缺腳甚至斷頭,油鍋裡面開始積水長蚊子,業主破產關園,人工造景的18層地獄也就進入「陰森自然溢出」的狀態……離題了離題了(不過最近聽說某縣市首長又要藉由18層地獄的興建來招攬觀光客,很想拿大聲公對首長喊話,不用花錢蓋18層地獄啦,讀小說比較省錢。

好了,回到幽靈的人命救助任務。四個重返人間執行任務的幽靈因為自殺身亡的年份差距頗大,才剛上吊自殺的重考生必須為離開人間多年的伙伴更新現況,包括蘇聯已經瓦解,昭和年號已經結束,日本陷入泡沫經濟危機……而生於明治44年的黑道老大重返新宿歌舞伎町就急著跑去看脫衣秀,不斷感慨,「以前的日本人比現在老成得多,老人就像老人,社會人士就像社會人士。但我如今看去,每個人都像孩子一樣……

四個幽靈即使在陽世執行任務,卻是與人類無法對話的孤魂野鬼,自殺的重考生幽靈雖然脫隊跟著父母出門去找靈媒,就算自己站在靈媒旁邊,目睹靈媒胡說八道也無力抗議。

幽靈並非無所不能,有技術面的生疏,也有自己當初尋死的心理關卡要克服。作者試圖用黑色幽默的筆法替那些企圖自殺的無力人生解圍,竟也發展出幽靈搶救人命的SOP。

每天都躲在公司廁所痛哭的上班族、吸毒的人、承受父母感情失和壓力的小孩、人格分裂的精神患者、憂鬱症纏身、久病不癒、積欠債務、以及喪妻的老人、憂國憂民企圖切腹自殺的熱血青年……

救助隊員守著車站,守著醫院,透過天神配置給他們的科學器材,跟死神展開一場又一場的搶人競賽。

自殺不是勇敢與不勇敢的問題,因為人生並非處處美好貼心,所以幽靈救助隊才只能拿起大聲公向企圖自殺的目標救助對象喊話,「別急著死,等等再說」。

幽靈救助隊雖無法親手把那些企圖自殺的人,從臥軌、上吊、跳樓、服毒、割腕的瞬間搶救回來,卻可以動員周邊的親情友情愛情關係,即使是路過的陌生人也都能派上用場,藉由天神配備的類似棒球加油棒的大聲公裝置喊話,一起對企圖自殺的對象發出超強的援助電波。

不曉得作者高野和明的用意,是不是類似失去求生意志的人會聽見神的提示或看見神的光芒,不過封底書腰有一段來自「丸善書店津田沼店店員」沢田史郎先生的推薦語:「若大家可以因為讀完這部小說而期待明天的到來,就是身為書店店員的幸福了。

幽靈救助隊的四個成員,最終有沒有辦法完成49天之內搶救100人的任務?他們如願去了天堂?或反倒更加流戀人間呢?

說不定,這世間真的有天神派來搶救企圖自殺者的部隊,他們可能是朋友、老師、親人、醫生,或傾聽或分擔或陪伴,說不定在平行的時空磁場裡,真的存在幽靈部隊,忙著潛入內心或拿著大聲公激勵喊話,「感覺活得空虛,可以找專家幫忙排解。逃避現實並不可恥,辛苦奮鬥從來就不是人生義務……

對於未來,雖沒有足夠的剛強樂觀,也沒有把握脆弱不來襲擊,但是可以讀到這小說,多少安心了些,往後當真遇到什麼難關,就重新複習一遍,如書中所言,「命長命短由神來決定就好,別想太多,繼續過日子吧!


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米果 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著有
《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13 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最新作品《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個人部落格
【私.生活意見】 
Facebook
【米果大會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身心性別不一致的兒童(與其家庭)意外失足,我們能不能伸手接住他們?

為什麼推動性平教育很重要?當認為自己被困在錯誤的身體裡掙扎長大的孩子,正被他人以和自己認同性別完全相反的方式對待,歧視成為日常,他們該如何求生?

92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