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張艾嘉:那輕描淡寫的,《念念》

  • 字級


(圖:博客來OKAPI)(攝影/ 蕭如君)

輕描淡寫張艾嘉第一本文字創作《輕描淡寫》,5/1上市

張艾嘉說起事來總是淡淡,其間偶爾穿插爽朗的笑聲。無論描述的是高興或憂傷,多半自自然然,安安靜靜,一如她這次帶來的電影《念念》,與新書《輕描淡寫》

《念念》由柯宇綸、張孝全、梁洛施三位年輕演員擔綱。電影的起源,來自另一位編劇蔭山征彥的自身經歷。在導演張艾嘉的口中,她是「用非故事的方法,在講一個故事」。「之所以不是故事的原因,應該說,在電影裡重要的幾場戲,都是蔭山征彥內心最初的自我對話,那是他渴望與家人發生的。」一個男孩子心中對家人一直有著無法彌補的遺憾,但他必須先和自己對話過、和解之後,才能和家人擁有更好的相處──這是讓張艾嘉最喜歡、也最感動的地方。「那是一種非常重要的、心靈的開解。」如是讓她就此動了第一個「念」,在2008年的《一個好爸爸》後,再度執起導演筒;而距離她上一次在台灣拍攝《20.30.40》,竟已是十年之久。

第二個「念」,在演員。「最早定的是柯宇綸(飾/育男)。還在寫劇本時,腦子裡跳出來的就是他。」或許是看著柯宇綸長大,張艾嘉對這個年輕演員總有一股說不出的心疼。「我總認為他可以有更精彩的表現。以前他太想證明自己是一個好演員,也因此表演得很用力。但假若你有東西是天生的,你就不要那麼努力。」是以,在這回的演出,張艾嘉完全不准柯宇綸多做什麼。「吃飯,就是吃你的飯;跑步,就是跑你的步。」她相信他很快就能找到對的力度,而他也真的找到了。

(圖:博客來OKAPI)

「張孝全(飾/阿翔)也是很早就出現,但我起先有點抗拒用他。他太像這個角色、太理所當然了。」幾番猶豫,經過多次深談,加上張孝全在讀過劇本後所給的回饋,讓張艾嘉接收到他之於演藝工作的專心與熱情,就此放下心中大石;更在他與王識賢那場關鍵的爭吵戲裡,看見一名演員全心投入方能激出的火花,是驚喜,也是可能性。「他說他下了這場戲後,都不知道剛剛幹了些什麼了。」

梁洛施(飾/育美)則是最難找的角色。「我要觀眾對這個演員有熟悉,卻又不太清晰,要能給人一種陌生感。」在遍尋不著適合的演員之時,一次梁洛施返港,主動向張艾嘉提及對演戲的渴望,「她當下的表情,一點點急迫又帶點神經質的樣子,讓我覺得,啊,那就是育美了。」

當演員一一進到故事裡,原本只在紙上的文字,瞬間立體了起來。而張艾嘉的第三個「念」,也就此浮現成形。

「這些角色們所找到的和解,就是與自己和解;所以這裡的對話,都是和自己發生的。」生命中的遺憾很多,但常常來不及得到和解。「我想多數人都是找不到和解的方式,但那偏偏又是心中最渴望的。」如是角色們走進了魔幻的場景,在如夢似真的情節裡得到平撫,「他們讓這不真實的事情永遠留在腦子裡,希望它是真實的,然後就覺得放下了。」有人要迎接新的人生階段,有人要重新面對未來,「每個人都是要長大的,都是要往前再走一步的。」張艾嘉說。

(圖:博客來OKAPI)(攝影/ 蕭如君)

而她不只從孩子的角度切入,畢竟孩子們的念,一轉個向,同樣也是大人們的。「我心裡很相信,所有的父母心中,都有某一種歉意,一種抱歉與遺憾。」那些出於愛、出於「我都是為你好」的抉擇,當它在孩子身上留下了一道傷口,父母往往是最痛的那個人。「而他可能沒有機會告訴他的孩子:其實我也很遺憾。」身為孩子,時常忘記父母也是人,父母也有自我的背負。「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有某些抉擇的時候。我們的抉擇隨時都會改變自己、也影響別人的生活,這些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當每一個念走到最後,它能不能讓我們更心平氣和地看待所有的轉變?「我們不說犯『錯』。因為人生一定是這樣子的。」

「每個人多少都帶著遺憾成長,你心靈中一定有過缺少什麼的時候。」年輕時或許是經歷尚淺,而氣力太多,選擇對著世界橫衝直撞,挖來一塊又一塊,試圖填進心底,「但你在某個時候,已經不再向外找,而是向內找了。」張艾嘉說得緩慢,笑得沉靜。問她難嗎?「往內比較痛。」她停了半晌。「因為你就是要面對,要把你的好與不好,過去、未來與現在,全部都要赤裸裸地呈現,與自己對話一次。那是比較痛的。」對她來說,《念念》無非是一部痛的電影,一種往內挖的痛。

出道至今,張艾嘉在影藝界早已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然近年作品卻少,日子與感受也平淡與簡單了。「這部電影就是我目前的階段,我只是很誠實地把我心中想說的這些話,拿出來與觀眾分享。」和解也好,愛也好,或家庭、朋友、愛人,都是她人生中至關重要的。「在這個年紀,我可以用這個方式講,我就用這個方式講。」最大的希望,無非是將那些難以言說的,真真實實、誠誠懇懇地傳達出來。

有人念著家鄉,有人念著愛人;有人念著遠去的,有人念著不曾擁有的。問張艾嘉的念是什麼?「就是『放下那個念頭』。」她笑了。「希望抓在手上的執念可以再少一點。好的念頭來了,執行完就放掉。讓念的流動再大一點,心也變得更大一點。」讓念彷彿空氣般來來去去。這是《念念》帶給她的,最大的念。

「這部電影對我是一段很美麗的、將來會讓我念念不忘的過程。」年輕時最喜歡揣想以後會怎麼樣,但現在的張艾嘉,只想著眼於當下的階段。「之後還會有什麼變化?如果有,那就再拍另一部電影吧。」


《念念》預告片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56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