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My Struggle: Book 1(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My Struggle 1
My Struggle 1
身為挪威媳婦,我一向很盡我所能地介紹我能讀到的挪威作家的書(意即若有英文版的話)。去年底,我又多認識了一位挪威作家,他不是初出茅廬稍具知名度而已,他事實上已經非常有名望──Karl Ove Knausgaard。編輯出身,性格帥哥,也是我喜歡的型,我年初在荷蘭度假時,竟然碰巧看到英國頻道節目專訪他,可見他在歐洲受矚目的程度。他完成的系列作品《My Struggle》六大本,得獎無數也深獲好評,雖然被分類為小說,其實上是 Karl Ove Knausgaard 的自傳(亦有人稱之為回憶錄)。

我得說,第一眼看到這半套實體書時(挪威家人送我的生日禮物,但我只得到英文版已發行的三本,另三本還沒出版),我是又驚喜又惶恐,又期待又怕受傷害。驚喜的是,Karl Ove Knausgaard 的生日和我整整只差三天而已,若星座這種統計學真的有任何準確性,我是一點都不訝異 Karl Ove Knausgaard 能寫自己的事寫到六大本;惶恐的是,天啊,每一本都這麼厚,我要讀到什麼時候!不管我會不會喜歡,頁數多的書向來讓我視為畏途,畢竟我每週都要寫專欄,我可不想花好幾個月在介紹同一本書。

Karl Ove Knausgaard 的《My Struggle》好像都用自己的照片當封面,我一向不是太喜歡作者用自己的照片當封面,不過他的話,我可以。但,可別以為我一開始就被迷到暈頭轉向失去自己,我得誠實說,《My Struggle》的 Book 1 還不到半本,就真的成為 my struggle,甚至,可以說在書一開始沒幾頁,我就已經和這位帥哥意見不合。Karl Ove 在書上寫到,他覺得人全身上下都會老去,唯一不老的是眼睛(不含眼睛周圍的皮膚)。不過在我的經驗裡這並非事實,眼睛也會老的,不信去搜搜白內障之類的圖片,而且我自己黃斑部十幾年前曾動過手術,我非常清楚眼睛會老,甚至不用到老年就會老。就這麼一小點細節,就足以讓我很快冷卻下來、拉開距離,以較客觀的角度繼續觀察他。

Karl Ove Knausgaard
「可別以為我一開始就被迷到暈頭轉向失去自己。」

《My Struggle》在我看來確實是部自傳,而且相當鉅細靡遺,Karl Ove 從他如今的狀況簡單談起:之前在挪威有過一次婚姻,如今和第二任太太住在它國(這也和我有點像),他對前妻有愧歉、有感謝,不過他和現在的瑞典太太有個不錯的家庭生活。然後,故事就轉到他的童年時期,細說從頭,也開始進入細節而寫實的描述。

My Struggle: A Man in Love
My Struggle: A Man in Love
這一部分,我不得不又有點驚訝了,以我這種很不喜歡隱藏祕密的性格(在《Big Little Lies》下篇時提過,祕密的力量很強大,大到足以失去自由),我是不訝異 Karl Ove 連自己第一次性愛早洩都說出來。不過,他的初戀心情表達得鮮活到如同他此刻還在初戀中,那的確讓我很動容。此外,我也對他和他爸爸的親子關係深感疑惑不解,程度可以到達 Karl Ove 本人的糾結,可以這麼說:Karl Ove 確實有非常令人眼睛一亮的表達能力,雖然他的事和我們都沒關係,很多連故事性都沒有的他個人的人生過程,我讀來確實相當掙扎──畢竟,我幹麼要知道他那麼多事?然而,他筆下的人生各種情緒,你卻一定會懂,你甚至會訝異,他怎麼能把我們心中覺得說不出口的那種感受,輕鬆無礙地完整寫出來!

(接下集)


I could rinse my face with cold water and remove the telltale signs.
我可以用冷水洗臉,把這些蛛絲馬跡去除掉。
(註:這裡的蛛絲馬跡是指當事人哭過的痕跡。)

I sat down on the bed, reached for my satchel without looking at it, glanced at the school timetable.
我在床上坐了下來,看都不用看地就抓到我的書包,掃視一眼學校的課程表

Bassen, or Reid, which was his real name, was dark and good-looking, immensely attractive to girls, although this didn't seem to have gone to his head, because there was nothing showy about him, nothing smug, he never occupied the position he could have, but he wasn't modest either, it was more that he had a ruminative, introverted side to him which held him back.

Bassen,或他的本名 Reid,皮膚黝黑且長相好看,非常吸引女孩子們,雖然這點好像從沒進到他的腦袋裡,因為他一點都不賣弄,也不自鳴得意,他從沒登上他可以登上的寶座,不過他也不是自謙,比較像是他沉思內向的一面使得他有所保留。

Because of the age gap I never quite got a handle on him, on who he was, what he actually did.
由於年紀差異的緣故,我從沒能完全理解(掌握)他,他是怎樣的人、都做些什麼事。

mystruggle
(圖/張妙如)

I booted the ball at him, he booted it at me, I crossed to him, he crossed it to me, or we played twosies, as we called it. We did this, day in, day out, even after I had started at gymnas.
我把球踢向他,他向我踢回來,我妨阻他,他妨阻我,或我們玩雙人共享,我們這樣稱呼它。我們就是這樣日復一日地過,甚至在我加入了體育班之後。
(註:onesie 是指連身;twosie 是兩人連身,有兩人共享的延伸意思。)

No one could fathom Pål because of his whole speed-metal thing, and the clueless side of him which made the class laugh, and which did not square with his shyness at all, which in turn did not square at all with the almost complete openness he could display making him unafraid of anything.
由於速度金屬(重金屬音樂的一支)的才能,沒人能揣測 Pål,他粗線條的一面總讓全班笑話,這和他的害羞性格完全不一致,而他的害羞又和他所能展現出來的幾乎完全開放無畏的態度,也完全地不一致。

She had a nice body, but there was something boyish about her humor and manner that seemed to cancel out her breasts and hips.
她有副好身材,可是她那男性化的幽默感和作風似乎抵消了她的胸器和美臀。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雙胞胎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個人網站:www.miaoju.com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476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