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個人意見專欄

【專欄|廚房裡的個人意見】Food Porn

  • 字級


kitchen_opinion

有這一詞,叫作 food porn,food 是食物大家都知道,porn 一般譯作色片,大家也知道。但food porn並不是在對方身上塗果醬或奶油然後舔掉這種橋段,也不是就著對方的某部位吃上面成列排放的魚子醬(從來沒有過這情節!而且其實跟魚子醬也不搭,這等於是用吻仔魚搭魚子醬。)

所謂的 food porn 一詞出現在一九八四年蘿莎琳‧柯瓦(Rosalind Coward)的書《女性慾望》(Female Desire),用以形容將食物準備得美輪美奐充滿視覺高潮,引人慾望的那種照片或節目(就跟色情是一樣的道理,你碰不到吃不到,只能看)。

其實食物本來就深具性的意味,《料理東西軍》便是最經典的 food porn(而且當然,是日式的色情)。大家飢渴已久,然後節目找來最新鮮的、最少見的,從這裡挖出來的,從那裡抓來的,在大家面前褪去外衣,接著變身成另一個美妙的東西,先挑逗得讓大家略嚐一點,最後終於讓大家一窺內部,然後就是所有人的呻吟聲此起彼落。看一集《料理東西軍》得到的假高潮相當於看一部日本色情片(當然還有最後的杯盤狼藉)。

至於食物本身好不好吃?其實沒人知道,節目來賓可能只是在展現演技而已,就像真槍實彈的色情片一樣(真槍實彈這點,當然也有待商榷),任何事一旦從觀賞表演或幻想,變成親身參與,你總會發現很多本來被美化過的部分,如勞倫斯‧卜洛克的小說裡,女主角伊蓮描述 3p時提到,現實生活中,女的在那叫個半天,而男的舉也不舉。

我在開始做菜前,總覺得做菜是一件很美很浪漫,甚至,很性感的事,因為我最喜歡的烹飪節目,就是奈潔拉(Nigella Lawson)主持的那一系列。她頂著閃耀的秀髮,光芒四射美若天仙,胸部呼之欲出,俏皮的舔著手指,我也期許可以做到這一點(哪一點啊?)只可惜,第一她是個女的,第二這世上沒有任何護髮產品可以挽救我的髮質,相信我,我試過了,更不要說我根本沒胸部了(彷彿沒胸部是這整個計畫最大的漏洞似的)。

但我總覺得,對啊,像那樣把手指伸進菜肴的原料裡翻動是一件很性感的事情,而且一切看起來輕鬆寫意,沒有食物會燒焦,沒有東西會夾生,最重要的,你永遠可以維持你的髮型,然後輕鬆的、光芒四射的,跟你請來的客人一起度過美好的宴客時光。

我這禮拜呢,做了一道酸菜白肉鍋,因為手上剛好有酸白菜,找到的食譜裡有川丸子這道。川丸子當然是從絞肉開始做,於是我買好絞肉,用食物處理機磨好花椒,醃肉入味以後加入一顆蛋和太白粉。必須攪拌至產生黏性,我一開始是用筷子的,但奈潔拉(不要問我為什麼是奈潔拉而不是傅培梅)性感的英國口音浮現在我耳邊,你真的需要用手來感受它的黏性,所以我便把手伸進絞肉裡。不瞞你說,那感覺還真噁心,我一邊攪著混了各種佐料的肉泥,一邊一次又一次整團拿起來摔回碗裡,廚房頓時充滿了啪啪啪的肉擊聲。

我高中的時候單戀被拒絕,在我個人的日記上,我把那個經驗描寫得一副有人把你的心扯出來撕碎,再丟到你臉上似的。在做川丸子時我心想,其實那整個經驗就是這,做川丸子。

然後我水煮了一大塊的五花肉放涼再切片,用雞骨頭熬了高湯,炒了紅蔥頭和酸白菜,最後把一切組合成酸菜白肉鍋。酸菜白肉鍋可能不是最性感的食物,不過在這樣的寒冬裡的確很合適,拍出來的照片極其家常,就是那種,你也知道的,所謂的素人自拍。

foodporn
酸菜白肉鍋可能不是最性感的食物,不過在這樣的寒冬裡的確很合適。(攝影/個人意見)

如果你問我那成品好不好吃,的確不錯,但其實我真的覺得有些料理可以到外面吃就好了,人們開餐廳是有理由的。我們永遠也無法擁有像 A 片般的性愛,那是因為  A 片裡的性愛是一種表演,如同電視廚師做出來的料理未必那麼好吃,你也沒法讓做出來的菜跟食譜一樣,食物造型師就是替食物化妝,讓他們能拍出誘人的食譜照片,包含亮光漆以及也許是沒煮熟的鮮嫩色澤。

我還是花很多時間嘴巴張開發呆的看電視上的 food porn,不過,就像做過愛的人會知道,真實性交與色情片的差異一樣,做過菜的人也知道節目與真實廚房的差異。


個人意見之完美的任性

個人意見之完美的任性



陳祺勳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以藝術投資為興趣,時尚評論部落格「個人意見」格主。著有《個人意見之品味教學》《個人意見之待人處世指南》《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以及《個人意見之完美的任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那些年讓我心動的少女漫畫──【少女出租店24H】帶你看見少女心事與心機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153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