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只有青春唱不停》吳志寧:與父親在創作路上攜手同行

  • 字級


吳志寧-3
(攝影/ 汪正翔)

歌手吳志寧與父親吳晟及林葦芸合著《只有青春唱不停:吳志寧的音樂、成長與阿爸》,許多人在聊到吳志寧的音樂創作時,總不免會帶出他的人格特質,如發掘「929」的風和日麗唱片行創辦人卓煜琦形容,他聽見了「一些憤怒、一些溫柔」;滅火器樂團主唱楊大正則認為,因為他個性中的優柔寡斷,才造就了音樂裡「那些各種層次溫熱的情感」;至於他的父親吳晟,不只一次在文章中提及,吳志寧遺傳了他「知性不足、感性有餘」的特質。於此,吳志寧又是怎麼看待他自身的性格與音樂創作的關聯?

只有青春唱不停:吳志寧的音樂、成長與阿爸
只有青春唱不停:吳志寧的音樂、成長與阿爸
「比較熟悉我的人,就會知道我的黑暗面;較片面從舞台上看到我的,可能會覺得我看起來乖乖的、很誠懇,聲音是溫暖的,音樂有一點撫慰人心的感覺。」撇下官方說法,吳志寧說,他並不在乎外界觀感,只關切日常中感受到了些什麼,「其實我有很多很負面的東西,那些都會寫到歌裡面。」而這也是他自認與父親顯著的相異之處。

在他眼中,父親是一個非常正向、對環境充滿了熾愛的人,打從心底如此,數十年來信念始終如一。生活無虞、感情穩定的他,走在平穩的常軌上,跟妻子莊芳華自大學開始交往,而後步入婚姻,結婚生子,「所以他的全部熱情都投注在關懷環境和社會,他的詩都很正面,他也會批判,但都是批判生態破壞和政治;可是我的創作就比較多私人的、負面的情感,或是一些矛盾、糾結,但我不會講得很明白,因為有些東西負面到連自己都有點害羞,所以都是偷偷放在裡面。」而今再看這些負面糾纏,吳志寧覺得它們皆化為養分。

如今他生活過得不錯,然而,他將此歸因於「運氣好」。不同於擔任老師的父親,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為基礎,再去從事創作;他形容自己,完全是「傻傻地直接往音樂走,走到一半,才發現這條路沒那麼容易」。

大學時期,吳志寧與黃玠共同籌組「929」樂團,以清新的民謠曲風取得注目,2005年發行首張同名專輯,2008年推出第二張專輯《也許像星星》,後因團員生涯規劃問題,於翌年4月舉辦暫別演唱會,後來才又重組。吳志寧坦承,之所以有此複雜歷程,不少是肇因於他的個性,譬如他在工作上的強勢作風、負面性格。

他從小被調教成一個「表面上」謙恭有禮的乖乖牌,剛考上大學的暑假,姊姊吳音寧帶他去台北知名live house「Vibe」看「濁水溪公社」,那是他第一次看樂團演出,現場張狂不已,看不懂的行動劇、各種不堪的演出姿態、液體齊飛的場面,瞬間摧毀了他自小習得的禮儀與規矩。但他對於濁水溪公社在音樂中表露無遺的嘲諷又逐漸從厭惡轉為好奇,竟成了他們的追隨者,振奮莫名地享受著這樣的演出。

乖乖牌也開始使壞了嗎?吳志寧說,「基本上這份叛逆是我爸媽教育我的,其實在那個年代,他們也是屬於叛逆的族群。」當年,他母親的家族中就有三個人被列為黑名單,二舅甚至流亡海外,不得歸台,是以當新聞報導民進黨在燒國旗、丟石頭、跟警察衝撞時,大部分家庭可能會覺得此舉很糟糕,但他們的家庭卻相反,父母會在電視機前帶頭抨擊:「這個政府怎麼這麼惡質!」自小耳濡目染,雖不致全盤接受,但對於許多事,他多會再更深入思考。「叛逆的定義很簡單──不是人家塞什麼給你,你就吃,也不是電視播什麼你就信,當你秉持這樣的原則,就會產生叛逆。有我自己的想法,就叫叛逆。」

隨著時局演替,許多眼下被視為天經地義之事,在當年很可能都是叛逆之舉。吳志寧以鄭南榕為例,25年前,他因宣揚台獨而收到涉嫌叛亂之傳票,彼時主張台灣獨立被視為一件恐怖而叛逆的事;如今,大多人皆把「愛台灣」掛在嘴邊,愛台意識成了顯學,一句脫口而出的「我是台灣人」,象徵的不過就是一種很簡單的認同感。「在每一個年代,你看到所謂的規矩,其實都是有可能被打破的,而且在未來都有可能變成理所當然的普世價值。」

吳志寧-2
(攝影/ 汪正翔)

言及音樂創作上的啟蒙,吳志寧將之歸納為兩個主要階段。一是自小母親教他彈吉他,唱抒情的美國民謠;二是受羅大佑《之乎者也》、《未來的主人翁》、《家》這三張專輯影響。

1985年,羅大佑以吳晟的系列組詩〈吾鄉印象〉的序詩譜成歌曲,特地帶著母帶前往鄉間找吳晟,讓他試聽,同時也跟他商討,「在這片長不出榮華富貴/長不出奇蹟的土地上」、「繁衍無奈而認命的子孫」這二句歌詞未能通過新聞局電檢處審查,是否應修改一事。彼時不過七歲的吳志寧仍年幼懵懂,對羅大佑留下最鮮明的印象是,一個穿戴黑衣、黑皮褲、黑墨鏡的人迎面走來,又是在鄉下地方,尤其醒目。那一天,他尾隨著父親與羅大佑至濁水溪畔散步,羅大佑離去前,留下那三卷卡帶給他,此後,他反覆聆聽,相當稔熟,「算是對我音樂創作的啟蒙」。

他還記得,國小四年級時,學校舉辦兒童節園遊會,有才藝表演,他便是彈唱〈未來的主人翁〉,「那時我就對這首歌很有感覺,彷彿是唱給我們聽的。」吳志寧當場輕輕哼了起來,「有一天孩子們會告訴他們後代……」,眼露光芒,語帶興奮地說,「所以那個未來主人翁是我嗎?」

當年羅大佑在吳志寧心中刻印下了很酷,帥氣、自在,打扮不算華麗但有型的印象,後來吳志寧開始做音樂後,某種程度上隱隱然也渴望表現出像他那樣的姿態,「有一點自信,但也要有某種內涵。」

父親曾告訴他一句話,吳志寧至今仍覺受用──「立場堅定,態度溫和」,即便是在台上大飆髒話的濁水溪公社,吳志寧也說,那就是一種表演,私下他們非常和善。

吳志寧與父親感情深厚,大學時代,父親為了督促他的功課,拋下妻子,決意自彰化前往台中與吳志寧同住一間小套房,就近看管,已是一名大學生的他,仍是「讓」父親跟他長住一年。那房間原是他與黃玠共宿,僅有一張單人床,一個人睡床上,一人睡地板,黃玠一聽聞他父親要來,隨即識相地捲鋪蓋走人,同學也不再找吳志寧參加深夜派對。父親每日清晨會負責喚醒他,陪他一起去吃早餐,目送他進教室上課,而後才自行去學校圖書館看書寫字。

一般人大抵難以想像如此與父親朝夕與共的日子,但對吳志寧來說,與父親一起生活相當舒服而開心,彼此十分合拍,相較於跟同學共處,他更喜歡與家人談天。生活中凡遇到任何問題(感情除外),吳志寧皆會尋求父親的建議,尤其在歌詞創作上,「他的文字水準比我們這些歌手高太多了,在台灣很難找到歌詞寫成像他那樣的。」吳志寧對詩人父親推崇備至,盼在創作上向他取經,思考文字/語言和音樂創作之間的關聯性。

吳志寧 / 【吳晟詩歌2:野餐】
吳志寧 / 【吳晟詩歌2:野餐】
《甜蜜的負荷:吳晟詩.歌》專輯後,父子倆再次合作,由吳志寧改編父親的詩作,完成《吳晟詩歌2:野餐》專輯,主題環繞土地與田園。吳志寧何其幸運,他與父親,不僅關係親密純厚,也在創作路上攜手同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孩子的房間是「他的」房間

「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 他們是藉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紀伯倫,《先知》 爸媽在跟孩子溝通時,是否也無意識的把孩子當成自己的「所有物」?這幾篇文章推薦給控制狂爸媽。

35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