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東京紅色小屋的愛與祕密

  • 字級


米果專欄

東京小屋的回憶
東京小屋的回憶
幾個月前,觀看了山田洋次導演的作品《東京小屋的回憶》,一部分原因是喜歡導演的昭和懷舊風格,一部分原因是主角松隆子的關係。雖然,在柏林影展得到最佳女主角銀熊獎的是飾演平井家女中的黑木華。

我對黑木華的戲劇作品只有一次印象,即是日劇《Legal High》續集中,與跳槽的黛律師同一家事務所,並和古美門打對台的那位長髮、舉止有點誇張的同事。當然,那齣戲的主角群都有點誇張就是了。

「女中」是比較古老的說法,在昭和年代,生活條件比較困頓的鄉下農家,會將十幾歲的女兒送到都市幫傭,並負責張羅主人家裡的所有家務。比較有錢的人家,可能不只雇用一名女傭,而是由多名女傭各司其職:煮飯、洗衣、打掃、帶小孩,甚至守住男主人或女主人的祕密。

小時候,我也曾聽過家裡長輩以台灣話「使用人」來稱呼這類與主人家庭同住的女傭。索性查了一下日文辭典,原來「使用人」一詞,也是來自日文。所謂「家事使用人」(かじしようにん),即英文 domestic servant 的意思,現在普遍以「家政婦」或「ハウスキーパー」(house keeper)稱之,譬如松嶋菜菜子之前飾演的家政婦三田,由人力派遣公司安排,按鐘點計費,時間到了,就下班,業主要求加時,就得付加班費。

山田導演的電影仍舊充滿昭和老派魅力。原著小說是直木賞得獎作品,早經過出版市場洗禮,據說山田導演讀過之後,十分喜愛,並主動要求改編成電影。但是直到讀了原著才知道,電影沒有說明白的眉目細節,其中幾個根本是關鍵性的重點,原來都藏在小說裡。

因此,相隔數月,我讀著小說,抽絲剝繭,不但理解了松隆子飾演的時子太太,也諒解了黑木華飾演的女傭多喜,導演刻意掩去或電影無法容納的祕密,都靠小說一一破解。

而被山田導演刻意忽略與淡化的部分,似乎是那個戰爭年代,有點壓抑的奢華文明裡,相對曖昧的同性愛。原著作者中島京子透過女傭多喜年老之後的回憶書寫,以第一人稱的口吻敘述,其實也很含蓄。在多喜長達 15 年的東京幫傭生活期間,從她的目光觀察到平井夫婦的關係,先生的性向脾氣,太太的美麗、時髦、厭惡戰爭、喜好享樂,卻不是那麼奢華到令人討厭的地步,諸如種種,其實很具象,彷彿身歷其境。

我會想起電影裡的松隆子,也就是時子太太一身和服的身影,往往一個眼神,情緒就滿上來,雖然那陣子恰好也在重播日劇《HERO》,時子太太的風雅卻是截然不同的表現。

小說之中,藉由時子太太昔日女校同窗睦子的朗讀,引述了作家吉屋信子在其作品《黑薔薇》的一段文字:

走上男女相愛的路程,是人類的第一正道無誤,但是,應該還有第二條路,那可能是少數走上同性相愛路途者的應許之路。同時也該允許第三條路,這條路是為得不到相愛的人、寂寞但全心全力工作生存的人而開。不論是走第一條路、第二條路還是第三條路,各自專心向前,抱著發揮自己、美善成長、對宇宙有所貢獻的心情走下去即可。我認為,除了採取這三個形式,人類沒有其他度過生涯的方法。

出生於明治年間、活躍於昭和文壇的吉屋信子,這段文字既有前衛的視野,又有包容的暖度,中島京子引用這段文字,巧妙而貼心地給了多喜在老年的回憶書寫之中,關於那段難以啟齒的情感一處理解的出口。

電影和小說,缺一不可,可視為兩部獨立作品,各自有其格局跟用意。先看電影,再讀小說,或許更好一些,多了一些解謎的滿足感。另外,久石讓的電影配樂曲風還是很精采,雖然在黝黑的放映廳裡,還是會忍不住想要起身跳舞。

我鮮少閱讀推薦序,但是作家新井一二三為中譯本書寫的序非常精采。如果選一本可以搭配《東京小屋的回憶》時代背景延伸閱讀的小說,我會推薦宮部美幸的《蒲生邸事件》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3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