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個人意見專欄

【專欄|今天,為您邀請到的是……】個人意見:白寶絡

  • 字級


invitation

傾城之戀:短篇小說集(1)一九四三年[張愛玲典藏新版]
傾城之戀
從房門外瞥見流蘇撲在穿衣鏡上端詳自己,「像個瘋子」,她陰陰的想,但也不免讚歎六姊的容貌,纖瘦的腰,白玉似的皮膚,嬌滴滴的清水眼。「但就只是個歲數大了些的敗柳殘花」,想起自己比她年輕,她笑了。從小就恨和六姊一起出門,相應成趣,那些男子的態度,對六姊那一份的殷勤體貼,對自己的情面上敷衍,她可一清二楚。

流蘇被打得鼻青臉腫、灰頭土臉的離婚回到家裡,寶絡雖然表面上安慰著,兩個人一起在房間流淚的時候也有,但在某些層面而言,她是爽快的,想著,妳這樣的人材,以為選著了個如意郎君,結果呢?落到離婚的下場,美也白美了,想到自己的青春與新鮮,一個是離婚婦,一個是青春未出閣的小姐,她覺得自己與流蘇終究平起平坐了。四嫂尖刻譏諷六姊時,她冷眼旁觀流蘇的強裝鎮定,只是眼睛下面那一小塊肌肉止不住的抖動,瞅著那塊抖動的肉,寶絡得掐自己的大腿,以免笑出聲來。

徐太太來家裡,聽見要說的是她的親事,她便走開了,顯得迫不及待似乎有失淑女風範。她躲在陽台上聽著底下的話語聲傳上來,姓范的,家底豐厚,歸國華僑,徐太太走後,又聽見四嫂說要把自己的年少女兒跟她一起介紹出場,她當然不肯,決心下死勁的拖流蘇同去,想著離過婚的婦女大約在男子眼中,跟隱了形差不多,當然焦點是我。

出門的前一刻,寶絡在鏡前轉身,看見自己身上的巢絲衣料旗袍,金色的底上起著牡丹紋的暗花,珍珠耳墜子、綠寶戒指、翠玉手鐲,覺得自己的打扮,光芒四射、無懈可擊。流蘇一身月白蟬翼紗旗袍,除了一對白玉耳墜子,毫無插戴,「倒像我的丫環」,她刻毒的這麼暗忖著。

及至見著了那個范柳原,自有一股吸引人的風度,她想著,是的,我的下半生要跟這個人度過了吧?在香港的豪華酒店、在馬來的橡膠園、在西式的范公館裡有十六個房間、兩個孩子,哭的時候可以讓奶媽抱出去,正自胡思,沒有精神注意到范柳原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流蘇身上。

他提議去看場電影。看電影?坐在漆黑的電影院裡,寶絡根本無心注意銀幕上的愛恨情仇,只想著,他的手肘碰到了她的,他的呼吸聲,他散發出的淡淡煙草味,他。電影演完了,徐太太拉住了他,說要吃個飯,啊,在明亮的地方,看我可以看得更清楚些。

及至到了那裡,發現那間飯店是有跳舞的,我書香人家的小姐,可不會跳舞。沒人會跳吧?六姊卻起身了,在舞場裡和范柳原一支一支的跳起舞來,月白蟬翼紗的身影分外顯眼,眼見范柳原在流蘇耳邊輕聲細語,她矜持的輕笑,一洗在家裡的幽怨氣氛,重新光彩四射起來。寶絡看在眼裡,恨的眼睛裡生出火來,該給他的菜一口都沒動,擱到涼了乾了。

她看見四嫂對三嫂使了個眼色,是在說流蘇的行為嗎?還是說我不中用,兩個姊妹一起出來,自己打扮得花團錦簇,結果介紹的對象偏生注意的是她下死勁拉來的、覺得絕對不會引起對方興趣的那一個?她低頭端詳自己手上重新鑲了時新款式的綠寶戒指,寶石是沒有年齡的,款式可以改鑲,但光芒就是光芒。

後來,黑壓壓的一車子人又回到了白公館,她看見流蘇悠悠望著窗外,雖說臉上沒有明顯笑意,但眼睛裡,只不住的閃著得意的光芒,一切情景這樣似曾相識,又回到了六姊結婚前,自己不過是陪襯的日子。

她恨流蘇,想著,「妳以為范柳原對妳是真心的嗎?他不過是知道妳離過婚所以二手破爛貨,兜底清倉大賤賣,批發零沽兩相宜,才看上妳的,人家說,會玩的喜歡老的,顯然范就是這樣一個會玩的男人,沒跟我有下文,倒也是好事」,恨是恨的,但,背著自己,她未嘗不知道就是自己讓人看不上眼。

當然,後來六姊去了香港,最後終究嫁著了范柳原,四嫂和四哥離婚了,追尋流蘇那種驚人的成就。而寶絡還在白公館的鏡前端詳自己,已經二十五了,已經二十六了,八妹都有人來說人家了,聽到金枝金蟬開始背後偷偷叫她老姑娘,她動念到外頭去找個事做。

陳祺勳
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以藝術投資為興趣,時尚評論部落格「個人意見」格主。著有《個人意見之品味教學》《個人意見之待人處世指南》以及《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個人意見專欄精選

2019年上半年,個人意見帶我們一起讀小說認識婚姻的真相,從育兒書裡學習為人處事和溝通的道理,看商管書學習情場如戰場的情形下如何打造勝出秘訣,點文章看更多個人意見誠實書評。

19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