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塵土記(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塵土記:羊毛記完結篇
塵土記
接上集
一個極權政府如果面臨人民起義,會出現什麼反應?害怕到自己乖乖交出政權,還是乾脆和人民拚了?歷史告訴我們,通常都是後者。

茱麗葉打通了兩座地堡,一方面託人把孤兒先生等人接到十八號地堡來,另一方面她同時獲悉空氣、土壤等化驗結果。令人訝異的是,儘管外面世界的空氣確實是極其危險,地堡內卻也飄浮著不該出現的氬氣。不過,這氬氣卻也沒在外面世界的取樣中找到,就是這個詭異點,終於讓茱麗葉想通了一件事──「神的控制」並不是只有天條法律而已,他們之所以能讓所有的地堡乖乖聽命,當然還有實質上的武器。只可惜茱麗葉這個謎解得有點太遲……

在一號地堡裡,Donald 終於被抓了。Thurman 得知 Donald 這陣子以來所做的好事後,不但氣到把他囚禁起來,更直接按了斷然處置鍵,摧毀十八號地堡於當下!在神的心目中,十八號地堡和 Donald 都是無法挽救的背叛者。事情來得突然,連茱麗葉在頂層的男友都很快地命喪當下,而去底層迎接孤兒先生的她,赫見毀滅從天而降,立刻大聲喊著要大家往十七號地堡逃。人口約一萬的十八號地堡,結果也只有幾百人幸運逃至十七號地堡。茱麗葉的舊同事甚至犧牲生命親自炸崩地道,好讓土石阻斷毒氣繼續滲透到十七號地堡。

這就是神的作為,更正確地說,是自以為是神的獨裁強權的作為。他要不到的,也不會放手讓你走。

面對家園毀了、親朋好友喪生,一開始十八號地堡的倖存者都無法諒解茱麗葉。他們完全沒想到,若不是茱麗葉開挖了通道,他們哪還有命在這裡指責她,他們一心只想著:倘使茱麗葉沒做這些瘋事,說不定家園就不會落得如今的下場。順民批評暴民的戲碼永遠能在人世間上演,順民即使在暴民努力打拚來的空間活著,也從不指責暴政,這也是多虧了神的洗腦,和把謊言混入真相中的障眼法。獨裁者最清楚,這些老戲法就算是過了千百年、幾百代也依然奏效。人之不求長進,一步步退讓到只能在地底生活,還依然不會指責強權,愚痴的程度由此可見一般。我只想問順民們:都已經住到地底了,到底還要退讓到什麼地步,你們才肯終於正視問題?

這些不過幾百人的倖存者,很快地就進入了「蒼蠅王」模式──在人間規範消失後,人們開始為了自身的生存資源和權益,罔顧甚至殘害他人。Thurman 對人類行為的看法和解析倒是很對,倖存者不論多少,並不會和同樣是倖存的人聯手共創未來,他們會戰到覺得自己安全了為止。惡魔總是最願意下功夫去了解人的一方,而且從不會被感情左右其決斷。

這麼多人命一夕間在茱麗葉面前消失,包括她深愛的男人。別提管理眾人了,茱麗葉已經內疚得不想活了,她計畫穿上防護衣,殺到一號神堡,拿己命去配眾神。而一號神堡也有個早就不想活了的人,他自然就是 Donald ,他才是日日夜夜活在抹殺了全人類的痛苦深淵中,如果說,茱麗葉讓一萬人民慘死,那數量也遠遠不及Donald 所揹負的近百億人。可惜 Donald 如今被囚,不但無法有所作為,還得擔心著他妹妹的安危,並再次面對十八號地堡因他而毀的痛苦……

最近,我另外也讀到一位已逝心理學家史金納(B. F. Skinner)的實驗,他曾用自己設計的史金納箱做過很多實驗,其中之一是,他將兩隻鴿子分別放入兩個史金納箱,A 箱的 A 鴿子每按一次鈕就會掉出食物,而 B 箱的 B 鴿子則是按了鈕不一定會掉出食物,時有、時沒有,B 箱是比較隨機的設定,不過 B 鴿子也很聰明,牠至少知道不按就不會有食物。他們讓 A、B 兩鴿熟習了各自所在的模式之後,就把設定通通改成:不論怎樣按都不再有食物出現。結果,人生勝利組的 A 鴿子很快就知道按了鈕也沒有用,因為早先牠的箱子是有按必有吃,所以牠現在知道這種好康結束了;而可憐的 B 鴿,則是會不斷地繼續按,直到牠筋疲力竭,因為牠的 B 箱本來就不是每按必有賞的,牠不知道,好康已經悄悄結束了。

這實驗很快就讓我聯想到休豪伊這地堡系列的三部曲,誰說一個地堡不正是一個史金納箱?而裡面的人不是鴿子?……我感到難過的是,一個魔王要想最有效控制人民,甚至不必次次給好處!這是個多麼讓人心酸的恐怖事實。用更少的餌,反而更能有效地控制人類,Thurman 的地堡計畫實在一點也不誇張,一點也不脫離現實。最後我只想說,價廉物美的人啊,如果你無法當隻有按必有賞的 A 鴿,那就勇敢地破除神規,取回自由的天空吧,千萬不要再痴痴地遵從著神的遊戲和指令了……

There was no going back. Apologies weren't welds; they were just an admission that something had been broken. Often between two people.
覆水難收。道歉不是把狀態重新接回;道歉只是承認有某種東西破裂了。通常是兩人之間的某種東西。

You're too young to be nostalgic.
你還不到能懷舊的年紀。

The biggest weakness of any system, was a revolt from the top.
任何體制的最大弱點,就是來自高層的反叛。

We shouldn't go after these people for what they did. No. We should go after them for what they're capable of doing. Before they do it again.
我們不該追究這些人做了什麼。不。我們該追究的是這些人有能力做出什麼。在他們又故技重施之前。

Juliette moved about like a ghost. Only a handful seemed to see her. Just her father and a few of her closest friends, loyal to a fault.
茱麗葉像在行屍走肉。似乎只有少數幾個人看得見她。唯有她的爸爸和數個親近的朋友,不顧一切地挺她(過分忠誠)

Well, if one man can build this, it shouldn't take more than that to bring it all down. Gravity is a bitch until she's on your side.
好吧,如果這玩意是一個人建造的,它就不該耗費比那更多的力量來拆毀。重力是個賤人,直到她站在你這邊

dust_2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6
交換日記16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238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