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胡晴舫:如何愛這個逐步崩毀的世界──讀羅毓嘉《棄子圍城》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因為愛,青年詩人羅毓嘉寫出了這本《棄子圍城》新文集。他愛這個世界以及所有經過他生命的男人,縱使世界以及這些男人通通令他心碎。

偽博物誌

偽博物誌

羅毓嘉上一本詩集《偽博物誌》,使他聲名大噪,文字絢麗,情感濃烈,創作企圖心令人驚豔。此次《棄子圍城》新作,收錄了羅毓嘉兩種不同風格的散文,前半部〈棄子〉及〈十二夜〉為一篇篇抒情散文,沿襲上一本感情綿密的華麗文筆,作者細心描述自己曾交往過的情人,回顧他們在他生命留下的烙痕,在愛情中懵懂摸索時間與生命的意義。白流蘇覆蓋的純真歲月裡,那些年長許多的情人凝視男孩的臉,「我想知道你以後會長成怎樣的男人」,男孩自己也茫然未知,當時他只知曉也只想知曉愛情,狂烈像飛蛾撲火般奮不顧身;後半部〈圍城〉裡,男孩已長成男人,進入社會工作,當一名新聞記者,向情人告別,「我不能愛你了,這個國家令我分心」,收集一系列反思文章,從核能、死刑、婚姻平權到金權政治等等台灣社會議題,無一不包,展現了詩人的強烈社會性格。

我個人不信文學有世代之分,羅毓嘉的文字證明了時下流行的年級標籤之無聊可笑文學這件事,寫不出來的人才算草莓吧。但,《棄子圍城》確是一本只有年輕人才寫得出來的集子。我想,即將年滿30歲的羅毓嘉以後可能也寫不出來如此貼近他生命本質的一本書因為字裡行間,我讀出了大量的愛,每翻一頁,都在書頁邊緣危顛顛,即將滿溢出來。唯有雪白的靈魂才會那麼不顧一切地愛,將自己完全拋出去毫無保留地愛,受了傷身上淌著血仍張開雙臂,拚命想要擁抱那個正在冷血毀壞自己的對象,以為只要能擁抱了,仇恨就和解了,世界都和平了,情人會轉心回頭,正義終將伸張。

此時年少,對生命的遺恨一點不擔心,對腐敗的力量絲毫不畏懼。彼刻青春,世界還有修復的希望,愛情仍值得追求,公理必然要維護,因為年輕的靈魂仍願意相信。他相信,縱使世界就像一間即將著火的鐵房子,只要他能及時喚醒裡頭所有沉睡的人,一切都會改觀。我們都有過那段日子。我們不認為自己偉大,只認為自己應該追求偉大。即使年老一點的人嘲笑我們多麼狂妄。但我們並不懂得什麼叫狂妄,我們以為自己只是在愛這個世界以及住在裡頭的每一個人,包括那些正在譏諷我們的人,只因我們深信不疑這個世界理應更美好。

棄子圍城

棄子圍城

《棄子圍城》準確寫出一個年輕男人在社會生活的跌撞感,因為成長而滄桑,因為愛情而原諒,因為渴求著一種什麼莫名的生命高度而夜半不成眠,心口始終沉甸甸,並不是因為遭命運銳利割傷、留下極難癒合的傷痕,而是因為經歷了那麼多那麼多,卻無論如何依然要燃燒生命的熾烈渴望,而那種渴望如此強烈,比心痛還痛,猶如一名徒步沙漠的旅人急欲找到夢想的綠洲,為生命解渴。而他寫下這些文字,當作甘泉,送給每一個跟他一樣需要橫跨人生沙漠的旅人。



胡晴舫
台灣台北生,台大外文畢業,美國戲劇碩士。寫作包括散文、小說、文化評論。著有《城市的憂鬱》、《旅人》、《辦公室》、《濫情者》等書,固定專欄發表於兩岸三地以及新加坡各大中文媒體。新書《第三人》獲第37屆金鼎獎「最佳文學圖書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身心性別不一致的兒童(與其家庭)意外失足,我們能不能伸手接住他們?

為什麼推動性平教育很重要?當認為自己被困在錯誤的身體裡掙扎長大的孩子,正被他人以和自己認同性別完全相反的方式對待,歧視成為日常,他們該如何求生?

66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