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週四|電影玩但但】但唐謨:約翰華特斯訪談(終極院線版)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前情提要:〈不能沒品味,就愛壞品味〉、〈我上週和壞品味之王約翰華特斯聊了些什麼〉)

被稱為地下電影教父,或者「壞品味之王」的美國另類導演,1972年以一部風格特異,驚世駭人的《粉紅火鶴》,造成午夜電影旋風,開啓了一種嶄新奇的「壞品味」電影文化。他的作品《瘋狂殺手俏媽咪》,《貝克》都曾經在台灣院線上映過。在他成長的1950、60年代,正是美國剝削電影,汽車電影院大量興起的世代。當時出現了大批題材新穎,以恐怖、暴力和色情為主題的剝削電影。

提起自己的看電影經驗,他表示:「剝削電影是一個範圍極廣的電影類型,我從小就是看剝削電影長大的。但是剝削電影不應該讓人覺得好笑滑稽。那些電影中的暴力和色情會真的讓觀眾覺得可怕,或者性感,所以剝削電影其實是給聰明的人看的。好的剝削電影,不會給人爛到爆的感覺。但是現在,大家都喜歡用反諷的角度來來看待剝削電影,覺得這些電影是在惡搞。例如大部份的人都會覺得《粉紅火鶴》很好笑。反諷的態度,毀了剝削電影的本質」想一想,這不正是很多大小文青們(包括我自己本身)觀看剝削電影的態度嗎?有時候在電影院,會發現某些人(尤其是在電影試片間)看到不是很該笑的地方也亂笑一通。這正是約翰華特斯所謂的「濫用反諷之惡」啊!壞品味大師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約翰華特斯曾經表示:「要知道,壞品味也有好的壞品味和壞的壞品味」。對於這兩者之間的分野,我一直不是很明白。

於是他解釋道:「《粉紅火鶴》提出了一種壞品味地看待方式。在電影當中,神女Divine住在拖車裡,拖車外面擺了兩個塑膠粉紅的火鶴,這是一種好的壞品味;但是很多雅痞也在門前草地上放塑膠粉紅火鶴,那就是一種壞品味。好品味是誠懇的欣賞;壞品味是一種虛假,高姿態的賣弄炫耀。」依此理論推想的話,或許文青們拿lomo相機,穿菸管褲,看破報,都可能是一種「壞的壞品味」?(說別人就是說自己~)

我知道約翰華特斯一直對一些人物很感興趣。他經常提到好品味的代表人物就是甘迺迪的老婆賈桂林,覺得她就像個天主教的聖人般;可是和賈桂林完全屬性相異的德國導演法斯賓達,即使他有點怪異,但是他卻和賈姬並列好品位的代表。至於壞品味,他舉的例子就是曾經因為內線交易被抓去關的美國名人瑪莎史都華。他覺得這個女人活生生就是現實版的「瘋狂殺手俏媽咪」,覺得她有一天一定會殺人。還有雪兒的前夫Sonny Bono派翠西亞赫斯特等,都是他鍾愛的壞品位人物。

對照一下,約翰華特斯選的好品味代表:賈姬

對照一下,約翰華特斯選的壞品味代表:瑪莎史都華


於是我開始想,台灣社會中有哪些壞品味或好品味代表呢?或許周美青和許純美是一種「好的壞品味」,而馬英九和孫芸芸是一種「壞的壞品味」吧...... 至於好品味的代表,我想寶傑應該當之無愧吧!(請糾正我)

台灣電影市場有美式商業片、有影展的藝術片;但是約翰華特斯那種奇異大膽的電影美學和台灣文化中之間還是有一段差距。台灣的電影觀眾應該抱持怎樣的態度去看他的電影呢?對此,他很簡潔地說明:「大家要保持尊重的態度,永遠不要去評判他人。」言下之意就是,我們看電影要保持著開放的態度,當你看到電影的描述,和你本身的美學觀念,電影經驗,甚至道德標準有差異的時候,不要急著開罵,以輕鬆的態度去欣賞——大師表示:「大家都太『用力』了。看我的電影,是非常簡單的。」

他的一部作品《奇味吵翻天》(Polyester),用一種「刮刮樂」刮出味道,讓電影變得「有味道」。約翰華特斯表示這是對於1950年代恐怖片導演威廉凱索的致敬之作。威廉凱索發明了許多電影噱頭,例如在戲院椅子上通上極輕微的電流驚嚇觀眾。對於這部片,他說:「有一種電影噱頭叫做Smell-O-Vision,就是在戲院中噴有味道的煙霧。《奇味吵翻天》是一個小惡作劇,拿不好的味道給觀眾聞。我親眼看到全世界的觀眾花錢來聞這些臭味。現在這部片還是有機會放映,但是「刮刮樂」已經不再生產,上網或許可以買到。」於是,我上亞馬遜調查發現,《奇味吵翻天》的DVD還有三套,都有送刮刮樂。或許應該發起一個團購,把這世間僅存不多的電影史料保存下來。

其實有味道的電影一直是一個大家非常感興趣的東西。曾經有過一年的愚人節,英國某家電視台說他們會播放一個有味道的節目,氣味會從電視裡面飄出來,結果有人信以為真,守在電影前面等著聞香,卻忘了看日曆……

髮膠明星夢 (藍光BD)
髮膠明星夢 (藍光BD)
《髮膠明星夢》幾年前因為歌舞劇電影重新受到關注。種族議題在這部片中有相當重的比例。片中的1960年代初,還在實施種族隔離,黑白不可混在同一個舞場跳舞。約翰華特斯說:「時代在改變,過去黑人地位低下,但是今天很多白人都要扮成黑人,例如小賈斯汀,他的穿著像個黑人一樣。」這番話,也令人想到《髮膠明星夢》中男主角說的:「我們是白人,但我們有黑人的心」。約翰華特斯在1998年原版的這部《髮膠明星夢》,彷彿預言了美國種族文化的演進。

後來我又問他關於亞洲電影,問他會不會安排亞裔角色在他的電影裡面。他說其實在《奇味吵翻天》當中有一個亞裔女人,對著車子叫罵,但是他並不清楚那是什麼種族,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於是我調出DVD,真的有一個看起來很像老派香港婦女的人,口中念著我也聽不懂的語言,你聽得出來嗎?

她到底吼的是什麼語言雖然聽不出來,但她想表達的意思應該很清楚


最後提到了同志運動,主流健身男體型充斥當今同志流行文化,甚至同志電影當中。而他的當家花旦Divine神女卻以極度非主流的身體和高傲的女神形象,變成了同志偶像。約翰華特斯回憶道:「Divine神女在他事業的最高峰驟然去世,並沒有享受到他的名望。但是她卻影響了整個妖姬文化。從她之後,很多妖姬都是身體肥胖,濃妝艷抹。

從約翰華特斯簡短的訪談之中,我們發現了一種獨特的電影態度。他的電影似乎不斷在呈現「壞」(bad)的東西,事實上,他卻在告訴我們,我們定義的「壞」,是建立在許多後天的美學或道德標準之上。他發掘了那些被主流價值所忽略,所不屑的「壞」,以它獨特的幽默,轉化成妙不可言的電影素材。所以,誠如壞品味大師的明示:保持開放誠懇的態度,你會發現很多電影都會因此更加樂趣無窮。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鬼月的情人節,就該看些人鬼殊途的愛情

鬼門開的同時,牛郎與織女也正在見面,結合這兩個節日,讓我們看看人與鬼/妖之間,有怎麼樣的愛情

123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