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現在,讀經典的理由】為何該讀新雨版,卡夫卡,《城堡》

  • 字級


現在讀經典BN

.經典是每次重讀都會帶來初讀時滿滿的發現的快意的書。
.經典是初讀卻感覺像重讀的書。
.經典是我們道聼塗説自以為知之甚多,卻在真正閱讀時發現它們愈加獨一無二、出乎意料並且獨具創意。
.你的經典便是你決定不能置之不理的書,它幫助你在與它的關係中或反對它的過程中確立你自己。

以上這些,是卡爾維諾曾為「經典」下的14個定義中的幾個,收錄在《為什麼要讀經典》書中。
「我們為什麼要讀經典呢?」也許在每次我們如此發問的當下、面對著眼前的這一個版本,都該有不同的理由,讓我們在每個又一次面對「經典」的當下,聽聽眼前這版本的經典書負責編輯,有些什麼樣的說法。



城堡
城堡

2013年9月出版,新雨版///

《城堡》
作者|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
譯者|高年生
出版社|
新雨出版社

文╱劉建良(《城堡》責任編輯)


Q1. 還記得你當年第一次讀卡夫卡《城堡》時,是什麼年紀與情境?
其實沒讀過。(遮臉)

很多書,尤其是所謂的經典,就像是某種營養豐富,但是外觀口感味道不討喜的蔬菜(每個人都多少會有吧,請自行帶入個人經驗。)以份量跟內容來衡量,《城堡》都不算是那麼平易近人的選項,最接近的體驗,就是在圖書館拿起來,然後再小心地擺回去原本位置,最後拿了隔壁的《變形記》去櫃檯,從短篇開始嘗試。

Q2. 在2013年的現在,讀者可以有什麼樣的角度來讀這本書,能讀出新的意思?
時間是最嚴苛的讀者,歷經掏洗揀選剩下的,才有資格稱作經典。而有意思的地方也在這裡,距離原先出版的時間,可能有數十到上百年,還牽涉到翻譯轉換的不同文化國情,讀者仍然能夠從中得到趣味。

《城堡》的故事十分簡單,就是一個男人無法得到許諾的職位,也無法進入聘用的機構,所有的請求都合情合理,但是得到的只有拒絕,到小說的尾聲,他仍然沒有放棄。

這麼簡單,這麼荒謬的故事,幾乎能夠套用到任何個人與權威的關係,也因此從出版問世到現在近九十年,每個讀者的個別角度,都能讀出新的意思。

Q3. 為了讓這次新雨版的《城堡》,也成為一個獨特的經典版本,你在編輯上有哪些特別的思考?
《城堡》是卡夫卡最後且最長的作品,編輯製作最主要的概念,就是當成一本新書來做,在內容方面,為了要降低突然閱讀大量卡夫卡文字的不適應,向作家鍾文音與小小書房店主虹風邀稿,從不同面向剖析解讀,另外則是補全了原本的刪節片段、未完稿與編輯後記,讓《城堡》不但好入門上手,內容也更加完整。

卡夫卡的作品,在過往常常採用幾個形象,像是他的肖像、眼睛,以《城堡》來說,還會再加上城堡外形。而新版本有必要加以劃分,所以捨棄了這些常用的視覺元素,在裝幀設計方面,由設計師陳威伸操刀,從加強迷幻氛圍入手,把小說變成憂鬱的藍底,深濃的黑線條,還有扭曲變形的K,與壓在他頭上的城堡。另外在本文前後,目次、小書名頁跟版權頁,安插了幾張小圖,透過圖像來表示K走向城堡的旅途,則是內頁美編陳怡帆的巧思。

Q4. 你從當年的讀者,到這本經典書新版本的編輯完成,你對這本書的感受有哪些改變?
經典是值得讀的,但是閱讀過程未必順利,所以在著手編輯的時候,就會多加考慮降低障礙,讓書更好讀、易懂,從排版形式到邀稿內容,都是環繞這個核心。

如果當年的我,在圖書館是與這個版本相遇,或許就會讀完也說不定。

Q5. 最後,請告訴讀者,這本《城堡》在卡夫卡的作品裡,非讀不可的理由是什麼?
卡夫卡作品,常會被形容為反映現代人的處境,而你如果曾經因為某個權威,而覺得想做點什麼,那麼你非讀《城堡》不可,因為或許可以從中得到堅持的勇氣,或者是妥協的智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沒有人是局外人

如何理解集權政治下的個人抉擇?「卡繆在《鼠疫》最前面引了《魯賓遜漂流記》作者狄福的話:『以一種禁錮來表現另一種,就如同以不存在的東西來表現真正存在的東西一樣合理。』因此,卡繆要探索的並不是只是鼠疫,還想「表現另一種」,那另一種是什麼呢?…」

9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