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藍色小藥丸》弗雷德里克.彼得斯:最大的挑戰不在HIV病毒,而是如何維繫一個家

  • 字級

彼得斯
(繪圖/Frederik Peeters)

弗雷德里克.彼得斯(Frederik Peeters)

藍色小藥丸
藍色小藥丸
瑞士漫畫家。1974年出生於日內瓦。21歲從日內瓦實用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畢業後,在瑞士航空當了三年行李搬運工,才終於全心投入漫畫工作。早期的作品大多發表於獨立出版社Atrabile的月刊《黑色膽汁》(Bile noire)。2001年,《藍色小藥丸》廣受好評,獲得隔年安古蘭國際動漫展提名,同時為他贏得當年的日內瓦市漫畫新秀獎 (Prix Töpffer)。從此之後,佩特即為安古蘭的常客,多次獲得大獎提名。《Lupus》第四部及《RG》第一部,分別於2007年及2008年獲選為安古蘭重要作品獎,2013年更以《Aâma》獲得最佳系列漫畫獎。

2008年九月到2009年五月間,彼得斯開設部落格「
Portraits as living deads」畫了一系列活死人畫像,共計已故名人及在世名人各一百位。原稿於2009年在洛桑漫畫節展出。

彼得斯的作品題材迥異,代表作之中,
《藍色小藥丸》有自傳成分,《RG》既是偵探小說又像專題報導,《Lupus》和《Aâma》走科幻路線,《Koma》《Pachyderme》則充滿怪夢異想。他有時與其他編劇合作,有時自己擔綱原創。《藍色小藥丸》畫的是彼得斯自己的故事,是一部為了說這個故事而畫的作品。他以揉和了寫實與幻想的敘事風格,娓娓道出內心深處最真誠的愛,慾,與恐懼。


Q1. 在《藍色小藥丸》中,你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勇氣韌性,更不避諱的告訴讀者,面對心愛的人罹患愛滋病,你也有著恐懼、自我懷疑等卡關時刻,但也正因如此,本書顯得如此有張力,並且帶著巨大能量。你還記得是什麼事件或者關鍵時刻,你意識到自己與卡蒂(Cati)、他的孩子之間的強烈羈絆,讓你想要與他們共度一生?

彼得斯:我們一直走到現在,是很順其自然的,一點都不像電影情節——突然某個重要事件轟然發生,然後響起壯闊的背景音樂。我們的感情由生活中一連串的枝微末節、小小的決定所累積而成,比較像是「跟她在一起好舒服,不想離開她了」,我不大相信「重大決定前,必有前兆」那樣的事喔。

當感覺對了,在她身邊會很開心,會想關心她,於是你努力誠實以對,也不會在倆人出現問題時匆匆逃開。所謂的「情感羈絆」就是由這些日常時刻所累積而成的。在我創作這本書時,我們的關係緊繃,充滿不確定性,而現在我們之間的羈絆顯得真實又深刻。

Q2. 你在書中呈現了自己作為HIV帶原者的伴侶及父親的心情。面對這樣的現實,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你如何克服?
彼得斯:我覺得,最大的挑戰不在於HIV病毒,而是與其他丈夫、爸爸沒有兩樣,在於「如何成立一個家、維繫彼此感情、在結婚多年後依然深愛並尊重太太,以及如何理解並支持孩子,即便他們已經變成有點難相處的青少年了……」隨著年紀增長而變得更有智慧,對我而言,是最大的挑戰。

Q3. 疾病在愛情中往往會成為一種哲學課題,反之亦然。當你開始理解愛滋病永遠不會在你與卡蒂的生活中缺席,你最常自問的問題是什麼?

彼得斯:12年前,我還擔心著卡蒂能活多久?會不會出現藥物治療的副作用?但老實說,如今我們的腦子裡根本不會出現愛滋病這個念頭。她現在服用的藥物份量比較輕,也挺有效的,家裡每個人都很健康,喜歡運動,彼此照顧,生活如常。有些人的過敏狀況甚至比愛滋病症狀還嚴重咧!

Q4. 當你再次重讀 《藍色小藥丸》時,裡頭記錄的想法或情況,是否已有所改變?
彼得斯:如同我剛剛說的,生活一切照舊。比起擔憂病痛,如何與青春期的孩子相處,這還比較讓我傷腦筋。

Q5. 我們從你與卡蒂的感情生活裡,感受到如暖色調的愛意,但你選擇以黑白、素描般的筆觸繪製本書,是否有特別的用意?
彼得斯:這本書的寫作與繪圖都是即興發揮、同步進行,幾乎沒有先拿起鉛筆畫草圖或設計情節。我希望創作本身可以成為一種經驗,既直覺又隨性,好保持生活該有的緊湊度與敏銳度。

這部作品會這樣畫,並沒有要特意表達什麼概念,比較是技術上的考量。我希望畫得快一點,趕在記憶消逝前記錄下來。事實上,這本書比較像是自我關照的一個成果,當初壓根沒有考慮出版。但自從我的朋友與出版社編輯讀了前30頁之後,情況就改變了……

Q6. 要呈現自身經驗的故事並不容易,當初你為何想要動筆創作這本書?在撰寫繪製的過程中,你面臨過什麼困難?
彼得斯:我覺得寫自己的故事最簡單耶!不用絞盡腦汁思考原創性故事,不需憑空刻畫各個角色的性格特色,更不用做任何研究。寫自己的事最快,又清楚又容易。只是,你的生活以及故事裡出現的人要夠有趣,再不然,你也得要經歷過什麼重大事件,否則誰想知道你的事呢?在動筆前,捫心自問:「別人為什麼要對我的生活有興趣?」

《藍色小藥丸》是我所有創作中唯一的自傳體作品,那正是因為我的生命裡出現了一件很不凡的事,讓我有機會挖掘內心最強烈的感受。

Q7. 本書出版後,你的生活有因此而變得不同嗎?

彼得斯:有的,因為這本書反應蠻好的,讓我得以夢想成真,過著以繪畫與寫作為職業的愉快生活。若不是《藍色小藥丸》,我無法想像此刻正在認真回答來自台灣的訪問!

Q8. 你曾收過印象最深刻的讀者回應是什麼呢?

彼得斯:這本書說起來像是一面鏡子,有些我從來不認識的人,會在我幫他們簽書時,告訴我他們的私人問題,但大多數的談話都跟「愛」、「繼子」、「離婚」等等主題有關。但你知道,這有點難為情,我並沒有要傳達特定想法,或者要把自己當作一個榜樣,創作這本書的動機很單純、很直覺。所以,這些心得感想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但老實說,讀者的反饋都讓我很感動,並且非常敬重。

Q9. 最後,請你對台灣讀者(尤其是身邊親友是愛滋病友的朋友)說幾句話。

彼得斯:我想說的其實很簡單。對我而言,當我讀到國外的漫畫或文字作品時,我總是津津有味的享受書中描述遠方人們的日常生活、說話的語調、吃的食物、住的公寓,以及他們互動的模樣。能夠鑽進作者的腦袋一兩個小時,看看世界另一端的人都在做些什麼,這我超愛的。透過《藍色小藥丸》,我想讓台灣讀者也享受到如此的美好經驗。



〔弗雷德里克.彼得斯相關作品〕
藍色小藥丸
藍色小藥丸
Sandcastle
Sandcastle
印度
印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