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島田大師的19歲夏天肖像

  • 字級


米果專欄

「那年夏天……不是應該接『寧靜的海』嗎?」

那年夏天,19歲的肖像
那年夏天,19歲的肖像
聽說我正在閱讀島田莊司小說的某出版社總編輯,悠悠地,從網路傳來這樣的問句。

其實我自己也很恍惚,島田莊司,本格派推理的大師級人物,竟然書寫了青春微甜微酸的Orange氣味小說,好像從他一向以來的大排場,走入商店街的小冰果室,摸出口袋裡的幾個銅板,買了一罐玻璃瓶裝的蘇打水,坐在靠窗的位子,用吸管慢慢喝完,還打了一個橘色的嗝。

閱讀島田的本格推理作品,其實只有一次經驗,而且是許多年前的《龍臥亭殺人事件》上下冊。對於本格推理的啟蒙,應該是學生時期閱讀《推理雜誌》的短篇開始的,不知道「東方出版社」時期的《亞森羅蘋》算不算本格派,如果算的話,那就是從小學開始吧,早於背誦九九乘法之前。

我一直對所謂的本格推理派別沒有深入研究,應該是自己對推理與詭計的描述和解答,過於散漫的結果,有時候讀完小說,仍不知為何破案,這應該也算「駑鈍」吧!

倒是多年前,曾經在台灣文學館的島田莊司特展,見識了「斜屋犯罪」的場景重現,也知道島田筆下的名偵探「御手洗潔」這號人物,有那幾秒鐘瞬間的想法迸出來,「那就來追隨島田的作品吧!」

不過,對於本格推理的散漫態度,卻也怠惰了許多年,還是沒有好好跟島田莊司的小說展開智力的對決,直到發現大師在台灣出版的新作,竟然是《那年夏天,19歲的肖像》這麼青澀的書名,「那年夏天,我19歲。我認識了一個女孩,開始每天用望遠鏡偷窺她……

(咦,這不是折原一擅長的球路嗎?)

酷愛重型機車的19歲大學生,因為車禍入院,唯獨那樣的樓層,那樣的窗口視野,那樣的心境使然,偷窺的動機悄然浮現。

病床與窗口之間的移動,俯瞰的眼底,醫院新建工程與鄰近大樓的陰影下,獨棟的樓房,住著美麗的少女,憂愁的母親,白髮年邁的父親……

19歲男大生,開始以望遠鏡窺視這一家人的生活,然後,目睹一樁殺人案……

從望遠鏡的偷窺,到現實世界街道的跟蹤,青春烈火的男女,後來還去了湘南海岸幽會……

文字簡潔,節奏快速,充滿19歲青春的橫衝直撞……讀著讀著,幾乎忘了這是本格推理大師的作品。

就某種含意而言,年輕和傷口很相似。年輕的含意裡有危險和美好,而傷口的含意裡,或許包含著讓皮膚新生的生理作用。

島田莊司自己在小說後記提到,這部小說的完成,應該是昭和59年到60年之間的雜誌連載(西元1984-1985),小說描述的東京街道,已經是好幾十年前的風景,然而在日本某網站的作品排行榜當中,這部小說又一直受到部分讀者的強力擁戴,因此在2005年為了文庫本的再發行而重新改寫時,島田莊司對這部小說的感想是:
「表現小說世界的力道不足,但整體文字的流動卻又有老練狡猾的味道。為什麼會有這種不平衡的現象呢?真的讓人難以理解。」
「因為是過去的自己寫的,所以就像同卵雙胞胎做皮膚的移植般,我很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小說內容,但是,在閱讀的途中,還是會有『這是怎麼了』,讓自己覺得驚訝的情況……過去的我,到底怎麼寫出這樣栩栩如生的東西的呢?」

島田自承,現在的他,為了作品的平衡感,寫出來的故事是安全不會有漏洞的,因此這本小說所運用的敘述方法,已經變成他永遠失去的青春了

讀完小說,再讀過作者重新修訂小說的感想,不知為何,也有青春逝去的傷懷悄然上身,直到島田莊司穿著白色西裝出現在皇冠主辦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文學獎」頒獎現場,拿著麥克風,優雅說著自己來到喜歡的台灣,「陽光很燦爛,食物很好吃,街上走來走去的女孩,腿很漂亮……」

剎那間,安心不少,畢竟島田莊司的內心,還住著19歲男孩啊!青春,根本沒有離開過。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100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