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好設計】完型母體,爛熟之美──駱以軍《遣悲懷》設計理念

  • 字級


遣悲懷-1
裝幀設計/黃子欽(攝影/但以理)

與其說是設計理念,倒不如說是設計靈感的分享。

一、銅鏡 ╳ 作家書寫 ╳ 時間
遣悲懷(作者親簽版)
遣悲懷(作者親簽版)
銅鏡的金屬表面,時間久了會逐漸氧化泛黑,每過一段時間就要擦拭拋光,來維持鏡面的質感效果!

《遣悲懷》的書衣設計用了銅鏡來跟比擬文字創作,人在鏡子看到自己,但卻也永遠趕不上變化,上一秒與下一秒,左邊跟右邊,鏡裡跟鏡外,永遠存著「時差」(時間)與「誤差」(空間),這種抽象的內容,就像虛虛實實的文字創作!執行編輯說她常失眠,很能體會駱以軍小說中的「時間」。

一種手工的拋光,越擦越亮,金色的那一層,是塵世感,但當字體是黑色,暗金色又彷彿化為朽木,與世無爭,書名的一黑一白,出世與入世,微妙的差異(當初書名有考慮過黑字與白字)

遣悲懷-2 遣悲懷-3

二、《遣悲懷》╳《西夏旅館》
西夏旅館(上,下)不分售
西夏旅館(上,下)不分售
作家創作文字,就像在生小孩,擠壓小宇宙來製造出另一個小宇宙⋯⋯《遣悲懷》像是《西夏旅館》誕生前的原生巢穴⋯⋯更簡易的「完型母體」,看完《遣悲懷》會讓人想要進入小說中的場景,那個教室同學的抽屜、旅館的窗戶、樓梯間的暗室⋯⋯成為一個幸福的偷窺者。

《西夏旅館》好像是有個更偉大、原始,但也是脆弱、即將羽化般的力量!把龐大的,國家、民族、旅館、神話⋯⋯虛構、歷史、傷害、記憶⋯⋯捆綁打包!加上翅膀、馬達、魔毯、齒輪、彈簧⋯⋯後起飛或灰滅,成為經典神話。

進行《遣悲懷》的設計時,就很想召喚當初那個寫出這些文本的作者到現場。後設作者「在場」,當下的書寫創作似乎永遠跟讀者的「現在」產生對話,讓現在一直保持「書寫現場」的狀態。

其實這個部分,在封面視覺上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但讓作者「在場」確實是當初很深刻的感受。

三、錯置 ╳ 瑕疵美

總要等老到了之後,才能看到年輕的自己,比如十年或二十年前的照片中,那張陌生的臉孔。之前聽人說「爛熟之美」,不太懂,現在想想,是否就是種錯過或是錯誤的美。當時間跟空間錯了,會脫節失聯,但若是只錯一半,很可能會成為藝術品(或是瑕疵品),生命中諸多時刻會感覺到一種臨時、替代、被遺棄的時光,會不自覺的找尋抽象的意義。駱以軍小說創造出的變態人生、廢料人生、廢墟小鎮⋯⋯在虛無的時光中很能撫慰人心,這也是我看駱以軍小說的最大感想。

封面是一片咖啡金黃色的質感,這是銅鏡還是朽木,說實話,已經分不太出來了。當初有思考若是用金屬光澤感的紙印刷,是否可以呈現出銅片紅金光暈久經擦磨的斑駁質感;若是模造紙印刷,應該就是木頭的暗示,也許是宛如千年古寺的檜木匾額,或是暗金飄香的金箔招牌⋯⋯

遣悲懷-4
書衣的咖啡金色調,層次細緻,是銅鏡亦是朽木(攝影/但以理)

遣悲懷-8
遣悲懷-5
利用壞掉、剝落的木頭質地,烘托小說文字(攝影/但以理)

但反正就是「壞掉了」!裂掉的銅鏡、停止的時鐘、墨水耗盡的鋼筆、過期的折價券⋯⋯「壞掉了」似乎讓所有的想像到位!

書衣裡與書封的暗黑,更是讓訊息徹底的「壞掉」「寂滅」,淨空、沒有一絲光影的存在。

遣悲懷-6
遣悲懷-7
書衣裡與內封皆是安靜的黑色(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5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