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終結《審判》——卡夫卡的虛構遺稿】張亦絢:深夜散步

  • 字級


卡夫卡。審判bn

當代華文小說家,書寫卡夫卡的未完遺作!約瑟夫.K的審判來臨前、定讞後,還發生了什麼連卡夫卡都不知道的事?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
今年為卡夫卡誕辰130週年,漫步文化出版其代表作《審判(原始手稿完整版)》,是根據德文校勘本為基礎,還原卡夫卡原始手稿,並收錄未完成的遺稿,完整重現《審判》全貌。

原始手稿能夠被世人所見,歸功於卡夫卡的摰友布羅德(Max Brod)。卡夫卡過世前,交待布羅德將其作品全數銷毀,布羅德不僅違背了他的遺囑,更將部分作品出版,才使卡夫卡的作品有機會出現在世人眼前,包括
《審判》的遺稿。而今,我們邀請知名華文作家,各自為《審判》創作一篇「虛構的遺稿」,看當代華文作家如何書寫卡夫卡式的荒誕。


〔作家|04〕張亦絢 /
1973年出生於台北木柵。巴黎第三大學新索邦電影及視聽研究所碩士。短篇小說〈幸福鬼屋〉收錄於《同志研究》(經典解碼:文學作品讀法系列。文建會出版)。近作包括長篇小說《愛的不久時:南特/巴黎回憶錄》、讀書心得報告《小道消息:書房裡的禁忌遊戲》(聯合文學)、電影長片劇本《我們沿河冒險》(101年度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等。


K 從未真正在過了午夜後,出發去散步。他們通知他被捕之後,這事誘惑了他。他並沒有不能安睡。他只是需要刺激。K有正常人的所有需求。他幾乎想大大地加深他的煩惱,讓不對的感覺變成什麼東西:一碟小菜或是幾顆糖果紙會發亮的糖。K 什麼都不想擺脫,像渴望親吻或被親吻,他想要「做到底」。問題是,女人們就像他,必須費盡心思,才能介入這事。這幕劇的主要角色都是純男性,因此K 的官司絕不會為他生出一個孩子來。他在這事上花費精力格外安全,且無聊。而男人以那種清晨就來到你床邊的方式,占據K的生命,這明目張膽地割去他可以交配的光陰。K 也許並不想要立刻偷生小孩,但他們敢阻礙他,比起趁機吃掉他的早餐,還令他感到不可原諒。

K 走出一人獨居的房間,想起他對神父說過,法院的人,都是一群被女人拿住辦法的人,如果他也能,他就可以暢行無阻。他渴望那種平起平坐。平起平坐,他們對他,又能審判些什麼呢?但是在這一刻,當他走過街道、墓園、還有建築物,K 發現它們都不是它們白天被稱做的事物,它們主要還是夜黑的一部分。說它們是街、是墓或法院,就像稱沉船為船一樣。如果這說得通,K 也不是K。白天的事現在看來,就如義大利藝術史,只有在義大利人來訪時,才須準備教義問答。正當他想到此,前方遠遠地出現一隻鹿。走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靠近看,原來是狗。那動物眼睛發出玻璃珠的光,似乎是誰丟棄了家庭中常設的陶瓷雕像。月光下,俯身看狗的K,確實看到自己的影子長著女人切除不掉的碗形胸部,渾圓無比。終於讓他可以不經過任何與其他女人的麻煩調情,直接誘惑宙斯們。K 的一隻手舉起,感覺到胸前自己過大的手,沒有眼中厚實綿綿用來握住的器官。狗突然跑掉,影子上象徵新生的完美弧線也飛走了。狗突然跑掉。K 仍是只有三隻腿的男人,在深夜中散步。特別僵硬的那隻腿,在正中間,從來沒著地過。只是讓K 像沒有女人要的跛子那樣,走得比一般人,飛快許多。



〔卡夫卡作品〕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
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
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
變形記(第二版)
變形記(第二版)
給米蓮娜的信:卡夫卡愛情書簡
給米蓮娜的信:卡夫卡愛情書簡
卡夫卡的沉思:卡夫卡的第一本書1913年
卡夫卡的沉思:卡夫卡的第一本書1913年
失蹤者(又名:美國)-卡夫卡與人類的和解之書
失蹤者(又名:美國)-卡夫卡與人類的和解之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7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