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港片魂魄再起,拍出全球化後失鄉失根的最真實,《九龍城寨之圍城》

  • 字級

《九龍城寨之圍城》(華映娛樂提供) 

我發現將作品與事件當魔術方塊看,每次看就會有不同發現。
比方從人心來看那些回憶的流變,或從事件中鑽個小孔來看人性的切面,這對我來講都是生之樂趣,
它不見得會接近真相,但比較接近我人生想追的真理。
如果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說當個「合格的讀者」是重要的,那我們何妨一路當個找答案的人,
在找答案的過程中,它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導演鄭保瑞拍出了全球集體失根的美學,他鏡頭下的「九龍城寨」充滿了熱氣噴騰、管線外露成血管般密麻、勞動者如白血球般運行。當一油膩熱騰的叉燒飯擺上桌時,人們嚥了口水,這是將漫畫精神豐盈了整個故事,時間疊加如一場夢的殘酷與甜香,而這份歷史對照當今,雖鬼影幢幢又真到露骨。 

當我們說我們懷念港片時,我們其實是在懷念什麼呢?

應該是他們電影中滿滿的營生味與生命鬥志。懷念他們命如三寶飯仍不自憐。懷念他們貧富如此雞犬相聞。懷念大家摩肩擦踵想爭搶機會時,仍看到他們有一秒鐘的信念。

因《九龍城寨之圍城》故事中沒有任何可支撐信念之條件,他們角色本身就是信念的存在。早年周潤發、劉德華、周星馳等,到如今資深的古天樂與剛崛起的劉俊謙身上,我們都看到所謂「地溝鼠」處境的人的反撲,因這點「不可能的信念」移情到他們身上,使得香港屢出平民感的巨星。

然真的是一方土養一方人,港星是一種貧瘠土地中才能盛放的艷麗,然《九龍城寨之圍城》呢?它放大讓我們看到了那份骨子裡的先天不足,在當年的九龍城寨哪裡來的「土地」概念可言,裡面充滿孤兒、無身分的難民與前科犯等畸零人,他們的命是借來的,時空也是借來似的,沒根無著,一個因非常時期出現的「有機」違章建築,讓文明人一抬眼覺得咬腳的存在。

如今歐洲人怪罪的難民潮、美國人怪罪的墨西哥偷渡求生者,都可以隱沒於眾人間,連兒童都做著低端的血汗工作,讓文明人因看不到而心安度日,然而歷史上少有像香港「九龍城寨」的存在,在當時已然發達並踩著「世界港」金履鞋的香港是格外礙眼的。但香港也被聯合國命為是「第一收容港」,各種矛盾荒謬,始終提醒發達與失落的人這時空都是「借」的概念。

當年的九龍城寨哪裡來的「土地」概念可言,裡面充滿孤兒、無身分的難民與前科犯等畸零人,他們的命是借來的,時空也是借來似的,沒根無著。(《九龍城寨之圍城》/華映娛樂提供) 


電影一開始就點出了是80年代,那時東亞經濟起飛,「九龍城寨」的這窮人處的拆除改建城了黑白兩道發財的肥油。電影中林峯飾演的主角洛軍如許多難民一樣從飄浮到香港棲身,沒有原鄉,只能守著當下。

而導演鄭保瑞搭建的九城寨充滿了熱氣噴騰、管線外露成血管般密麻、勞動者如白血球般活著。當一油膩熱騰的叉燒飯擺上桌時,人人嚥了口水,這是將漫畫精神豐盈了整個故事,時間疊加與外掛,如一場夢的殘酷與甜香,如香港是「英租界」本是一場夢。活人活在夢裡,鬼影幢幢又好似夢鄉。這片的美術精確到讓你可以呼吸到油煙、臭氣、汗漬,還有被分割的天空一角,裡面沒人足以有觀景窗,人們守著那片天空與風箏,已經有點魔幻寫實的意味了,它這城寨代表著難民史,一開始就是歷史的幽靈,集體的遺忘。

以難民洛軍出現為引,帶出其他要角過的不是所謂人生,而是要跟機會搶食,時間就是腹地,「數十載人生」這概念在九龍城寨太奢侈了。

以難民洛軍出現為引,帶出其他要角過的不是所謂人生,而是要跟機會搶食,時間就是腹地。(《九龍城寨之圍城》/華映娛樂提供) 


於是這故事的動作戲提釀出了不同一般商業片的魅力(這是港片與早期向香港師法的韓片如《原罪犯》的優點),集合了各門路的招式,如王九的吃火功與邪術、派別的制服裝扮、豁出性命的螻蟻打法,都不只是黑道片而已,而是一種絕地反撲、螢蛾撲火,那些滿滿霓虹招牌迷宮街景與困獸之鬥,也非是「古惑仔」時代,而是一種蠻荒饑民的餓與悲。這有如當年強片《英雄本色》白鴿飛起,看似是男性的浪漫,也是種集體墜落的求救。

《九龍城寨之圍城》電影裡的幾個資深大哥,由洪金寶、古天樂、任賢齊演出,任賢齊後來主宰了九龍城寨的地權,過得錦衣玉食,衣著頗有山本耀司風,但活得仍如迷宮老鼠,靠著仇恨式的自憐放大自我,忘記了自己地溝的歷史成了壓迫者。自此活在權力與階級的迷宮之中,享受著成功的副作用:除了自我的膨脹哪裡都去不了,。這有如許多掌權者「自我」就是個增殖迷宮。

洪金寶是睡著都要帶武器的人,魚肉著難民,投機在權勢夾縫中,一身混搭80年代高調品牌凡賽斯,成為一個不安的吸血蟲。古天樂飾演的龍哥過得清貧,守著無根的精神原鄉,無奈殺死了最好友人後化為九龍城寨的細胞一般,保護城寨人、多方妥協,但有如他手上的風箏,始終飛不到天空。

這幾個上世代的大哥只能鑽營與守成,模仿成功的樣貌,太熟悉政治反手遊戲與飄浮命運,他們注定成了「過渡」與「遺忘」,無論強取豪奪或守成,任何花紅柳綠都無法掩飾他們那一代的不安。東亞經濟幾十年的暴起或暴落,香港曾成為遙望西方富裕的觀景窗,他們曾安身了也無法安生。

這幾個上世代的大哥只能鑽營與守成,模仿成功的樣貌,太熟悉政治反手遊戲與飄浮命運,他們注定成了「過渡」與「遺忘」。(《九龍城寨之圍城》/華映娛樂提供) 


導演鄭保瑞從入圍金馬最佳電影的《智齒》就展露光芒,讓觀眾都能感受到原鄉不在的廢墟,物是人非。《命案》雖元素塞太滿但仍傳達了人們因時勢轉移的精神分裂、《九龍城寨之圍城》則架空了這曾經存在的屋體,讓它成為一有機的電影主角,讓許多人暫時託身之地。一個不被承認且快被遺忘的時空,它可以投射很多人的回憶,包含香港求生的龍馬精神,一息尚存的期待。

讓香港以外的人共鳴的是誰的精神原鄉都會物是人非,自我的建構與認同都有幾分像九龍城寨,不被他人所期待,不屬於這世上的一角,但是自己混於泥沙中的最潔淨。

港片從來不怕狗血,觀眾也很少罵它們狗血,因為足夠普世性。如《九龍城寨之圍城》裡某大佬的犧牲,他的絕望是換來下一代的希望,即便留下傷兵,「九龍城寨」的某部分仍雖死猶生。難民城的玻璃鞋被拿走並打回原形後,那種一無所有但活著就是故鄉的精神猶在。

無論韓片《哭聲》、港片《殭屍》,還是如今打著黑道動作片標籤的《九龍城寨之圍城》,都以抽離了的時空重現了歷史最真實的幽靈。

往事不如煙,鄭保瑞打造了活生生的「九龍城寨」送給了被歷史甩尾的人,也同時見證了當今全世界國族不穩與人心的失怙年代。這不只是香港片,也是關照到國際現實的電影,更可貴的,它還能是部娛樂片。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九龍城寨之圍城》(Twilight of the Warriors: Walled In)

本片《智齒》由鄭保瑞執導,古天樂、洪金寶、任賢齊、林峯、劉俊謙、黃德斌、胡子彤、伍允龍、張文傑主演。改編自余兒的小說《九龍城寨》、香港漫畫家司徒劍所繪製的漫畫。影片精細重現了80年代香港最知名的「三不管」九龍城寨的獨特景色,以緊張刺激的節奏,喘不過氣的武打動作情節,華麗細緻而充滿香港回憶的場景,再加上各式精彩角色,活現於大銀幕上。故事描述落難青年陳洛軍(林峯 飾)因得罪大老闆(洪金寶 飾)被追殺,為了避禍誤闖城寨,在城寨內結識了信一(劉俊謙 飾)、十二少、四仔等,成為換帖好兄弟。眾兄弟們以龍捲風(古天樂 飾)馬首是瞻,奮力抵抗惡勢力大老闆(洪金寶 飾)的入侵,展開連番惡鬥,誓死保衛城寨這個安身之地的故事。


作者簡介

你花最多時間的,終會變成你。

──
音樂迷、電影痴,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娛樂線採訪與編輯資歷二十餘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筆耕。 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評審、金馬獎評審、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 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散文書寫散見於報章雜誌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幼獅文藝》,及「博客來 OKAPI」、「非常木蘭」、「書評書目」等網站,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 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
著有:散文集《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邊緣人手記》《階級病院》;影評集《當代寂寞考》《反派的力量》《長夜之光》、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

OKAPI專訪:30不立,40也很惑,人生永遠On the road!──瞿欣怡X馬欣對談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個年,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不行嗎?(哭出來)

面對親友環繞你感覺焦慮,塞在人群車陣中你感覺快要窒息,獨處的好處只有自己知道......還有這幾篇的作者也知道。

49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