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周聖凱/男性菁英的自我膨脹,就像過分的隆乳──讀小說《誰叫她是笨女人》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兒童精神科醫師宮口幸治為理解那些曾殺人、強暴、猥褻的少年們,何以養成偏差行為,選擇投身少年院。經過十多年的一線觀察,宮口幸治發現,許多少年們竟連加減乘除、均分蛋糕都不會,也不懂漢字,原來他們大部分都有發展遲緩或智能障礙,更欠缺基本的認知能力,不能理解自己的行為和他人的痛苦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能考進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的人,和這群智能障礙的少年們完全相反,智識和能力皆遠高於平均,被社會吹捧,投以資源和期望。然而在2016年發生的「東大學生集體猥褻案」中,幾位東京大學的男學生,酒後將一位他校的女大學生帶回住處,脫衣、凌辱,並稱,沒辦法理解,她為什麼會哭成那樣。這群男性菁英,竟同智能障礙的少年,一樣昧於體察他人之痛苦。

宮口幸治的《不會切蛋糕的少年》《不會切蛋糕的少年診療實錄》,走進少年院諸人的生命現場,看見他們成績吊車尾,可師長和同學都沒有發現問題所在,只覺得他們是麻煩人物,不斷排擠和霸凌,於是反覆地發生暴行,反覆地掉進少年院。其實,只要及時察覺,及時接受特殊教育治療,或許就能解決問題。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診療實錄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診療實錄


姬野薰子《誰叫她是笨女人》取材「東大學生集體猥褻案」,面對男性菁英墮落的黑暗面,也嘗試探問每一個「及時察覺」的時刻為何。是以,姬野薰子將事件的前因後果拉得更長,橫亙數年的時光,不是從女主角神立美咲和男主角竹內翼的相識開始,而是從甘迺迪夫人自稱「不是丈夫的夥伴、只是内助」開始,從女性和男性在成長歷程中被賦予不同期望開始。

小說以兩條故事線,分別縷述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觀點。美咲來自橫濱的平凡家庭,作為長女,考前仍要照顧弟妹、分攤家務,對自己也沒有太高的期望,讀兩年制的女子短大,旁人就覺得很好了。翼則是菁英主義教育下的次子,領口穿鬆前,已有人準備好新衣服,要睡覺隨時有乾淨的床單,好像全都理所當然,因為媽媽沒有讓翼發現生活原來要費力經營,他只要專注應對考試和升學即可。

姬野薰子側重日常生活的敘事方式,讓加害者跟受害者看起來和常人並沒有太大不同,翼及其朋友們,只是一群內心光溜溜的男孩,具備「考上東大的優秀腦袋」,但不能深究自己的感受,否則就可能在競爭中分心落敗。難諳世間險惡的無辜少女,對應養尊位優的無知少年,落差過大的個性和家世背景,不難推想,被愛沖昏頭是一時,日後終會疏遠,但又是什麼讓這群男孩慢慢變壞,昧於己身之惡為何物?

誰叫她是笨女人【第32屆柴田鍊三郎賞得獎作品】

誰叫她是笨女人【第32屆柴田鍊三郎賞得獎作品】

少男少女的故事充滿青春的寂寞,美咲和翼交往以前,都經歷過不成功的愛情,但體悟截然有別。美咲以為是自己不夠有女性魅力,學會穿暴露胸部的衣服、學會飲酒是配合炒熱社交氣氛,父權社會期望女性清純、又同時期望女性可慾,美咲在中間拉扯,沒有意識到,想「討好男性」的結果,最後會變成反咬她別有居心的「蕩婦羞辱」。

翼則不然,和那珂泉短暫交往而後被甩,是因為那珂泉發現翼只把她當作可慾的「女人」之一,而非要深度理解的「人」,但翼的認知是,那珂泉喜歡的不是他,而是「東大學生」。微妙的是,相互都以為被非人化了,可翼後來的選擇是,有這麼多只要是東大學生就可以張開腿的女生,討一點性的便宜,又有何不可?進而和同好們組成團體,誘拐女性拍攝私密影像來謀利,更非人化女性、同時更非人化自己。

社會大眾面對這群各方面條件都相對優渥的東大學生,理應有更高的道德標準,結果反而非常寬容大度。這群東大學生被審問時,直言:「誰叫她是笨女人。」甚至得到許多網友支持,以為學歷中下的平凡女性,想對高學歷的男性菁英攀龍附鳳,教訓一下,剛好而已。

日本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曾言:「只要讀過這本小說,就知道社會大眾是用什麼眼光在看東大的男學生。」翼及其朋友深諳這種眼光,也將這種眼光內化來審視自己,而不知空虛。世間確實存在會藉美色來換取父權紅利、役使他人的女性,但這說到底,和男性菁英在情感市場中不斷炫耀階級和社經條件,是邏輯互通的行徑,但後者往往自以為更高人一等。是故,小說最末,翼的青梅竹馬山岸遙,推薦他閱讀一部隆乳比頭大十倍的情色滑稽作品,直指,男性菁英的自我膨脹,就像過分的隆乳。可惜,太聰明的翼,終究無法理解自己被剝奪了什麼、又剝奪了他人什麼。

借用英國思想家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 1759-1797)的理論,十八世紀的英國,男性自以為理性,將女性分類成只有感性,結果疏遠自身的情感和情慾,也剝奪女性以理性表達自我的權利,誰都沒辦法從非真我的幻象中解放。經歷過女性主義辯證和性解放的革命,我們所愛所恨的現代,好像已經截然有別,但在高度資本主義化的情感市場上,男性和女性互相壓抑、人和人互相壓抑,不能坦然面對自身情感、以致昧於他人之痛苦者,豈止是男性:透過否定他人來迴避自身空虛者,又豈止是菁英階級。

姬野薰子在小說中,用一個極其溫柔又遺憾的故事交代美咲的轉變。她曾喜歡一個代號「灰連帽」的男性,邀請好友菜摘一起聯誼。菜摘因為卑於學歷,隱瞞就讀夜間部的事實,發現美咲早就全盤告訴他人時,在電車上羞然大哭,和美咲爭吵。灰連帽知道後,立刻跑去找菜摘,然後愛上菜摘。灰連帽告訴美咲:「我很了解面對那麼難堪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說謊的心情,我很了解那種痛苦。一般會覺得是討人厭的傢伙,但我覺得自己更討厭。

經歷也不亮眼的灰連帽,不想成為他人要對我撒謊的人,也不想讓功利競爭下的貴賤之分繼續複製下去,扭曲我和他人的關係。灰連帽的溫柔讓人想掉淚,但更讓人想掉淚的是,沒能被這份溫柔包覆的美咲、孤獨脆弱的美咲,從其他男性身上學會的虛幻自信是:「像你這麼美的女性,就應該穿薄一點的衣服,把胸部秀出來。

如果,像你我,像每一個美咲和菜摘、每一個還沒有壞掉的翼,都能在小奸小惡的時刻底、不能坦然面對自我的時刻底,碰到像灰連帽這麼溫柔的人,那能有多好啊。也或許,要從你我變成像灰連帽這麼溫柔的人開始,才能更好。

 

誰叫她是笨女人【第32屆柴田鍊三郎賞得獎作品】 (電子書)

誰叫她是笨女人【第32屆柴田鍊三郎賞得獎作品】 (電子書)



作者簡介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推動2019年長榮空服員罷工,曾獲林榮三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關於死亡的思考

什麼是衰老,什麼是死亡?

9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