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卡琳佛孫《The Caller》(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我想,這下半本《The Caller》我會介紹得很安心,因為,到後面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當然也不懂兇手到底是誰,自然不會放雷。這本書是卡琳佛孫的「Sejer警探系列」之一,代表,Sejer沒有破這個案。

不過我說的沒破案不是指強尼的那些惡作劇沒破,Sejer和他的搭擋以及組員在問過許多惡作劇的受害者之後,從一些細節歸納出幾個線索:惡作劇之人是個年輕人,騎一輛紅色機踏車,戴紅色安全帽。針對這些線索,Sejer和他的搭擋早已開始找人,甚至強尼去買牛血的超商店員都已準備好要隨時通知警方,如果強尼再次上門──他會的,因為他有一次去買東西時,不小心把他的手套忘在收銀台前。

The Caller
The Caller
命案確實有發生,不過是在本書都過了五分之四後!前面都是強尼不斷地在惡作劇,可是讀者也並不會感到太無聊,因為強尼的惡作劇都還蠻有創意的,至少在卡琳佛孫筆下所創造出的一個又一個情境,都讓人強烈地想要知道後來怎麼了。這期間除了惡作劇之外,也描寫了強尼時常去探望他老病的外公亨利,亨利家附近住了一個小屁孩,雖然她是個女生,可是她總是監視著附近的一舉一動,她每次遇到強尼,都沒給出什麼好臉色,所以強尼也一心想著遲早要報復她。

終於,有一次強尼趁著這個小屁孩在傍晚得去學校練樂器之時,出手了。他戴著猩猩造型的面具,在小屁孩練完樂器回家的途中,堵她於半路並一把削去她的長髮辮。

其實強尼曾經猜過小屁孩可能喜歡自己,所以才老是與他作對。警探Sejer在小屁孩的爸爸報案後,也到小屁孩的家問案情,他確實發現小屁孩房間裡的海報一角,有偷偷寫著「我喜歡強尼」,而且小屁孩也堅稱她並不知道是誰剪了她的頭髮,儘管Sejer對此相當懷疑......

強尼真正有心想要殺的,其實只有他那個酒鬼母親,尤其在母親冷酷無情地殺了他唯一的寵物(一隻倉鼠)之後。母親非常偶爾也會清醒煮飯,有一天,強尼趁母親難得在燉煮晚餐時,偷偷將一包老鼠藥摻了進去,事後他藉故離家出去外面遊蕩,一心想混到母親毒發身亡再回家,可是沒想到,當他回到家後母親還好端端的在那裡,原來酒鬼一有酒喝,就連飯也不吃了。

所以強尼的媽也沒被他殺死,那麼命案是什麼呢?命案不但來得相當突然,還非常恐怖,也一下子就把我置入一個極端糾結撕裂的情緒中:一個8歲,有當探險家的夢想的小男孩,他說服父親讓他獨自去走一條他們父子倆散步過好幾回的森林步道,雖然這聽起來好像也沒什麼,可是其實這段路來回要三個多小時,路途不但偏僻,終點處還有個河流。我個人是覺得父親不該答應,可是這位樂觀思考的爸爸答應了,然後他的孩子慘死在這條步道的回程,被一群狗分了屍……

這群狗並非野狗,牠們是附近的一位愛狗人士所養。這位視狗如親的狗主人並不是沒善盡看管之責,事實上,是他的狗籠被人惡作劇地打開,放狗出去的!這群狗平時也不是會咬人的狗,只是突然得到釋放後,牠們那點狩獵的自然野性在森林裡被喚醒,剛好遇到的又是一個會驚慌奔逃的「小」孩。現在這些狗殺了一個小男孩,依法律規定,這些狗能得到的最好的下場就是人道銷毀,對這位愛狗人士而言,這又何嘗不是一下子就要面對一群親人的同時死去……

我既痛心小孩這樣驚恐地喪命,同時也憤恨狗兒們得這樣陪死,造成這慘劇的,無非就是根本沒有想太多的惡作劇者。可是這次惡作劇的,真的是強尼嗎?連Sejer都感覺到手法好像有點不一樣,強尼的惡作劇向來比較有梗,但這次的放狗,似乎就只是放狗而已……

不只如此,那鍋當時沒有毒死母親的晚餐,居然在因緣際會下,由強尼媽轉送給亨利,亨利就這樣被毒死了,這位強尼在世上,唯一在乎他、關懷他的人!這是什麼樣的慘劇!後面這五分之一本,實在看得我糾結心痛萬分……誰能真正指出,錯的是誰?

放狗的惡作劇真是強尼做的嗎?甚至,亨利真的是被自己的酒鬼女兒,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毒死的嗎?其實後來強尼也死了,他被人發現溺斃於他經常獨自徘迴流連的水壩,他真的是良心發現自殺的嗎?可是,最後面又有一點我還參不太透的玄機……


We can't stand here dilly-dallying. We need to get past.
我們不能站在這裡拖拖拉拉地(浪費時間)。讓我們過去。

The G-force is really something else entirely.

地球引力真的是某種完全不同的東西。

We have enough riffraff around here. They're everywhere with their horrible pranks.

我們有夠多的烏合之眾聚在這一帶,這些人和他們恐怖的惡作劇到處都可見。

I've thought about it often; one day he'll go too far, and he'll get a taste of his own medicine.

我經常想,有一點他會走太遠了(做太超過),他終會自食惡果(得到報應)的。
妙103
(圖/張妙如)

"That means nothing to me," Sejer said. "Put that in layman's terms."

「你說的對我毫無意義,」Sejer說。「請用一般人(外行人)聽得懂的話。

I refuse to shoulder blame for another's crime.
我拒絕承擔別人的罪責。

I think he's trying to pull one over on you.
我認為他試圖在欺騙你。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4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