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地球最熱血!陳夏民親授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

  • 字級


陳夏民-1
(攝影/但以理)

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 騙你的
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 騙你的
江湖傳說,如果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開出版社。

人生的道路可能會九彎十八拐,而陳夏民的路程從英文老師、創作者、編輯,最後跳進獨立出版這個坑,喔不,是獨立出版這條路,他懷抱滿腔熱情,為了讓更多好作品被看見,也不希望讓別人負擔他的夢想成本,趁著感覺還在,有點任性的逗點出版社誕生了。兩年之後,傾畢生絕學,地表上最熱血的人類陳夏民帶來《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

讀者可能常在各種藝文活動遇到陳夏民,除了市集的小擺攤,大場子如2012年初國際書展的「讀字車站」大攤位,集結了一人出版社南方家園、香港點出版、逗點文創與許多獨立出版社共同打造,陳夏民總是滿場飛,不放過任何一個經過的讀者,只為讓美好的作品找到歸宿。說起出版,很多人對作書這件事抱持浪漫的想法,「的確是浪漫的,但也有很多殘酷的事情啊。」陳夏民說,「抱怨沒什麼意思,所以我想加點搞笑,如何把抱怨化為搞笑是重要的,但也不能都是搞笑,如何拿捏花了很長的時間。」關於出版的疑問和好奇,能夠想像和不能想像的狀況,他都在《飛踢,醜哭,白鼻毛》裡一一解答,「當初我寫下來本來是為了提醒自己,以後遇到就知道該怎麼做,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眉角,這兩年以來我漸漸懂了……」

看似活潑的陳夏民坦言,自己也曾是內向害羞的人,「但開了出版社自己就要跨過去啊,以前我講話常結巴,或講了一堆無意義的話,回家後總為此懊惱擔心好幾天。」為了跟作者、通路、各個合作環節的人打交道,他的說話能力都是訓練出來的,甚至個性也從急躁變得溫和,「現在我遇到不高興的事,都盡量在30分鐘內消化掉,趕快把事情解決就好;當你很愛你的作品,也願意為它奮戰,你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對他來說,開出版社是入世的過程,去瞭解別人、跟別人溝通,「過程總會有想放棄的時候,就是咬牙撐過去……知道要妥協才能讓事情做完,稜角會被磨掉。」

陳夏民-3
(攝影/但以理)
前線跟後援都是陳夏民一個人,他的工作跟生活緊密結合。一本書的製作流程中,他最喜歡看印刷,說到這他眼睛閃閃發亮,「我好喜歡去印刷廠喔!可能耗上一天只為了解決很小的問題,但看著作品從想像變為實體印出來,很有成就感。」對於每個環節都有其偏執,他最近思考的是書的保存,看過太多書況慘烈的可怕退書,難以想像這些書到底遭遇了什麼,「我喜歡書慢慢自然老舊的感覺,也希望書能以最安全漂亮的姿態抵達讀者手上,光為了保存,我可以跟設計師反覆討論一兩個禮拜,父性都被激發出來了。」書很容易受傷,加上出版品這麼多,被淘汰的書立刻成為萬年壁花,有潔癖的他,現在去逛書店會把那些書況差、但是想讀的書買回家收留,「它們出來的時候都是新的,只是遇人不淑啊。消費者當然希望買到很新的書,但如果你遇到受傷的書,也請好好愛惜。」

以出版一百本書為目標的逗點,很帶種地出了高比例的詩集,「只要讀起來有Fu,又能想到行銷方法的我就會做。畢竟我們規模小,什麼都想做會很危險。」陳夏民說,「獲利效率不佳,也讓我學習更實際一點。」在說服通路這是一個能賣的商品的同時,他也會反問自己有沒有信心,已經是一個這麼任性的出版社了,之後他還想更任性,把小眾的書操作得更精準,「我覺得書本身還有很多可以玩,可能是題材,可能是經典作品,例如『午夜巴黎計畫』就是很有趣的實驗,把硬邦邦的東西變得有話題性,以後應該會有更多這類的嘗試。」

雖然不知道變白的鼻毛能不能黑回來,陳夏民現在的目標是早睡早起,「還有把指甲的白色月牙長回來!」壓力很大筋很緊,他的紓壓方法是去youtube看模特兒跌倒、歌手在演唱會滑倒,最近則是重複地看女主播溜滑梯……「我走路很常滑倒,尤其下樓梯常常跌坐在階梯上……」用搞笑的方式寫出版血淚,用搞笑的方式娛樂自己,那心情不好會讀詩嗎?「才不會呢!讀詩需要一種狀態,我都隨身帶著,在通勤時讀啦。」

「人生很短,如果有個夢想壓著不去做,你可能會給自己很多理由,只是久了夢想可能就會不見。如果接受要當個上班族,既然做出選擇,不去抱怨也是重要的。」他說,雖然很累,卻是自己選的。寫完這本書,他與逗點就要往新的方向走,一樣要做喜歡的事,「但我要把獲利、走得長遠列入考慮,出版量會比較減少,把體力跟金錢留給以後。」如果不經營出版社,陳夏民可能會開咖啡店,而且是傳統的那種,沒有無線網路、不提供插座,提供一個不太一樣的空間,聽起來應該是個乾淨明亮的地方

陳夏民-2
(攝影/但以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5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