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主題繪本控】紙糊的燈籠是雕塑嗎?從繪本認識藝術家野口勇

  • 字級



威尼斯雙年展期間,周邊各個藝術基金會、大型展場出奇制勝,每個空間都讓原本只是湊熱鬧的我讚嘆不虛此行。2022年秋天,我跟著一群年輕人來到威尼斯,現在回想,根本就是美感震撼的密集課程。其中,一位住在墨西哥與柏林的越南裔丹麥籍藝術家傅丹(Danh Võ, 1975-)策劃的展覽,讓我大開眼界。威尼斯的場地多是古蹟建築,各策展人除了提出展覽理念,更要配合現場現況陳列展品。這個展覽的部分空間裝設了數不完的紙燈,原本對這些紙燈不大好奇,因為有幾個和我們從小看到大的紙燈很類似,但是模樣不規則,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原來這些紙燈都是出自名家之作呢!


Danh Võ 利用角材搭建的展台陳列野口勇的燈具。(攝影 / 賴嘉綾)


展場位於著名的奎利尼.斯坦帕里亞基金會(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入口在某個廣場旁很低調的小門,我們經過小橋走入,進去之後逛了一圈才知道大門入口原來是臨著水邊的,貴賓乘著船抵達時,船可以直接經過鐵柵停在階梯旁,像我們開車經過車道那樣。水拍打著階梯的聲音一直迴響在一樓的空間裡,彷彿與光一直呼應著。這棟建築物從60年代起經過多位建築師的修繕,加強了基礎結構,利用水平面高低差的原理引水入庭園;另外,老屋內部運用了銅條、鋼片、石材強化原有的牆面與樓梯,室內屋頂採用了現已失傳的威尼斯特有的拋磨打亮技術,這些建築工法將頹宅轉變成堅固不摧的地標。


奎利尼.斯坦帕里亞基金會入口就在水邊。(攝影 / 賴嘉綾)


策展人 Danh Võ 因應建築物的限制,使用了輕量支架,除了陳列紙燈也要小心安排這些臨時的電壓負荷。為什麼這些燈具在威尼斯這樣出眾呢?又有什麼歷史意義?讀了艾米莉.休斯(Emily Hughes)的繪本 The Snail ,才知道原來野口勇(Isamu Noguchi, 1904-1988)在1986年的威尼斯雙年展是美國的主題藝術家。威尼斯雙年展有固定的美國館展場,當時野口勇以「What is Sculpture?」為題,戶外是一座小孩可以玩的大理石滑梯 Slide Mantra ,室內是一個鋼架般的石雕 Tetrahelix 和各式形狀的 Akari 紙燈。他從各個層次的視野,比如材質、製作方式、功能、重量、色澤,鋪陳出他對雕塑的詮釋。

The Snail

The Snail

1986年威尼斯雙年展,野口勇站在滑梯作品Slide Mantra上。(圖片來源 / www.noguchi.org


但在代表美國參展之前,他的內心充滿了矛盾。當時他已經81歲了,對於一位不被日本詩人父親(野口米次郎)允許使用父姓、又不被美國認可的美日混血兒來說,他困惑了一生。他在30年代曾在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工作室當學徒,也到中國向齊白石學畫;二戰時他甚至自願進入美國為日裔所設的集中營。失落孤寂又特立獨行的他其實已經不需要任何國家的肯定了,他以藝術家的身分獲得自我認同,行走全世界。他為兒童設計戶外公共空間,成立雕塑公園,早就超越國籍了,難道需要國家再來示好?到了晚年(1988年),雷根總統任內正式向當年政府設置集中營的行為道歉,在1987年也是雷根贈與野口勇「國家藝術勳章」。

我們從另一本繪本看野口勇的童年,A Boy Named Isamu 重現一個簡單的日式生活,他因為外貌與眾不同,很難和同學玩在一起,因此獨處的時候習慣觀察木頭、水果、顏色,燈籠與光、森林與植披,甚至對於被時間所刻蝕的石頭特別感興趣。如果我們像這位名為 Isamu 的男孩,我們可能也會為自己找個祕密基地,看海、看世界的樣子。

A Boy Named Isamu: A Story of Isamu Noguchi

A Boy Named Isamu: A Story of Isamu Noguchi


為愛去遠方(Leonie)

電影《為愛去遠方》是野口勇的母親、美國作家 Leonie Gilmour的故事。


外貌與眾不同的野口勇,從小就對石頭特別感興趣。(圖 / A Boy Named Isamu


再回到 The Snail,這本書分了三個章節:Out、In、Out Again。

一、 Out:故事從他接到一通電話起。此時的他已經有許多作品,不論靈感是石頭、魚籠、紙燈,他都在作品中塑造一種「受到保護的世界」。尤其在光線的穿透與可提供孩童遊玩的出發點裡,觀看宇宙運行的方式。接聽電話之後,他帶著工具和材料走入自己的蝸殼。

二、In:當繼續探索他的內心時,除了家庭,戰爭是影響他最深的。從收音機裡,他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受到國家的保護還是國家的敵人?住在美國東岸的他,自願進入政府為西岸的日裔美國公民設置的集中營;但他在那邊看到許多不公不義的事又做不了什麼,因此他決定離開。可是其他人不像他可以來去自如,更加深了他內心的糾結。就像他一直被牽制在父母兩邊的經驗,從小不被同學接受,一如藏生在陰影下的蕨類,他漸漸地茁壯成為一個獨立、不受約束的藝術家。當這些圖像與生命意義結合在一起時,他使用細竹軟條纏繞出紙燈架構,透過紙的光度,就像記憶中帳篷裡的光,有如回到母親懷裡的安全感。

三、 Out Again:他從蝸殼走出來了,他用一個個剛剛完成的燈具作品呈現對雕塑的理念,然後拿起電話告知主辦單位,他願意代表美國參展。這一場展覽成為值得被記得的事。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Emily Minako Hughes(@plaidemily)分享的貼文


我這幾年在許多展場裡陸續看到野口勇的燈,不論是受到啟發、仿作、致敬、復刻、古董都不少,和他許多傢俱設計,都只是映入眼簾,沒有交集;但讀過繪本之後,緊接著搜尋資料,我想之後再看到這些燈就有如老朋友了。1986年時,許多評審認為紙燈實在太商業了,這種在禮品店幾塊錢就可以取得的東西怎能登上雙年展,但同時也有許多藝評家極度肯定野口勇引領觀眾體會「雕塑」的存在。

雕塑是什麼?可能很大、很重,也可以很輕、很容易接近;可能是固定的,也可以使用;可以讓我們看到外圍,也可以將我們放在裡面。人用俯視、仰望等不同的角度觀看。如此富含多重意義的作品,不只是藝術,也是一種與宇宙相處的方式。


雕塑是什麼?可能很大、很重,也可以很輕。(攝影 / 賴嘉綾)

 

 


作者簡介

作家、繪本評論人。「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工作室負責人。因為陪伴孩子閱讀,而與繪本結緣,從繪本中學到各種知識,也呼應生活經歷到各種繪本裡。她將手中的繪本變成百科,致力推廣繪本閱讀,籌組讀書會、撰寫專欄、策劃展覽與講座、聯繫國際交流、推動國內繪本創作者接軌國際,從事所有繪本相關活動。曾任金鼎獎、台北市圖好書大家讀、書展基金會書展大獎評審,亞洲Scholastic Picture Book Award主審。2017年由Scholastic Asia贈予繪本大使榮譽。
著有《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童書遊歷:跨越時間與國界的繪本行旅》《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2》《什麼這麼好笑?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3》《賴嘉綾的繪本報一報》《懂得欣賞,是件快樂的事!》《神奇的32頁:探訪世界繪本名家創作祕辛》等書,最新作品為《動物們的讀書會II: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4》。
部落格:Too Many PictureBooks
專欄:OKAPI閱讀生活誌「主題繪本控」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清明節 那些上天堂的親友去了哪裡?死後的世界會不會比人間更嗨?

又到了一年一度祭祖的時候,我們對死後的世界無從了解,但可以用想像構築,墨西哥亡靈節以慶典的方式歡迎死者回到人間、吉竹伸介作品裡,爺爺想像中的天堂就像一個度假村!你想像的死後世界又是如何呢?

28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