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我曾被一百多位經紀人拒絕,但我沒有放棄。」──史黛西.威林漢談暢銷驚悚小說《暗夜爍光》

  • 字級


《暗夜爍光》作者史黛西.威林漢 ( Stacy Willingham )。
(©Mary Hannah Harte)Willingham Author Photo 2_Credit Mary Hannah Harte)


《暗夜爍光》(A Flicker in the Dark)是作家史黛西.威林漢 ( Stacy Willingham ) 的小說處女作,描寫臨床心理醫師克蘿伊原本過著平穩幸福的生活,直到某天一具女屍被拋棄在她的診所後巷之中,兇手的作案手法竟與當年她死去多年的父親犯案手法一致。作為連環殺人兇手的女兒,好不容易放下過往的她,即將面對什麼樣的駭人真相?

《暗夜爍光》甫上市即登上《紐約時報》排行榜,讀者好評如潮,並即將改編為影集。作者史黛西.威林漢在訪談中透露本書靈感來源是某知名連環殺手,而故事地點與人物個性的設定都有其特殊原因。以下是本次訪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皇冠文化 │ A=史黛西.威林漢


Q:《暗夜爍光》(A Flicker in the Dark)這個書名非常吸引人,首先想請問的是,您為何會選用這個書名呢?是否有特殊的寓意?

A:書名裡的確有不少巧思。首先,螢火蟲在整個故事裡扮演了重要的象徵,所以我想把牠們以某種方式放進書名裡,但又不想太直接。我也喜歡「暗夜爍光」的意象,宛如是在描繪女主角潛意識裡閃爍的回憶,同時也暗示了在如此黑暗的時刻之中,還保有一絲希望的感覺。

\《暗夜爍光》中英文版書封呼應書名意象與書中關鍵象徵,以螢火蟲為主要元素/

暗夜爍光【首刷限定作者印刷簽名扉】

暗夜爍光【首刷限定作者印刷簽名扉】

A Flicker in the Dark

A Flicker in the Dark


Q:《暗夜爍光》的故事宛如真實事件一般,想請問您是否有從現實發生過的連環兇殺案來作為創作藍本? 請與我們聊聊創作這個故事的契機。

A:《暗夜爍光》的創作靈感起源於我有次看到連環殺人魔紀錄片。那部片子展示了一張連環兇手丹尼斯.雷德(Dennis Rader)照片,又名 BTK,也就是「綁、虐、殺」(Bind , Touture and Kill)三個字的意思,照片裡的他正在陪女兒走紅毯。照片拍攝時,他已經殺害了十個人,尚未落網,沒有人曉得他是這樣的禽獸,連他的家人都不知道。那個畫面在我心頭縈繞不去,我因此想透過連環殺人魔女兒的視角訴說殺人魔的故事。那張照片也是我在《暗夜爍光》一開始,安排女主角籌劃婚禮的原因。

有不同犯罪紀錄片、影集取材丹尼斯.雷德的故事。如紀錄片《BTK:連環殺手的自白》探討丹尼斯的心智。


Q:本書主角克蘿伊是一個內心脆弱、充滿恐懼,但在關鍵時刻卻又能展現勇氣與善良的女性,這樣一個不完美卻又充滿魅力的角色,您當初是如何發想的?

A:對,克蘿伊是很複雜的角色。在創造她的過程中,我盡量設身處地從她的角度思考,我覺得經歷過這種童年傷痛的人,很可能在個人關係中會有很多矛盾的感受,自我感覺也不會太好。她對於自己小時候忽視那麼多警訊覺得內疚,她長大後,為了想要彌補昔日的過錯,因此多次置身於危險之中。再加上她雖然想要放下那一切,過上正常的生活,甚至成為兒童心理學家,幫助其他有困擾的年輕女孩,但她還是沒有辦法信任別人,甚至信任她自己,她因此一直處在疑神疑鬼的狀態,「恐懼」也一再於她的關係中出現,因此讓她做出一些糟糕的決定。她有很多面向,也有很多缺點,但因為她的過往,我想多數讀者都會理解且同情她為什麼會有這些問題。


Q:故事發生在美國南方地區,沼澤很多,想請教沼澤除了作為背景外,是否還有其他的心理象徵意涵?

A:路易斯安納州的確有些心理上的象徵。我住在南方,夏日這裡又濕又熱,感覺好像要窒息了一樣,克蘿伊想起童年就會有窒息感。沼澤的概念很美,但也充滿潛伏的危險,這種危險偽裝成背景,難以認出它們到底在哪裡。這點當然有其象徵性,因為克蘿伊經常處在危險之中,但總是難以確定危險來自哪裡,或她可以相信誰。

路易斯安納州的沼澤。(圖/wiki Photo courtesy of : Paul Mannix


Q:《暗夜爍光》是您的處女作,俗話說「萬事起頭難」,能跟我們談談您創作本書時所遇到的困難嗎?

A:寫書的每個階段都會遇上許多挑戰,重點在於不要放棄。雖然《暗夜爍光》是我出版的第一本書,卻不是我寫的第一本書。在我寫《暗夜爍光》之前,我花了五年時間,想要出版另一本書,過程中我遭到一百多位經紀人拒絕。這個行業裡充滿了拒絕,所以雖然我寫《暗夜爍光》的經驗很美好,我也是到現在才比較能夠欣賞這種感覺,畢竟我沒有因為第一次嘗試失敗就放棄。


Q:作為驚悚小說創作者,您認為驚悚小說最大的魅力是?有什麼必備要件嗎?

A:我個人喜歡寫(還有讀到)驚人的轉折。就我看來,一本好的驚悚小說要有出人意表的結局,這是最重要的,但我也認為,結局除了嚇人,還得要有說服力。同時整本小說也必須瀰漫懸疑的氣氛,誘使讀者一頁一頁繼續讀下去。


Q:撰寫一本受歡迎的小說是非常困難的事,但您辦到了,想請問您平常都是如何從現實生活中尋找創作靈感?

A:我的靈感來自各處:我在新聞上看到的真實犯罪事件、我在自家附近走動時觀察到的景象,甚至因為某些原因一直讓我想起的個人經驗,這些東西經常會出現在我的書裡。 我同時也讀很多書,因為其他作者與他們的故事也一直都是我的靈感。


Q:從您的簡介看來,我們知道您曾任文案及品牌策略師,想請教這些工作經驗對於寫作是否有所助益?

A:在新聞業及行銷業的經驗讓我學習「如何提問,且深挖出意義」,這點我通常都用在打造人物上頭。這些工作讓我明白,最有意思的故事通常跟我們一開始預期得不一樣,所以一直提問,找出新角度就是很重要的技能。


Q:您肯定從小就是驚悚小說的愛好者,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些您最喜歡的作品和作家嗎?

A:我喜歡驚悚小說,但更重要的是能夠加上優美文筆的驚悚小說。我所鍾愛的作家包括吉莉安.弗琳 唐娜.塔特塔娜.法蘭琪梅根.亞伯特,我最喜歡的書文筆都很好,包括艾瑪.克萊恩的《女孩們》,以及丹雅.庫卡夫卡的《處決筆記》(Notes on An Execution、M.L.里奧的《如果我們是惡棍》(If We Were Villains和泰瑞爾.強森的《失落的國王》(The Lost Kings

女孩們

女孩們

Notes on an Execution

Notes on an Execution

If We Were Villains

If We Were Villains

The Lost Kings

The Lost Kings


Q:我們知道您的下一本小說《一切危險》(All The Dangerous Things)即將在2023年1月上市,能跟我們談談它嗎?

A:可以,我很期待這本書就要問世了。故事主要聚焦在伊莎貝爾.卓克(Isabelle Drake)身上,這位母親醒來,發現自己遇上最可怕的惡夢——她半夜入睡時,牙牙學語的兒子梅森遭人從嬰兒床上抱走。當然,她決定要找到她的孩子,但沒有什麼頭緒與線索,警方的調查熱度立刻降溫。不只如此,伊莎貝爾在過程中出現了嚴重的失眠。

在孩子失蹤一年後,伊莎貝爾不得不接受犯罪事件網路廣播節目主持人的幫助,嘗試找出真相⋯⋯但這位主持人一再追問她的過往,加上她自己的問題,以及缺乏睡眠的心智,她從來沒有考慮過的答案逐漸浮出水面。

All the Dangerous Things

All the Dangerous Things,2023年1月上市


Q:最後,您是否有話想跟台灣的讀者們分享呢?

A:我只是想感謝你們讀這本書。曉得全世界有這麼多讀者用他們的語言讀我的文字實在是美夢成真。每一位拿起本書的讀者,我都非常感激,我真心希望我寫得愉快,你們也能讀得愉快。


暗夜爍光 (電子書)

暗夜爍光 (電子書)


 延伸推薦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5部你不能錯過的日劇改編原著

將2D敘事影像化,透過演員、場景或編劇本傳達原著魅力,這些曾被改編為戲劇的作品有何魅力?

18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