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韓戰中逃離北方的難民,被南方視為敵人,被北方當成叛國賊。」──專訪李珠麗《離家之路:逃離北韓的那年》

  • 字級



作家李珠麗(© Laura Lee)


韓裔美籍作家李珠麗(Julie Lee)以母親在韓戰時期「脫北」的經歷為本,再加上豐富的歷史細節與細膩的情境刻劃,寫成了處女作《離家之路:逃離北韓的那年》Brother's Keeper)。這部青少年小說以一名年輕女孩的視角切入,描繪在韓戰爆發時,12歲的素拉對自由的渴望與對夢想的堅持,以及她帶著弟弟英洙在困境中脫北南逃、勉力求生的過程。

作者李珠麗提供了幾張珍貴的黑白家族照片放在《離家之路》小說中,其中一張,是她的母親與朋友們在1947年於北韓平壤拍下的青澀合照。不過她特別叮囑,除了母親之外的臉都必須後製遮住。因為在照片拍下的一年後,共產政府便成立,任何批判國家的言行都會引來嚴厲的處罰。三年後,韓戰爆發,整個朝鮮半島陷於苦難與絕望之中,離散的家人與朋友們從此再也無法相見、音訊全無,生死兩茫茫。

1950年,當時李珠麗的母親不過是個15歲的少女,隨著家人在寒冷的11月夜裡離開住了一輩子的家,而這一次的離家,誰知道竟是永遠不回頭。她在辛苦的逃難過程中與父母失散了,只能獨自在路途中照顧著小弟。兩個孩子在風雪中徒步走過鄉村與城市,之後隨著眾多難民搭上火車前往釜山。歷經了千辛萬苦,終是熬過來了──他們到達釜山,與家人團聚了,但家在何方?她像個失了根的人在釜山生活了幾年後,便移民到美國。

21世紀晃眼一過,韓戰停戰距今已71年。經歷過那場戰爭的人們也都到了70至90餘歲,眼看他們的故事可能就要隨著生命消逝而永遠流失,李珠麗開始悉心傾聽、執筆寫作。身為韓戰「脫北二代」的她,從母親的真實經驗取材,也集結了其他倖存者的經歷,寫成了這本由12歲女孩「素拉」做為敘事者的《離家之路》,並以此書向母親與所有經歷韓戰的人們致敬。

離家之路:逃離北韓的那年

離家之路:逃離北韓的那年


 

攝於1947年左右的北韓平壤。作者李珠麗的母親身穿中學制服,和朋友合照。作者表示至今母親仍哀歎那些朋友從未離開北韓。(© Julie Lee)


Q:《離家之路》以一名12歲少女朴素拉的視角切入,您以女性做為敘事者,角色選擇上有何想傳達的意義?曾想過用其他角色來敘事嗎?

李珠麗:從一名年輕女孩的視角來寫這個故事非常重要,因為我想要描繪在當時重男輕女的社會中,女孩們會遇到什麼樣的難題與困境,並依此呈現出她們的韌性、智慧,和同理心。這些女孩們後來成為我們的母親、祖母,和曾祖母一輩,她們是我所見過最堅強的一群人。除此之外,因為創作這本小說的靈感是出自我母親的真實經歷,所以我沒有考慮過要以其他角色來敘事。


Q:「水」的意象在書中不斷出現──以素拉進到湍急的河中拉起弟弟英洙開始,也以素拉站在海邊感受海浪的拉扯作結。還有英洙希望能捕魚賺錢養家,甚至夢想要航海橫跨太平洋到美國。書中也對河的冷冽和姊弟在江邊看見的暴行多有著墨。請問「水」的涵義對於您或家人的象徵是?

李珠麗:對於我母親和其他北韓難民來說,他們在南行的過程中,無可避免得橫渡江與大海,所以「水」不僅是阻礙,也是一個通往安全之處的必要手段。水既能救命也能奪命,它的浩瀚令人敬畏,暗潮洶湧也無比嚇人。水連結兩地,但它同時也是條分割線,使兩地分離。

雖然《離家之路》小說中的「水」有多種意涵,但我想要以水的療癒與正向本質作結。當素拉站在海邊望向地平線、感受水流拉扯時,我也想像我的母親,當時她身為一個難民,在釜山望著廣闊海洋、夢想著更美好的未來。


Q:素拉與英洙逃難時經歷過許多慘絕人寰的事。您在〈作者的話〉提到本書集結了許多倖存者的經驗。您在爬梳史料時,有哪個故事讓您印象特別深刻,轉而寫入故事中?

李珠麗:那場在山丘上的轟炸,還有當下不知道是誰在轟炸難民的猶疑,是我母親的真實經歷,也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母親的這份經歷讓我意識到,韓戰中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就是那些逃離北方的難民,因為南方會將他們視為可能的敵人,北方則將他們當作叛國賊。對他們來說,沒有一處是安全的。


Q:除了戰爭的描繪,本書有很大一部分在講述手足之情。姊姊素拉其實並非心甘情願地犧牲自己的夢想與時間去照顧弟弟。素拉因為被迫輟學傷心不已,也常對弟弟的不懂事感到厭煩;但同時她為了保護弟弟,什麼事都願意做。是否能談談您在手足之情上的安排?

李珠麗:即使在今日,當我想著我母親和她的手足之間的感情,以及他們儘管身在不同州或不同國家卻保持著密切聯繫,我便再次意識到手足之情是多麼特別。兄弟姊妹是少數幾個會和你一起度過生命中各個階段的人。他們是你最堅定的支持者和最嚴格的批評者,也是教會你分享、協商、去愛和去原諒的人。

在描寫素拉和弟弟們之間複雜的手足情感時,我想要盡可能地貼近現實,於是便寫下了我自己孩子們間的互動,以及我與三個姐姐的成長經歷中同樣有過的情感拉扯、手足間矛盾的愛與憤恨,和那無條件付出的愛。

攝於1954年左右的釜山,此為作者母親的其中一位弟弟英洙。兩人在戰時與家人走散,一路彼此扶持。英洙現居美國,仍與作者母親相當親近。(© Julie Lee)


Q:這部小說改編自您母親的真實經歷,不過對於戰爭倖存者而言,重新回憶那段充滿創傷與痛楚的過往可能是很折磨的。請問您向母親探詢家族故事時,是否曾遇到阻礙?要將私密的家族回憶出版成書,家人有反對嗎?

李珠麗:要談論過往的創傷絕非一件容易的事,但我母親很願意和我分享她的經歷。她希望我能了解她的童年,希望我能將她的故事傳到下一代,所以我在撰寫這些家族回憶時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阻礙或遭家人反對。

將這些不為人所知的故事出版成書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我堅信,只要我們愈了解過去,也就能更加了解自己。如果遺忘了像韓戰這樣的歷史,就等於是抹煞了那一整代受韓戰影響的人。若是抹去了那一段歷史,我們便如同在心裡留下一個深深的洞,永遠錯失了解自我的機會。因此,我認為那些過往的故事應該不斷地被講述下去。


Q:台灣出版了許多「脫北者」相關書籍,大多是針對成人市場、且具論述性質的社科類型或自傳。您的作品可說是我們的第一本青少年脫北小說。做為一部少見題材的青少年文學,想請您跟台灣的讀者說幾句話?

李珠麗:我想要和我在台灣的年輕讀者說:就算情況再怎麼艱難,也絕對不要失去希望。雖然我母親的經歷讀來令人痛心,但這樣的經歷其實並不獨特,還有許許多多的人也承受了類似的艱苦。我母親和素拉一樣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孩,碰巧生活在一個非比尋常的時代,就像現在世界上還有許多的孩子一直艱難地生活著一樣。但是,我母親和其他的倖存者一直到最後都還懷抱著希望──我期許年輕讀者們永遠別忘了這點。


\\作者李珠麗導讀//

 延伸閱讀
最寒冷的冬天:韓戰真相解密(停戰65週年版)

最寒冷的冬天:韓戰真相解密(停戰65週年版)

暗夜之河:北韓逃脫記

暗夜之河:北韓逃脫記

我想活下去:從大饑荒與我們最幸福中逃亡,兩韓女子的真實對話

我想活下去:從大饑荒與我們最幸福中逃亡,兩韓女子的真實對話

控訴:如果不是冒著生命危險,你無法看到這部作品!第一位目前仍然生活在北韓的異議作家的血淚之作!冒險夾帶偷渡南韓,終於公諸於世!

控訴:如果不是冒著生命危險,你無法看到這部作品!第一位目前仍然生活在北韓的異議作家的血淚之作!冒險夾帶偷渡南韓,終於公諸於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世界難民日 難民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身分

每年的難民數持續增加,加上近期他國戰火衝突不斷,更讓人感覺到「難民」離我們不遠。失去家國的狀態若難以想像,這幾篇文章能帶你入門,畢竟在全球脈動息息相關的今日,我們都無法排除成為難民的可能。

122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