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青春一起讀

【青春一起讀】潘柏霖:你是被愛的

  • 字級

 


潘柏霖給青春世代的一句話── 
你是被愛的

為什麼明明是讓彼此完整的人,最後會變成彼此的惡魔?潘柏霖在新作繼續探討愛。(形象圖由潘柏霖提供)為什麼明明是讓彼此完整的人,最後會變成彼此的惡魔? (形象圖由潘柏霖提供)

「其實我很難過的不是我們不在一起了,而是我非常確定現在的我比我還沒遇到你的時候更好,你讓我更好了,我很自以為地希望你有因為我而變好,如果我們在現在這個時刻相遇,我們可能真的會很適合彼此。不、不是,讓我難過的不是這個,讓我難過的是,好像有些人就是為了分開才相遇的。我們就是那樣的。」⠀

「有些人就是出現,來修復,或者用很黏的ok蹦把你的創傷貼起來,讓你好像就不那麼痛了。有些人就是出現用很甜的蜜把你靈魂的孔隙補好,當然不可能恢復原樣,但至少讓你感覺好像是完整的。有些人就是出現,讓你感覺你是你自己,讓你知道自己不是地獄,但就離開了。」⠀

「那時候我在你身上找你沒有的東西,因為我裡面是空的,我沒有看到你,我只看到我全部沒有的東西。你在我身上找你已經有的東西,因為你裡面已經滿了,你再也放不下其他東西。我們一直挖一直挖一直挖,把彼此的鎖給扯下,門給打破,有些東西開始能通過我了,有些東西開始能通過你了,但我們憎恨對方,我們痛恨讓我們開始必須感覺這些情緒的對方。」

「如果那個時候我們咬牙繼續撐下去,我們會殺死彼此的。」


 ※ ※ ※

如果要問我《不穿紅裙的男孩》我究竟是想寫什麼,或許比較造作的回答如上述。我當初是寫了這一段之後,這本小說才開始的,我多希望能在這個時候遇到你,但我們都不能時空穿越,我們只能活在現在。就算非常痛苦,這不是你能選擇的。我花了很多時間思索於如果我們的相遇只是為了分離的話那為什麼要相遇,為什麼要開始?如果有些人的出現只是為了讓你變成更完整的人,但他不可能留下來,這不是變成一個很弔詭的事情嗎?有些人的出現,只是為了教會你怎樣成為更好的人,但你們沒辦法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你有沒有遇過那種人?

潘柏霖手寫致青春。(照片由作者提供)潘柏霖手寫致青春。(照片由作者提供)





 潘柏霖×新書自評

 

 

 

 #  非異性戀 跨性別  異男



 潘柏霖×新書快問快答


 

 

 

Q.《不穿紅裙的男孩》為「顏色系列」的第三部曲,你在這個命題聚焦刻畫青少年同志,想邀請你相談這系列創作的動機,及是否有繼續延伸創作下去的計畫?

潘柏霖:
動機簡單講是希望看到更多文本書寫非異性戀族群的各種問題,原則上如果我有力氣就會繼續寫下去。

Q. 用一句話形容自己的新書?
潘柏霖:憤怒。

Q.「正常人」這件事,你認為最難的是?
潘柏霖:我認為比較心態是源於自我龐大導致的,正常與否或許不是重點,重點在怎樣避免比較心態導致個人認知的「我不正常」。

Q.如果想介紹一本書給一位尚不認識你的讀者,你會推薦先看哪一本?
潘柏霖:小說的話應該會是《藍色是骨頭的顏色》。

Q.成長背景曾帶你創作養份嗎?你是怎麼使用(或遺棄)這個部份?
潘柏霖:我覺得任何經驗都有可能成為創作養分,不見得能講自己怎樣使用那些經驗,或許比較精確的是怎樣面對那些經驗。


Q.現實中未完成的愛情,你會用小說來完成它嗎?

潘柏霖:不會。

Q.寫詩又寫小說的你,你是如何決定文類使用的時機?
潘柏霖:看我心情(其實主要是看想講的東西是什麼)。

Q.疫情期間都在忙什麼?對您的創作最大的改變(挑戰)是甚麼?
潘柏霖:每天太晚睡又太晚起床然後崩潰到晚上又太晚睡太晚起床。但之前創作日常也很接近這樣所以我不太確定有沒有差。

潘柏霖給防疫期間的妳/你一句打氣的話。(照片由作者提供)潘柏霖給防疫期間的妳/你一句打氣的話。(照片由作者提供)


 


  潘柏霖作品系列  

人工擁抱

人工擁抱

藍色是骨頭的顏色

藍色是骨頭的顏色

少年粉紅

少年粉紅

不穿紅裙的男孩

不穿紅裙的男孩







  延伸閱讀
  
1.【青春一起讀】怪獸:Think like a master, Play like a monster
2.【青春一起讀】林予晞 :技術是通往自由的道路
3.【青春一起讀】明星煌:在輸得起的年紀全力奔跑!
4.【青春一起讀】追奇:真實,別無所求──關於《任性無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林婉瑜讀自己的情詩、騷夏讀莫文蔚的情詩、潘柏霖讀夏宇和湖南蟲的情詩、徐珮芬讀余秀華的情詩,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2140 0